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這個男人來自仙界
這個男人來自仙界

這個男人來自仙界深沉的寒意

標籤:
很多網友對小說《這個男人來自仙界》非常感興趣,作者「深沉的寒意」側重講述了主人公周如龍周小楓身邊發生的故事,概述為:吆喝着村民:「天快黑了,各回各家,各帶各的娃。」「白大爺,他們兄弟倆為啥打架呀?」「咳,有句話叫家仇不可外揚。」白老爺子氣得很腦子倒清醒:「所以,無可奉告。」眾人覺得好笑,但也不好再纏着問東問西。都被攆了也只能離開白老三這個破院子。白素素和二妹回到破屋的時候發現家裡多了七八個人。鮮少出現的爺爺奶奶在...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18:3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肖大夫給白素梅治病。
傷口一天天的倒是好起來了,但是,發熱一晃都半個月了還是不見好轉。
反反覆復時高時低,葯也換了好幾次的方子了。
「肖大夫,這到底是咋回事兒呀?」
肖大夫也不知道。
他感覺自己已經黔驢技窮了。
最後為了不砸杏林堂的招牌,只好向白素素求助。
「每日下午申時左右就發高熱,聽她娘說夜間盜汗,老夫看過,她有咽干,舌灰厚膩,舌中裂紋,脈沉滑數……」
白素素認真的聽着,然後默默的對症。
最後覺得,應該是美症本寒邪束表,初治見熱治熱,過用寒涼,致遏邪不得外透,漸入少陽,陽明,表寒未罷,里熱初結。
「這樣啊,怎麼治?」
「大柴胡湯兩解之。」
白素素沉思了一下,報了藥方「柴胡、黃芩、半夏、大黃……」
肖大夫邊記邊點頭。
果然是好方子。
「服藥是准於正午,葯後會全身躁熱,一會兒功夫得暢汗,半小時後便通,熱退痛止……」
「老夫之前也是用的這些藥材。」
只多不少,按理該有效啊。
為什麼還久治不愈。
肖大夫覺得沒道理,更沒信心再試白素素的藥方。
「師傅,我覺得這個傷寒方不傳之秘在於齊量。」白素素又重複了一下自己報的劑量「師傅,你用的是不是這個份量。」
肖大夫……
到底誰是師傅啊?
反正,他的劑量不是這樣的,所以沒效?
「要不,我試試你的劑量」
「也好。」
白素素點頭「試試吧,總是沒有錯。」
事實證明,肖大夫是一個很豁達的人,很樂意接受別人的意見,而且這個意見很好。
服了白素素開的藥方的第二天,白素梅的高熱就沒有反覆了,第三天日見見好。
杏林堂的招牌總算保住了,沒有被自己砸了。
肖大夫大大鬆了一口氣。
至於腿疾的問題,那得慢慢治。
「師傅,你真打算給她治腿?」
「治吧,就算是好了也沒有這麼利落了,而且她也不可能再跑出去。」
跑出去也沒用,她都被毒啞了,完全就沒有了危險。
「老夫開着杏林堂,自然是要掙錢養鋪子的。」
最為關鍵的是,徐氏花了二十多兩銀子了還沒心疼呢。
「相公會不會生氣?」
白素素打心眼裡是不想讓她好的。
這種人活該受罪。
「不會,他連命都給保住了也就不在乎那兩條腿是好是壞了。」
白素素……
好吧,都是寬容大度的人,反觀自己好像要小氣些。
又是一個月,白德旺從老三家的管事手裡接過工錢時忍不住一聲嘆息。
恰好讓白素素聽見了。
「二伯,你咋了?」
「哎,還不是素梅的事兒,這一個月治傷治腿都花了快三十兩銀子了,原本說好了過年後就修房子給素懷娶媳婦的,現在好了,攢了這麼多年的錢成了空,這個月的也得給扔進那個窟窿里。」
白德旺只感覺到心累。
「是啊,小病輸掉一頭牛大病就得回到解放前。」
白素素深表同情。
白德旺滿腹心酸搖頭嘆氣回家去了。
白素素看着她背影心裏想素懷還是一個有擔當的孩子。
是的,徐氏將他們商量的事都說了,就說素懷提議錢還給素梅治病。
「素懷還說長大了要去入伍,去掙功名,當將軍。」
徐氏為此很擔心「素素,你說這孩子想得多簡單啊,那將軍豈是那麼好當的,那可是戰場啊,刀劍不長眼,不管怎麼講,我是不會同意的,我家就這麼三個孩子,個個都是手心裏的寶,又不是缺衣少糧非要送孩子去受那個苦。」
白素素沒接話。
她自己在想,白素懷說入行伍,八成是被朱開元給帶歪了。
是的,朱開元現在在村裡很受那一批少年歡迎,都喊他師傅。
不知道什麼時候給人灌輸的這些東東。
徐氏要是知道是自己家男人給搞的鬼,還會對自己這麼坦誠?
