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最強神醫混都市
最強神醫混都市

最強神醫混都市九歌

標籤: 雲澈 最強神醫混都市 紅兒 都市
小說《最強神醫混都市》,此書充滿了勵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別是雲澈紅兒,也是實力派作者「九歌」執筆書寫的。簡介如下:多小城鎮,也自然遇到不少的人,和很多的妖,也越來越確定,這的確是一個共同屬於人與妖的世界。在人流竄動的地方,一些人會忽然變成獸或靈的狀態,一些獸或靈也會忽然變成人的狀態,而周圍的人對此都是熟視無睹,彷彿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見的妖多了,雲澈也很快能從氣息上判定是人還是妖。雖然妖的數量並不下於人類,但云...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21:0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聽到【焚骨大人】的話,【月侯】的心中,有一些愕然。
隨即,他的心中,便湧起了一絲說不出的感動。
他沒想到,【焚骨大人】和【艾斯曼大人】,如此講義氣,知道他被【真武劍聖】鎮壓在這裡,竟然真的帶人來救他?
「【焚骨大人】,是我連累你了……」
看到【焚骨大人】如今的慘狀,【月侯】的心中有一些羞愧,都是因為他的事情,才連累【焚骨大人】。
讓堂堂大圓滿強者的【焚骨大人】,也跟他一樣,被鎮壓在這【混沌熔爐】當中,不見天日。
「對了,【月侯】,【黑廷斯】和【戈蘭】那兩傢伙呢?」
【焚骨大人】在這【混沌熔爐】的黑暗空間當中,只看到了【月侯】一人。
至於【黑廷斯】和【戈蘭】,他能夠感覺到,這兩人曾經在這裡待過一陣子,因為,他們在這裡,殘留下了一絲氣息。
可現在,這兩人呢?
難道,逃走了?
「那兩傢伙……算了,不提也罷。」
【月侯】一聽【黑廷斯】和【戈蘭】的名字,臉色頓時一黑,太陽穴更是突突的跳動起來。
他的心中,有一股無法遏止的怒火,即將噴湧出來。
只不過,他一想到自己,如今的局面,頓時興緻闌珊,怒火也消散了一半。
他搖了搖頭,不再多說。
因為,多說無益。
他能不能從這鬼地方逃出去,他都沒有把握,至於找那兩傢伙算賬,還是下輩子吧。
「為什麼不提?要不是【黑廷斯】那傢伙,惹到了【真武劍聖】,我又豈會,被他拉下水,淪落到現在這一幅凄慘田地?」
「等我找到【黑廷斯】那傢伙,我非得從他身上,撈足好處,才肯放過他。」
【焚骨大人】可是知道,【黑廷斯】那傢伙就是一個守財奴,數萬紀元下來,可積累了不少好東西。
這一次,他為了救【黑廷斯】,吃了這麼多苦頭,肯定要從對方的身上,拿到足夠的好處,才肯罷休。「【焚骨大人】,我勸你,你還是別想了。我們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是未知數。」【月侯】卻不像【焚骨大人】這麼樂觀,他滿臉都是憂色,對於未來更是充滿了
迷茫。
「嗯?」
「【月侯】,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真武劍聖】還能殺掉我們不成?」
【焚骨大人】從【月侯】的臉上,看出了一絲絕望,他頓時有一些意外。要知道,他們作為造化大帝,本身的靈魂本源,猶如是混沌神金一般堅固。而只要靈魂,不受損傷,以他們的修為,在這黑暗空間當中,呆上幾萬紀元,問題也
不大。
楊雲帆不至於將他們一輩子,鎮壓在這【混沌熔爐】當中吧?
要知道,這【混沌熔爐】,看起來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貝,要是為了鎮壓他們而閑置起來,這件對楊雲帆來說,得有多吃虧啊?
「【焚骨大人】,你很快就會知道,我說的意思。」
【月侯】見到【焚骨大人】,似乎對於這【混沌熔爐】沒有清醒的認知,他呵呵笑了笑,臉上充滿蒼涼的意味。
「【月侯】,你這傢伙什麼意思?現在,你就給我說清楚!」
【焚骨大人】頓時焦急起來。
他感覺到【月侯】這傢伙,有點不正常,話裡有話,似乎在暗示他會有悲慘的下場。
這讓他如何能忍?
