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夏漓歌容焱重生
夏漓歌容焱重生

夏漓歌容焱重生夏漓歌容焱

標籤: 夏淺語 夏漓歌 夏漓歌容焱重生 都市
《夏漓歌容焱重生》內容精彩,「夏漓歌容焱」寫作功底很厲害,很多故事情節充滿驚喜,夏漓歌夏淺語更是擁有超高的人氣,總之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夏漓歌容焱重生》內容概括:「我的天,這也太勁爆了,原來齊少早就和她妹妹勾搭在一起了。」「這夏淺語也太噁心了吧,竟然勾引自己的姐夫。」「她們早就勾搭在一起,究竟是哪裡來的臉指責夏漓鴿?」「夏漓鴿才是受害者啊!」「虧我剛剛還在罵漓鴿小姐,我的錯!」余??情再也無法忽視,她第一反應並不是質問夏淺語,而是罵宮漓鴿。......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5:2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這幾十秒的時間對宮漓歌來說宛如做夢,她甚至突發奇想是不是空中吊著威亞,不然怎麼解釋這少女的行為。
自己爬了一天一夜差點摔死的山,少女光着腳丫子如掠過湖水的燕子,那麼靈巧的點水飛走。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到了山頂,寧淺眠丟下宮漓歌。
宮漓歌這才仔細打量着面前的赤腳少女,她身上穿着一件款式獨特的輕紗裙。
上面墜着兩個鈴鐺,跑起來還能聽到「叮叮噹噹」好聽的鈴聲。
一頭青絲隨意系著一條青色緞帶,沒有化妝卻容色傾城,使得身後的雪景都黯然失色。
宮漓歌自認在娛樂圈也見過不少風格的女人,像是這一種另類卻又綻放着獨特美的還是頭一回。
不用想,她一定就是那位老祖宗了,宮漓歌二話不說先磕個頭。
經過一天一夜寒氣的侵蝕,她的身體變得僵硬無比,猶如一具死屍「咚」的一下就跪了下去。
「瞧瞧你這孩子,還沒過年就給我磕頭,還這麼實誠,我可沒有壓歲錢給你。」
宮漓歌走到這一步已經用盡了自己全身的力氣,她想要動動手指都做不到。
只有嗓音還能發出聲音「求求老祖宗救救容宴。」
「救人?哎呀呀,你們一個個的將生命當成什麼了?」
寧淺眠頭疼的扶着額頭,「春花秋月,斗轉星移,世上的一草一木都有它的因果定數,生和死是輪迴,也是新的開始,接受現實不好嗎?」
宮漓歌強行想要撐起身子,渾身上下乃至膝蓋都被凍透了,然而她卻沒有放棄,強行用胳膊肘撐地,一寸一寸在地上移動着。
「如果我沒有經歷過重生,我便遵循了生死有命的自然規律,但我今天所擁有的一切顛覆了我對自然規律的認知。
老祖宗,您既然能救我,那麼就一定能救他,求求你,我可以用我的一切作為交換。」
宮漓歌艱難的拖行着身體,最後停在了寧淺眠的腳邊,伸手拽住的她裙擺上的小鈴鐺。
「老祖宗,您救救他……」
寧淺眠緩緩蹲下身,伸手抬起了宮漓歌的下巴。
她活到這個歲數也見過不少好看的女人,一個人再怎麼好看在她眼裡也不過就是精緻一點的皮囊,終有一天會老去,會成為一堆白骨。
宮漓歌那張小小的臉很憔悴和滄桑,額頭還有大片的血痕,睫毛上和臉上爬滿了冰碴子。
這一張臉實在和好看掛不上邊,但她的靈魂卻在閃着耀人的光芒。
「何必呢,如今你們一家人團圓,徹底改變了上一世悲慘的人生,你也該明白他希望你好好的活着,而不是以身犯險做這些事。」
宮漓歌的眼角卻流下了眼淚,「這是他愛我的方式,他擅自做了對我好的事情,讓我重生,可我同樣愛着他啊,我怎麼能心安理得的坐在他為我營造的宮殿中安然入睡?
每一天每一夜我的心都在煎熬,我做不到他的希望好好的活下去,老祖宗,求求您成全我吧。」
「我看你們就是一個比一個傻,也罷,我眼裡瞧不得髒東西,你去洗乾淨了再來見我。」
宮漓歌身體無法動彈,寧淺眠再度將她扛了起來丟到溫泉里就走了。
寧淺眠的背影像是一陣風,說不出的瀟洒。
溫暖的泉水中有淡淡的藥材味道,才下去幾十秒,她就覺得自己的身體慢慢恢復了力氣。
僵硬的手腳被熱意所包裹着,宮漓歌活動着手腳,用清水清洗着臉上的狼狽。
奇怪的是才泡了幾分鐘,她就發現自己手上的裂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
這樣的奇景簡直讓她無法相信,這世上真的有這樣的靈丹妙藥。
她索性將全身都浸泡在水裡,等她覺得身體差不多能正常行動,這才火急火燎起來。
泉池旁邊放着一套冬裝,只不過是漢服的樣式,而且全是手工的,不知道是什麼料子,穿上去很輕卻很抗凍。
宮漓歌顧不得研究這些,急急忙忙跑了出來。
寧淺眠在廊下負手而立,似乎是在等她,宮漓歌收了腳步小聲道「老祖宗,我洗好了。」
寧淺眠這才轉頭,手裡還捧着一根烤紅薯,瞬間將剛剛仙風道骨的畫面破壞,多了一些人氣兒。
她往宮漓歌手裡塞了一根,「剛烤出來的,我自己親手種的,可香了。」
宮漓歌有些錯愣,這位老祖宗……還真是特別。
「我不餓,老祖宗,您能不能告訴我容宴現在怎麼樣了?」她心系容宴,就算一天一夜沒吃飯也沒有太大的感覺。
豈料寧淺眠一臉不悅,順手掰開紅薯往她嘴裏一塞,「按頭給我吃!」
宮漓歌無奈咽下,發現這紅薯的味道果然與眾不同,格外的香甜軟糯,而且飽腹感很強。
她不敢違背寧淺眠的吩咐,像是小松鼠一般捧着啃完。
「謝謝老祖宗,我吃完了。」
「這才乖,跟我來吧。」
寧淺眠背着手,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在前面走着,只有這個時候你才會覺得她身上的神秘莫測。
宮漓歌不知道她要帶自己去哪裡,一顆心緊緊揪着,乖巧的跟在她的身後。
山上的建築是傳統的中式設計,游廊兩邊刻畫著精美的壁畫,宮漓歌卻無瑕欣賞。
不知道走了多久,游廊的盡頭有一扇古老的門擋住了她的去路。
寧淺眠淡淡道「你想見的人就在裏面。」
宮漓歌不知道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老祖宗早就將人從海里給撈出來了?
一時間心裏湧出狂喜,她迫不及待的推開門。
年邁的老門發出沉重的聲音,宮漓歌慌不擇路的跑了進去。
她顧不得去欣賞這特別的房間,也沒有去看房間里跪坐的人。
直奔中間的冰棺走去,冰棺躺着一人,正是她朝思暮想,日夜想要見到的容宴。
他緊緊閉上雙眼,就像是睡著了一般。
但他的膚色已經變了,介於剛死的狀態,並沒有出現屍斑,但又和常人膚色有異。
宮漓歌眼尖的看到他手中拽着一物,正是那條項鏈。
他死死的拽在手中,彷彿比他性命還要重。
宮漓歌再也控制不住,眼淚顆顆落在冰棺之上。
「宴哥哥,我來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