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作為牙醫我穿越到古代成了鐵匠
作為牙醫我穿越到古代成了鐵匠

作為牙醫我穿越到古代成了鐵匠金鋒關曉柔

標籤: 作為牙醫我穿越到古代成了鐵匠 關曉柔 都市 金鋒
小說《作為牙醫我穿越到古代成了鐵匠》,是作者「金鋒關曉柔」筆下的一部​都市,文中的主要角色有金鋒關曉柔,小說詳細內容介紹:不過家裡多了一口人,不僅多了一張嘴,每年還要多交一份稅,敢選妾的人家很少。所以每年都有很多適齡姑娘就算參加了送親隊也嫁不出去。雖然這是客觀原因造成的,但是依舊要罰兩成賦稅。這樣的姑娘便被稱為「賠錢貨」...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9 14:0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先生,咱們是休息一晚上,還是現在就走?」
碼頭負責人過來詢問。
如果金鋒要在碼頭休息的話,他現在就得開始準備女工們休息的地方,還得準備吃飯。
「不休息了,直接走吧。」
金鋒轉頭看向左菲菲「讓炊事員先上去做飯,等大家都上船後,儘快開飯!」
從宏安帶回來的消息推斷,渝關城時刻都有被攻破的可能,為了儘快趕過去增援,女工們中午飯都沒有做,而是在出發前就備好了乾糧,中午只是休息了兩刻鐘,吃了點乾糧就繼續趕路了。
左菲菲也沒有在碼頭過夜的打算,得到金鋒的指示之後,馬上跑出去安排女工趁着現在天還沒有黑透,儘快上船。
女工們的速度還是挺快的,只用了小半個時辰,就全部登船結束。
金鋒帶着潤娘是最後上船的。
登上甲板,正好看到一隊女工抱着稻草在甲板上尋找避風的地方。
「她們這是在幹什麼?」金鋒問道。
「艙室里住不下了,她們先找個地方避避風。」
左菲菲解釋道。
鎮遠二號雖然是貨船改造的,但畢竟是老式的木船,體積並不算大,艙室里正常休息的話,根本不可能裝下兩千名女工。
為了儘可能的拉人,送貨隊在往倉庫裝物資的時候,並沒有裝到頂,而是裝到倉庫高度的一半,然後在裝物資的箱子上鋪上一層稻草,就成了簡單的鋪位。
有兩個營的女工就睡在倉庫的簡易鋪位上。
倉庫如此,船員們用來休息的艙室更不用說了。
原本睡兩個人的上下鋪,現在直接睡了五個人。
上面睡兩個,下邊擠三個。
就連床鋪中間的過道和床鋪下邊,也被提前鋪上稻草,睡滿了人。
原本只能睡十幾個人的艙室,硬生生的擠了四五十人。
即便這樣,把艙室擠滿了也擠不下,有不少女工實在沒辦法安排了,左菲菲只能讓她們去甲板上找個避風的地方休息。
「這樣不行,會把人凍壞的。」金鋒皺眉說道。
「可是艙室里實在住不下了。」
左菲菲無奈說道。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讓自己的人住在甲板上,可是下邊能住人的地方都住滿了。
金鋒沒有說話,而是帶着潤娘和親衛走下甲板,進入艙室。
艙室里果然和左菲菲說的一樣,到處都是人,原本就狹窄的過道,現在也鋪滿了稻草,只留下一個不到三十公分寬的地方可以勉強走人。
不少女工坐在稻草上整理着自己的東西,看到金鋒下來,紛紛站了起來。
「先生,你們的艙室在這邊。」
左菲菲指了指旁邊一個小門。
「我們的艙室?」
金鋒楞了一下,推開小門。
小門裡這個艙室應該是臨時隔斷出來的,非常狹小,面積恐怕連五平方都不到,裏面擺了一個上下鋪,就只剩下一個走人的小過道了。
九公主平時睡的床都比這個艙室大。
但是現在條件有限,比起那些女工們來說,金鋒還能擁有一個獨立的艙室,已經是非常高的待遇了。
想起剛才左菲菲說「你們」,又看到裏面的上下鋪,金鋒扭頭問道「潤娘也住在這裡?」
「是的!」左菲菲點頭「條件有限,我實在沒有地方安排潤娘了,只能讓她和先生擠一擠了,要不然只能讓潤娘去擠過道或者住甲板了。」
潤娘聽到左菲菲這麼說,小臉騰的一下子就變得通紅。
「這……」金鋒被噎住了。
他總不能真的說讓潤娘去住甲板吧?
「你住哪兒?」金鋒突然看向左菲菲「讓潤娘和你擠擠不行嗎?」
「我住先生門口。」
左菲菲指了指金鋒門口。
金鋒伸頭看了一下,果然發現左菲菲的助手正在整理稻草。
「菲菲,要不然你也住進來吧,咱們倆擠一擠。」
潤娘紅着臉說道。
金鋒以為左菲菲會拒絕呢,誰知道她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這樣也行!」
說完直接出門從助手旁邊提起自己的小包袱,放到了艙室上下鋪的上鋪上。
「潤娘,我睡覺不老實,上鋪太小,你和先生一起睡下鋪吧,反正你倆都瘦,擠一擠也能擠下。」
上下鋪並不一樣大,上鋪大概只有八十多公分寬,而下鋪大概有一米二左右。
潤娘的臉本就紅,聽到左菲菲這麼說,更紅了。
但是她卻依舊沒有反駁,而是把肩膀上的包裹放到了下鋪。
金鋒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左菲菲在撮合潤娘和自己,可是他卻找不到反駁的話。
潤娘已經開始收拾東西了,他總不能趕潤娘走吧。
轉頭去看鐵鎚,卻發現鐵鎚和親衛竄進對面的艙室。
發現金鋒看過來,鐵鎚趕緊擺手「先生,我們這裡真的擠不下了!」
說完,嘭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我又沒說去你們那裡……」
金鋒沒好氣嘀咕道。
他剛才也看到了,鐵鎚他們那邊住的也的確非常擠,不管上鋪還是下鋪,都至少擠了兩個人。
區別就是瘦的擠上鋪,壯得擠下鋪。
就連床鋪中間的空地也和外面一樣鋪着稻草。
金鋒要是過去住,恐怕得和其他親衛擠一個床鋪。
如果必須要擠一擠的話,金鋒還是更願意和潤娘擠一擠。
潤娘香香軟軟的,不比那些五大三粗的漢子強一百倍嗎?
有了這個對比,金鋒對左菲菲的安排更能接受一些了。
聽着外面過道里傳來悉悉索索收拾稻草的聲音,以及頭頂甲板上女工們走動的聲音,金鋒的眉頭再次皺了起來。
這個冬天本來就很冷,此時又是深冬,甲板上的風就和刀子一樣,刮在臉上生疼。
要是在甲板上睡一夜,再好的身體也可能被凍壞。
到時候別說去禦敵了,恐怕還沒趕到渝關城,就要先倒下不少人。
「菲菲,甲板上真的不能睡覺,要不然把人分成兩班,一班睡覺,另外一班在甲板上警戒和訓練,你看這樣行嗎!」
金鋒看着上鋪正在收拾東西的左菲菲問道。
說到正事,左菲菲的臉色也變得認真起來,想了一下,點點頭說道「這樣也行,不僅可以讓大家提前適應一下渝關城的生活,也能避免所有人都睡不好。」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