她也問過自己,讓幫忙分析白素梅受傷的原因和過程。
「有兩種可能,一種是白素梅想要跳河是假,和人私奔是真;但和人私奔後日子過得不好又想逃,就被那個男人抓回去打了,而且打斷了腿……」
「不會不會,素梅不是這樣的人。」
白素素在心裏翻了一個白眼。
你又有多了解她呢?
你閨女還真就是和人私奔的。
「素素,你說第二種可能又是什麼呢?」
「第二種可能就是她跳河的時候被人發現了救起來了,但是,救她的人不是好人,比如將她賣到青樓,白素梅不願意就反抗然後就被打,她可能試圖跑過被人抓回去就打斷了腿。」
「對,這種可能也是有的。」
徐氏更偏向第二種。
白素素就想笑,編的故事比現實果然更容易被人接受。
「我就是想不通,我嫂子她們到底讓素梅受了什麼氣,好好的為什麼要跳河。」徐氏道「我一直都沒想明白,好不容易盼着她回來了,結果又成了啞巴,說不出話來了,這就成了我的心病了。」
「二嬸,你也別想那麼多……」
「大姑娘,大姑娘,姨娘發動了。」
「呀,這麼快,要生了?」
徐氏想着這個姨娘對自己也有人情「我也去幫幫忙吧。」
多謝二嬸。
老太爺的院落里傳出了姨娘的呼痛聲。
但是她的這種呼叫都不豪放,白素素聽得出來,她是在竭力的壓抑着的。
當人小妾,連生一個孩子都帶着小心。
「素素,你一定要幫幫她。」
老爺子都當了幾十年的爹了,這會兒居然坐立不安。
「爺爺,交給我了您放心好了,您去外院休息休息吧。」白素素道「姨娘的胎位很正,她保養得當,是能順產的。」
白素素和徐氏進了房間。
「姨娘,你感覺怎麼樣?」
徐氏輕聲問道「你要不要吃點東西?」
「謝謝二太太,我不餓。」姨娘轉頭看向白素素「大姑娘,若婢妾有個三長兩短的話,還請大姑娘照看一下這個可憐的孩子。」
她深深的知道將孩子交給白素素不會受到虐待。
「不,姨娘,誰生的誰養,我是為會替你養的。」
白素素直接拒絕了「姨娘,你可要想好了,我爺爺這麼大的歲數了,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以後我爺爺再走了,那就是真正的孤兒了,誰來照顧他?」
姨娘就眼淚汪汪了。
徐氏想說不會的,素素會幫你照顧。
突然回過神來,白素素這是在激起她的生存**。
「姨娘啊,素素說得對,這孩子啊還是誰生的誰養,你可一定要好好的,有娘的孩子像塊寶沒娘的孩子像根草。我告訴你啊,我們娘家那邊有一個孩子就是生下來就沒了娘,之前還有奶奶幫忙照顧,照顧到三歲的時候奶奶就去了,那孩子才叫一個慘,飽一頓餓一頓的,大冬天的還和狗一起吃一起睡,最後大家都喊他狗娃……」
姨娘嚇得不輕。
「來人,將參湯給姨娘喝下去,姨娘,你聽穩婆的,我保你順利生下孩子。」
「好,大姑娘,我聽你的!」
白素素……我明明是讓你聽穩婆的,結果,你卻說要聽我的。
好吧,聽我的就聽我的。
白素素坐鎮,徐氏幫忙,一個穩婆,三人配合得很好。
「還沒生嗎」
外院的老爺子急得團團轉。
白德山走出來的時候看了一眼他,心道不知道當年老娘生自己兄妹幾人的時候他有沒有這麼擔心。
「爹,你可以考慮給孩子起個名字了。」
白德山有意轉移他的注意力。
「噢,對,取名字,我之前就想過的,叫祥兒,白德祥,老三,你覺得如何?」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