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仙俠›重生之仙帝歸來
重生之仙帝歸來

重生之仙帝歸來布凡

標籤: 仙俠 崔永順 林峰 重生之仙帝歸來
很多網友對小說《重生之仙帝歸來》非常感興趣,作者「布凡」側重講述了主人公林峰崔永順身邊發生的故事,概述為:「花啊,小花兒?」花強一邊叫人,一邊走過來。「爺爺!你別進來!」花昭大喊。花強聽話地站住,緊張問道:「咋了?他欺負你了?」正在系扣子的葉深手一頓,低頭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淤青,眼神幽暗。到底是誰欺負了誰?!花昭深覺是自己欺負了人家,簡直尷尬得要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15:1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秦卓有了新方向,卻不耽誤在京城的相親。
一本厚厚的相冊,從頭扒拉到尾,也找到了兩個可以相親的人。
準確數字,就是兩個。
一個大學生的要求,就幾乎把所有人都刷下去了。
現在的大學學位少,還沒開始擴招,大學生是真的稀有物種。
大佬的孩子,也不是各個都能考上大學,這個概率甚至要低一些。
花昭看着被挑出來的兩個人,一個20歲,一個23隨,模樣都一般,不難看,但是也不多麼好看。
氣質比模樣更出眾一些吧。
這兩人花昭都認識,在各種聚會上見過,不過說不上話。
她們之間隔着年紀和身份,一方是葉家管家女主人,一方就是個普通女孩,只是家勢稍微好一些。
「二嬸,這事你出面最合適。」花昭道。
由身份不輕不重的劉月桂提相親的事最合適,由花昭提,太鄭重了。
萬一不成,兩邊都不美。
「當然,我懂。」劉月桂高興壞了,這種事她也確實懂。
「知道你時間寶貴,急着回去賺錢,明天二舅媽就給你安排好。」她對秦卓道。
「那就辛苦二舅媽了。」秦卓討好道。
「你能早日找到心儀的對象結婚,早點給你媽生個大孫子,二舅媽比什麼都高興!」劉月桂笑道。
「嘿嘿嘿。」秦卓只是傻笑。
他確實是為了孩子才想結婚的,不然受孫尚的影響,他也覺得單身真香。
可惜孫尚的家人能輕易就放棄逼他,因為孫尚還有兄弟,但是他不行,他是家裡的獨子。
父母就是不逼他,他自己也過意不去,總不能讓他爸媽沒有孫子抱,那他太不孝了。
嗯,孫女也行。
看到秦卓終於吐口,真的打算結婚生子了,葉芳的眉頭都舒展了,整個人都透着輕鬆。
幾個女人坐在屋裡就聊起孩子來。
劉月桂就想起另一件心頭大事,趕緊問道花昭「你說濤哥兒他媳婦怎麼回事?都2年了也沒動靜,是不是有什麼毛病啊?我要不要跟她說去醫院看看?」
劉月桂很愁「不說我心裏又難受,說了又怕不好,人家再嫌棄我這個婆婆事兒多。」
劉月桂覺得做婆婆好難,對兒媳婦,說話輕了也不行,顯得不親,說話重了也不行,那就是惡婆婆。
難死她了。
還是對着葛紅棉好,她已經不當自己是葛紅棉的婆婆了。
她倆就是,不清不楚、搭夥過日子的關係…..
這幾年,葉安極少回京城,回來的時候葛紅棉能避就避,在外面避不開,回家也避着。
葉安一回家她就縮在自己的卧室里不出來。
讓葉安很滿意。
這叫什麼夫妻?這叫什麼婆媳?
她倒是天天跟葛紅棉在一個屋檐下生活,老公事業又忙在家跟住賓館似的。
反倒是她和葛紅棉朝夕相處,成了搭夥過日子….
葛紅棉作了幾次妖被花昭收拾了之後就老實了,也認清了自己的地位,現在安安靜靜、老老實實當她的葉家假少奶奶了。
現在這個二少奶奶是真的,倒給劉月桂整不會了,不知道咋當真婆婆了。
這事花昭能不開口就不開口,萬一哪句說岔了,破壞了劉月桂和丁新月的關係,就成了她挑撥的了。
葉濤的媳婦,丁新月心眼不少,但是都不大,性子又有些多疑愛計較。
但是大面上都過得去,不管是家世還是人才,都很拿得出手,葉濤自己又喜歡,全家人就沒其他意見。
說曹操曹操到,院子里有人走進來,眾人一看竟然是丁新月。
這倒是難得,她很少主動到花昭這來。
而葉濤現在在外地工作,條件艱苦,不適合帶家屬,丁新月就住在京城她和葉濤自己的家裡,離這不遠不近。
丁新月滿面笑容喜氣洋洋地走進來。
「媽,我去家裡找你,大嫂說你在這,還說舒姐姐回來了,我就過來看看。」
她看着葉舒嗔怪道「姐姐也真是的,聽說回來好幾天了,也不跟我說一聲,我現在才知道。」
看錶情聽語氣都是玩笑,但是是不是真玩笑,聽的人自己琢磨去吧。
葉舒回家這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是回來幾天了親堂弟媳婦都不知道不通知,也不像回事。
「二嬸,你沒跟弟妹說嗎?」花昭驚訝道「我還以為你說了。」
這鍋花昭可不背,葉家的人說多不多說少不少,葉舒回來這種在她看來的「小事」,她一個當家媳婦挨個通知?
讓劉月桂轉達一下她自己家人就可以了。
劉月桂一拍巴掌「看我,真忘了!這幾天忙東忙西的,你也沒上我那去,我沒見到人就沒想起來。」
劉月桂也會擠兌人…..
丁新月這個兒媳婦跟她就是面子情,也不親,一個星期就去她家坐一坐,吃頓飯。
吃完就走,碗也不刷,典型的客人….
丁新月心裏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她皺眉嬌嗔道「我家也沒個電話,真是不方便,不然一個電話的事,何必等見到人了才能知道。」
嘖。
花昭就笑了,妯娌之間的過招,她也是在丁新月身上才體會到。
挺有意思的。
妯娌這種關係,似乎天生就存在攀比性。
花昭不想跟別人比,別人卻想跟她比。
之前的文靜,後來的邱梅、孫紅,到現在的丁新月,一個沒落。
丁新月心眼又格外小,愛攀比,也有攀比的資本,每次見面就笑裡藏刀,暗戳戳地…
她想安電話很久了吧?難為她忍到今天才提。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