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
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

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

標籤: 玄幻 秦始皇 趙浪 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
網文大咖「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最新創作上線的小說《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是質量非常高的一部玄幻,趙浪秦始皇是文里涉及到的關鍵人物,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么話?」「大秦滅六國,一統天下,是大勢所趨!千古功績!」「雖然秦法嚴苛,但亂世需用重典,也無可厚非。」「至於始皇帝,那更是千古一帝!怎麼能說是暴君呢?」聽到趙浪的話,中年人渾身一震,眼睛更是睜的溜圓,喃喃自語道,「千古一帝!你認為朕是千古一帝!」趙浪沒有聽清自己便宜老爹後面的話,點點頭接著說到,「當...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17:2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當商妍兒急匆匆來到宮殿的時候,就看到趙浪正坐在宮殿最上位泡着清茶,
霧氣繚繞,倒是有幾分輕鬆寫意的境地。
這種清茶是對方獨創的,去掉了茶水中原本的油脂香料等等,
只用炮製過的茶葉,加一壺煮沸了的清水,兩者相加,卻有一番別樣的風味。
如今整個,大秦都流行的這種茶。
只是她現在完全沒有品茶的心思,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後快步走到了趙浪的面前,直接行大禮說道,
「陛下,臣妾有罪。」
看到這一幕,一旁的奴連忙把頭偏到了一旁,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就當沒看見。
因為他知道,皇妃商妍兒這一次是惹怒自家主人了。
而自家主人的手段,他這些年一直跟着對方,可太清楚了。
簡單一點說,死,那已經是極為仁慈的手法了。
自家主人擅長的是,誅心!
很快,宮殿之中便響起了一陣輕輕的嘆氣聲,隨後趙浪直接走到了商妍兒的面前,將對方扶了起來,
似乎帶着幾分心疼說道,
「你我夫妻一場,你這是做什麼?」
「我泡了一壺茶,你先品一品,放鬆一些。」
說著就把對方扶到了旁邊的座位上,還主動的給對方倒了一杯清茶。
只是商妍兒,此時哪裡有喝茶的心思,看了看一臉淡然的趙浪,
她不由想起了對方,當初救她的時候,順便弄死縱橫家傳人的時候,也總是這麼一副波瀾不驚的淡然模樣。
但實際上,早已經布置好了一切,等發動的時候,對方的敵人早已經陷入了必死的局面!
於是咬了咬嘴唇,直接說到,
「陛下,商兒那邊是臣妾安排的,和他無關,他並不清楚其中的細節。」
「他只以為是商家之人為了賺取錢財才會幫他的。」
很快商妍兒就將這幾年所有的安排,沒有一絲隱瞞的,都說了個清清楚楚。
最後說到,
「這一切都是臣妾的錯,還請陛下責罰。」
等她說完了之後,趙浪這時候卻只是淡淡的說道,
「先喝茶,待會兒涼了可就不好喝了。」
商妍兒這才有些忐忑的拿起了茶杯,一飲而盡。
只是由於太緊張,有一些茶水。落到了身上,
不等她有所反應,一旁的趙浪就伸手為她清理乾淨,
感受到了對方的這一絲柔情,商妍兒才勉強的安定了一些,說到,
「謝陛下。」
趙浪這時候苦笑了一聲說道,
「知不知道當初,我為什麼一直沒有答應和你在一起?」
當初他一直沒有答應對方,只是後來,對方用整個商家,花費了巨量的錢財,去扶持幫助底層的百姓,
他才勉為其難,讓對方得到了他。
商妍兒臉上露出了一絲的失落,勉強笑着說道,
「妾身姿色一般,,自然配不上陛下。」
趙浪搖了搖頭,雖然說商妍兒的美色,的確比不上,姬無雙,媚,還有芍藥。
但絕對也是中等偏上。
「我之所以沒有答應,是因為你是一個純粹的商人。」
「如果你不進皇室,我敢肯定,我也要倚仗於你。」
「但現在,你的所作所為,已經影響到了皇室的繼承。」
當初在草原上的時候,趙浪就已經看了出來,
一個敢帶着人到草原上去和匈奴人做交易,遇到了危險之後又拿自己身體作為籌碼的女子,在當時的大秦,可以說是獨一份!
無論是,膽魄還是野心,一般的男子都比不上!
但這麼一個人,在皇室裏面,可就不是什麼好事了。
如果真的讓對方通過商人,來影響皇室之內的繼承選拔。
那麼,對整個大秦來說將是,一場災難!
