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御劍之術,葉觀納蘭迦
御劍之術,葉觀納蘭迦

御劍之術,葉觀納蘭迦葉觀納蘭迦

標籤: 葉觀 葉觀納蘭迦 御劍之術 納蘭名 都市
都市小說《御劍之術,葉觀納蘭迦》,由網絡作家「葉觀納蘭迦」近期更新完結,主角葉觀納蘭名,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啊!如今這南州,劍修真的是太少太少了!因為劍道方面的傳承,幾乎都消失了。也就只有南州的觀玄書院與幾大超級世家,可能有這種劍道方面的傳承!若他能夠成為劍修,那簡直不要太裝逼!這時,小塔突然道:「直接修御劍術吧!」葉觀連忙點頭,「好的!好的!」這時,一道信息突然進入他識海之中:「劍本凡鐵,因執拿而通靈,...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2 18: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葉觀看着眼前的女子,心中疑惑無比。
對方竟然認識自己
葉觀滿腦子疑問。
這時,靜雪突然走到葉觀面前,她仔細打量了一眼葉觀,臉上泛起一抹笑容,道「真的挺好看的。」
葉青青突然道「你是不是想睡他」
聞言,一旁還在疑惑的葉觀頓時滿臉黑線,這姑姑怎麼老說這種虎狼之詞
聽到葉青青的話,靜雪那絕美的容顏頓時為之一紅,宛如盛開的桃花一般,美不勝收。
見到靜雪這般模樣,葉青青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你還真想睡他」
靜雪低着頭,兩隻玉指繞着圈圈,羞澀不已。
見到這靜雪這般模樣,葉青青臉色頓時變得櫃古怪起來,她看向葉觀,葉觀此刻是滿臉的疑惑,這姑娘是什麼意思
葉青青看着葉觀,冷笑,不說話。
葉觀沒有管葉青青,他走到那靜雪面前,然後道「靜雪姑娘,你為何認識我」
靜雪微笑道「因為我師傅讓我在這等你!」
葉觀眉頭皺起,疑惑道「你師傅」
靜雪點頭,「是的。」
葉觀再問,「你師傅是」
靜雪微微低頭,不說話。
葉觀看着眼前的女子,沒有說話。
他感覺到了算計的味道!
誰在算計自己
他第一時間想到了大道筆主人!
不過,他也不是很確定。
葉觀靜靜看着眼前的女子,等待其回答。
靜雪低着頭沉默半晌後,道「我是厄道之體,我們那個時代,沒有任何人能夠解除我這個體質,於是,我師傅將我封印在這裡,讓我在這裡等你,我師傅說你靠山多,身後有很多很多大佬,跟着你,不怕厄道之運」
葉觀問,「你師傅是」
靜雪掌心攤開,一張畫像突然出現在葉觀面前。
當看到畫像上的人時,葉觀表情頓時僵住了!
大道筆主人!
真他媽的是大道筆主人!
葉觀整個人有些頭皮發麻!
眼前這女子竟然是大道筆主人的徒弟
這個叼毛從無數年前就開始在算計
葉觀突然間有些毛骨悚然!
這一刻,他真的覺得自己太年輕了。
試想,若是沒有老爹與素裙姑姑鎮壓這個叼毛,這叼毛怕是連內褲都給自己算計沒!
葉青青眉頭也是深深皺了起來。
大道筆主人!
這個人,她自然也是知道的,就目前而言,也就那幾劍能夠鎮壓這個傢伙。
她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在許多年前就算到了葉觀的存在。
對這個人,還是低估了!
難怪那個女人當時要鎮壓大道筆主人,估計也是對其的一種懲罰。
看着臉色有些難看的葉觀,靜雪猶豫了下,然後道「你生氣嗎」
葉觀沉默不語。
靜雪微微低頭,神色黯然。
葉觀看向靜雪,「他還對你說了什麼」
靜雪看了葉觀一眼,然後道「他讓我幫助你。」
葉觀眉頭微皺,「幫助我」
靜雪點頭,「是的。」
葉觀問,「怎麼幫」
靜雪笑道「我父王給我留了十二尊巨聖,還有四位歲月神衛,以及九位暗衛,都可以留給你用!」
葉觀道「你的條件呢」靜雪看着葉觀,「跟着你,幫我躲避厄道之運。」
葉觀有些疑惑,「何為厄道之運」
靜雪道「就是被惡道下了詛咒。」
葉觀微微一怔,然後道「你被惡道下了詛咒」
靜雪點頭,「是的。」
葉觀不解,「為什麼」
靜雪低聲一嘆,神色黯然,「我從出生起,就是厄道之體,至於為何會這樣,我也不知道,我也問過師傅,師傅說,這是因為我前世幹了太多壞事,所以,這一世才這麼倒霉!」
葉觀神色有些古怪,「前世幹了太多壞事」
靜雪點頭,「師傅是這麼說的,但是我也不清楚。」
葉觀突然走到靜雪面前,他直接拉起靜雪的手,靜雪微微一怔,神色有些不自然,葉觀正色道「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看看你的體質是不是真的是厄道之體!」
聽到葉觀的話,靜雪看了他一眼,見他眼神清澈,無絲毫褻瀆之意,於是,不再那麼抗拒了。
葉青青看了一眼葉觀,冷笑不說話。
摸了半晌後,葉觀收回手,沉默。
靜雪問,「如何」
葉觀道「我感受不到!」
靜雪表情僵住。
你摸了半天,感受不到
葉觀轉頭看向葉青青,「姑姑,你來!」
葉青青突然抽出劍直接一劍掃在葉觀手臂上。
啪!