「轟隆隆~~」
【月侯】剛要解釋幾句,卻在這時,這【混沌熔爐】當中的空間之力,便開始滾動了起來。
遠處,虛空之中飄蕩的,猶如柳絮一般的,【混沌·秩序之力】,開始如河流一樣奔騰起來,繞着他們兩人,逐漸的匯聚。
「好了,不需要我解釋了。【焚骨大人】,你很快就會知道,進入這【混沌熔爐】當中,你我的性命,可就身不由己了,一切都在那【真武劍聖】的一念之間。」
看到那【混沌·秩序之力】開始涌動起來,【月侯】深吸一口氣,堅守本心,緩緩閉上了眼睛。
每一次【混沌·秩序之力】的涌動,對他來說,都是一次生死考驗,在不斷磨練他的意志。
若是承受不住,那麼,他的靈魂就會崩潰,修為也會跌落一個境界。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焚骨大人】並不知道這【混沌·秩序之力】的涌動,意味着什麼。
他好奇的看着。
「噗嗤!」
然而,就在下一刻,那【混沌·秩序之力】便化成了無數道尖刺,鑽入他的身體當中,讓他凄慘大叫起來「尼瑪!疼死老子了!」
【焚骨大人】吃痛,忍不住掙扎了起來。
然而,這一切,都毫無意義。
那【混沌·秩序之力】堅韌無比,別說是受困狀態下的【焚骨大人】,哪怕是他巔峰時期,估計都無法掙脫。
「咕咕咕~~」
很快,這些刺入【焚骨大人】身體的尖刺,便開始鼓動起來,從他身體當中,抽取出一道道本源精血,灌入到【混沌熔爐】的內壁上。
「嗡嗡嗡~~」
【焚骨大人】的本源精血,蘊含著濃郁無比的火焰秩序之力。
而這些火焰秩序之力,與【混沌熔爐】內壁上,雕刻着的暗色秘紋,融合在一起,經過一陣特殊的變化之後,竟然緩緩演化成了一枚赤紅色的火焰晶體。
「這是什麼?」
「我從未見過這種東西!」
【焚骨大人】也感受到了那一枚【火焰·天珠】的力量,他能清晰的感覺到,這【火焰·天珠】內部的秩序之力,有一部分屬於他。
可是,這【火焰·天珠】的內的力量,卻比他本人更加強大,多半是因為結合了那暗金色秘紋之後,得到了蛻變。
這一發現,讓他驚訝無比!
「我懂了!」
「【真武劍聖】,竟然把我們當成材料,用來煉藥!」
這一刻,【焚骨大人】終於明白,【月侯】臉上的絕望神色,意味着什麼。
他成了【真武劍聖】圈養的活藥材,可以源源不斷的為【真武劍聖】提供煉藥需要血液和秩序之力……如此一來,【真武劍聖】,還能放他走?
完了!
他這輩子,都要被鎮壓在這【混沌熔爐】當中了!
「刷!」
此刻,【混沌熔爐】的器靈,感應到這【火焰·天珠】形成,便自然的開啟頂蓋,瀰漫出一股輕柔無比的力道,托舉着這一枚赤紅色的【火焰天珠】飄了出去。
「好東西。」
「不愧是大圓滿強者的秩序之力,煉製出來的。」
頂蓋開啟的一瞬間,【焚骨大人】聽到了外界,有人在說話。
這聲音,他太熟悉了。
正是【真武劍聖】。
這傢伙,竟然在點評,用他本源精血煉製出來的神秘晶體!
「噗!」
這一刻,【焚骨大人】頓時氣的胸口發悶,忍不住,噴吐出了一口鮮血。
「真武劍聖,我跟你勢不兩立。」【焚骨大人】從未受過如此恥辱,堂堂大圓滿強者,竟然被人,當作是牛羊一樣圈養起來,用來放血煉藥!
他發誓,只要自己能重獲自由,一定將楊雲帆全族,斬盡殺絕!
……
「呼~~」
「終於結束了嗎?」
正當【焚骨大人】以為,這個抽血的過程,將會告一段落的時候……
突然間,他面色一變!
「尼瑪……」
因為,他很快發現,更多的【混沌·秩序之力】化成一根根尖刺,從四面八方,靠近過來,然後「噗噗噗」,毫不留情的鑽入他的血肉之中,甚至穿到了骨髓深處。
「咕咕咕~~」
很快,這些尖刺,化成一個個針孔,貪婪無比的,開始抽取他的本源精血。
「啊——」
這一刻,【焚骨大人】,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能量精華,被不斷的抽走。
這讓他的身體狀態,飛速的衰弱下去。
身體狀態的衰弱,甚至影響了他的靈魂狀態……不過一會兒,他那堅如磐石的靈魂核心,也都開始動搖起來。
「完了!」
「真讓【月侯】說中了,這樣下去,能不能活着離開,都是問題。」
這一刻,【焚骨大人】真正感覺到,
死亡的恐懼!
他可是大圓滿級別的造化大帝……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還會感應到死亡的恐懼!
「不,不要!」
這一刻,他終於慌了。
他也明白了,剛才【月侯】對他說的那一番話,到底意味着什麼。
「焚骨,你真是咎由自取!」
此刻,【焚骨大人】恨不得跳起來抽自己一巴掌,因為,進入【混沌熔爐】,是他主動選擇的,而不是被楊雲帆鎮壓,放逐進來的。
「【焚骨大人】,忍一忍吧。最多一個小時,就會結束的。」
不遠處,【月侯】睜開了眼皮,他眼眸之中的瞳孔,正在劇烈的跳動着,這意味着,他的身體正在承受巨大無比的痛苦。
不過,他似乎有一些習慣了。
此刻,見到【焚骨大人】在一旁,大吼大叫,極大的擾亂了他的心神,再這樣下去,他怕自己靈魂核心,再一次崩潰。
於是,他不得已,才開口提醒了一句。
「什麼?」
「還要一個小時?」
聽到這話,【焚骨大人】只覺得,眼前一陣陣發黑,彷彿陷入了無邊的地獄當中。
這樣深入骨髓的苦痛,別說是一個小時,他連一分鐘都堅持不下去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