聽到這話,商妍兒聲音略微帶着些顫抖的解釋到,
「陛下,我等商人絕對沒有叛逆的心思!只是如今,下面的商家人和臣妾說,」
「商人負擔了整個,大秦超過一半的稅收,但權利連一個讀書人都比不上。」
「大家心中有一些…疑惑而已。」
商妍兒其實自己也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如今大秦的商業極為發達,無數的賦稅都是由他們貢獻的。
但如今的大秦對他們的限制卻有許多。
他們這一次就是想通過幫助趙商,如果對方能夠贏得繼承人的位置,
那麼等對方上位之後,商人的地位便可以大幅上升!
不然憑什麼,他們勞心勞力,卻在大秦之中沒有多少話語權!
聽到商妍兒的話,趙浪的眼中卻露出了一絲憐憫,說到,
「你們商人果然只能看到錢,對不對?」
「你可知道錢是什麼?」
聽到這個問話,商妍兒直接愣住了,這是什麼問題??
最後有些迷茫的回答,
「錢自然就是錢,不就是財富嗎?」
趙浪這時候極為堅定的搖了搖頭說道,
「你們商人,總以為是你們創造了財富,但並非如此!」
「百姓們做出來的衣服是財富,但錢不是!」
「百姓們種出來的的食物是財富,但錢不是!」
「匠人們製造的武器盔甲是財富,但錢不是!」
「錢只是一堆毫無用處的死物而已!」
趙浪一連說了幾句,最後才問到,
「你明白了嗎?」
商妍兒此時,心中一片混亂,喃喃回到,
「臣妾不明白。」
趙浪苦笑了一聲,自己其實說的已經極為粗淺了,只是對方現在心神不寧,難以理解。
於是極為乾脆的說道,
「商人唯一的作用,只是讓這些,由百姓們創造出來的財富流動起來。」
「讓所有人都能夠得到自己需要的東西。」
「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任何用處!」
聽到這話,商妍兒深深地低下了頭,,說到,
「請陛下憐憫!」
趙浪微微地嘆了一口氣,
「你身為商家首領,這件事情你要負責。」
「無論你們商家如今的規模有多大,明年春之前,所有資產交出一半到國庫。」
他倒不是不想要全部,但這不現實,也不好將這些人,全部往死路上逼。
竭澤而漁的道理他還是懂得。
剛好,有了這些錢財,己的鐵路就又能長一些了。
有一說一,現在在大秦修鐵路,簡直比燒錢還恐怖!
而且條件也極為苛刻,只能先優先北邊那一片地勢平坦的地區了。
正好可以將草原牢牢的連接起來。
當然,一旦修建成功,同樣拉動的需求,也極為龐大!
商妍兒這時候渾身微微一顫,說到,
「陛下,罰沒一半家產,這也太過於苛刻了!」
「商人們恐怕難以接受啊!到時候如果引起了動蕩,對大秦,對百姓們都沒有絲毫好處啊!」
現在所有排得上名號的商人,基本上都掛靠在商家,
拿掉這些人一半的家產,那將是一個極為恐怖的數字!
但同樣的,對於最看重錢財的商人們來說,這樣的懲罰,簡直不可接受!
趙浪這時候,卻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
「朕也覺得有些苛刻。」
「你們要是覺得無法接受,可以反抗嘛!」
聽着趙浪語氣中那一絲絲的期待,商妍兒只覺得一道寒意從腳底升起,直衝天靈蓋!
什麼叫做可以反抗?
如今的大秦,只有叛逆才會被用上這個詞!
而大秦對叛逆的手段…
商妍兒已經不敢再往下想了,很快說到,
「臣妾這就去安排!」
說完便起身行禮離開。
她怕慢上一步,整個商家將會迎來滅頂之災!
這種事情,對方絕對幹得出來!
看着商妍兒離開的背影,趙浪不由微微嘆了一口氣,
這好好的夫妻關係,變成了做生意一樣,他並不喜歡這種感覺。
這時候一旁的奴極為貼心的走了過來,,給自家主人倒了杯茶,
等趙浪臉上稍微舒展了一下之後,才說到,
「主人,您不必擔憂,那群商人絕對翻不起什麼風浪。」
「只是這麼一來的話,明年的賦稅可能會少一些。」
現在大秦的商人雖然有錢,但這麼多年一直有着限制,
對方沒辦法聚集反抗的人手和武器。
這裡也不得不感嘆一下,自家主人的先見之明。
似乎在許久之前,自家主人就已經知道,這些商人會有一些不該有的動作了。
只是遭受了這次的打擊之後,商家必定收縮,這麼一來,收上來的賦稅肯定會少。
還會影響到市場的穩定。
趙浪卻不在意的回到,
「無妨,商家不等同於商人,總會有人替代上去的。」
「他們的家產能比得上兩年賦稅了。」
他現在完全不擔心這些商人所引起的動蕩,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些商人的軟弱性!
也更沒有人比他清楚,真要讓這些商人掌握了,大秦的命脈,
那才是整個大秦的災難!
所以他甚至有些期待,這些商人能夠硬氣一些,
拿起武器來和他打一場!
這樣他才能夠更徹底的清除隱患。
當然他知道,這絕不可能。
也知道,現在沒有辦法一勞永逸,哪怕就是上輩子也夠嗆。
可能只有實現傳聞中的天下大同,才能夠消除隱患。
看到自家主人如此有把握的樣子,奴自然也就不再多說這件事情,轉而說道,
「主人,您先休息一陣吧。」
自家主人因為皇子選拔的事情,也還是挺累的。
趙浪卻搖了搖頭,很快說道,
「去昊兒那邊看看。」
只是他沒說,最近他又開始做夢了,
夢裡老爹叫他沒事兒了就別磨蹭,趕緊上去和他匯合。
說什麼,和一個叫鬼獸族的交戰吃緊。
這特么叫什麼事兒?
就在趙浪準備起身的時候,一名侍從匆匆走了過來,送上了一封文書。
趙浪不由得問道,
「是什麼?」
奴看了一眼之後,連忙笑着說道,
「主人,是羅馬那邊來了信,之前和他們說過,那邊的消息一定要立刻送過來。」
聽到這話,趙浪也不由挑了下眉頭,直接拿過了文書。
羅馬那邊,距離和他們還是太遠了,差不多兩到三個月一報,他還是有些興趣的。
很快,看完了文書之後,趙浪不由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這個叫張漢林的到有幾分才能,混淆視聽的手段用的不錯。」
對方用歌舞融入羅馬,隨後在故意和那邊的華夏人起衝突,來得到羅馬人的信任,
再慢慢的融入。
這麼一來,等對方能夠影響羅馬,高級貴族們的時候,
關鍵的地方,甚至能起到一錘定音的作用!
是個不錯的好苗子!
奴這時候連忙笑着說道,
「都是主人,您安排的好。」
他這倒是真心話,自家主人的安排,往往都是數年,甚至數十年,就埋下了伏筆!
除非自己主動暴露出來,不然的話,對方根本無跡可查!
這樣的心思和手段,他都替羅馬人感到悲哀。
雙方的謀劃根本就不在一個層面上。
羅馬人此時還想着怎麼製造大秦的這些武器,而自家主人早已經布置好了一切,準備斷了他們的根基!
趙浪笑了笑,正準備放下手中的情報,卻突然想到了什麼,
直接站了起來,走到了宮殿中的天下地圖面前,看了一會兒之後,
很快說到,
「現在有沒有,羅馬各個區域總長官的名單」。」
他當然知道,羅馬人原本的地方並不大,就和大秦一樣,都是之後一塊快打下來的。
奴很快回到,
「這些信息早已經被送了回來,只是不知道近兩年有沒有變動。」
趙浪點了點頭,隨後說到,
「讓我們的人注意去分別接觸這些人,然後平常引導,這些不同區域之間的相互攻擊。」
「比如沿海的,
就說他們是吃臭魚的,靠近草原的,就說他們是放羊的!」
「反正給所有區域的人都打上一個負面的記號!。絕對不能讓他們和睦相處。」
他就是要讓這些羅馬人,不能夠真正的融合在一起,讓他們相互之間攻擊內耗,
把這些羅馬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內部,讓這些內部原本不是矛盾的矛盾,放大再放大!
讓他們恨自己人,恨過恨外面真正的敵人!
當然最重要的是,試一試自己心中的一個想法,
如果真的能夠實現,他將不費一兵一卒,就能夠得到一個四分五裂的羅馬!
到時候再稍微用點手段,
佔領整個羅馬將會輕而易舉!
當然,這樣的計劃說出去可能都沒人信,可誰讓他上輩子就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呢。
(安安)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