隨着一道清脆聲響徹起,葉觀直接發出了一道凄厲的慘叫。
接着,葉觀一邊跑,葉青青一邊追
「姑姑你做什麼我沒有別的意思啊!塔爺可以為我作證!」
很快,場中又多了一道慘叫聲。
塔爺「」
就這樣,那慘叫聲持續了大約半個時辰才停下來。
葉觀坐在一旁石階前,不說話。
在他面前的地面上,躺着一座黑色小塔,塔爺也不說話。
葉青青站在一旁大殿門口,雙手抱着劍,玉容清冷,酷酷的。
靜雪站在葉青青不遠處,她看了看葉青青,又看了看葉觀,眼中有些好奇。
石階前,小塔突然道「小主,你再這麼玩,我可就真要造你的反了。」
它是真的崩潰了!
自從回來跟着這個王八蛋後,已經遭了兩頓毒打了!
真正的毒打啊!
葉青青可不是跟他們玩假的,她是真打啊!
而且,她實力太強,打的是真疼啊!
聽到塔爺的話,葉觀低着頭,不說話。
又被打了!
自己做錯什麼了
葉觀是越想越不服,越想越氣,當下看向葉青青,「姑姑,我不服!」
葉青青淡淡瞥了他一眼,「單挑啊!」
葉觀表情僵住。
葉青青看着他,繼續挑釁道;「你來打我啊!」
葉觀沉聲道「姑姑,我們得講道理!」
葉青青淡聲道「你講你的,我打我的!」
葉觀有些怒道「你打我,總得有個理由吧」
葉青青盯着葉觀,「為什麼占人家姑娘便宜」
葉觀當即否認,「我沒有,我是感受她的體質!」
葉青青怒道「感受體質要摸手嗎你怎麼不摸胸呢」
葉觀「」
葉青青冷冷看了一眼葉觀,「學什麼不好,偏學你爹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如果不是看在你爹的面子上,我才不管」
說到這,她似是意識到什麼,連忙停了下來。
而一旁的葉觀臉色卻是變了。
葉觀坐在石階上,就那麼盯着面前的小塔,沉默不語。
小塔也沉默了。
這句話,要出事了,因為把葉觀的路給堵死了。
場中氣氛突然間變了。
葉青青看了一眼坐在石階上沉默不語的葉觀,猶豫了下,正要說什麼,葉觀突然深吸了一口氣,他緩緩站了起來,然後對着葉青青深深一禮,「感謝姑姑這一路來的相護,接下來的路,就不勞姑姑費心了。」
說完,他轉身拿起小塔,然後化作一道劍光消失在遠處。
大殿門口,葉青青看着遠處那道劍光消失在天際盡頭,雙手緊緊抱着劍,默然不語。
靜雪看了一眼身旁的葉青青,沒有說話
葉觀直接離開了這片世界,他進入歲月長河,而當他要逆流歲月而上時才發現,這逆流歲月不是一般的恐怖,之前都是葉青青在逆流歲月,因此,他沒有感受到這逆流歲月的恐怖!
而此刻,當他親自面對這歲月長河時,才知道這有多恐怖。
可是,他並沒有絲毫退縮。
此時此刻,他突然想起了辭真。
也是此時此刻,他才真正意義上明白當日辭真對他說的那些話,為他做的事情。
不要叫人!
不要叫人!
不要叫人!
確實,老爹可以心安理得叫幾位姑姑幫助,可自己呢
自己能心安理得嗎
並不能!
她們幫自己,只是看在老爹的面子上。
念至此,葉觀不由自嘲一笑。
一路走來,自己年少成名,不到二十便繼承家業,身邊一大幫牛逼的親戚,雖然自己一直都在不斷提醒自己,不要迷失自己,但現在看來,自己還是沒有能夠看清某些本質。
不對,應該說,之前已經看清了,只是沒有選擇去真正面對!
葉觀抬頭看向那無盡的歲月長河,不知不覺間,他的視線變得有些模糊了。
真姐!
葉觀輕聲道「別人屋檐再好,不如自己有把傘真姐你放心,我葉觀就是戰死,也絕不再叫任何人」
說著,他面容突然間變得猙獰起來,「不就是一死嗎」
說罷,似是感受到葉觀的意志與決心,他體內突然爆發出一股恐怖的劍意,強大的劍意瞬間將面前的歲月長河衝破。
置之死地而後生!
此時此刻,他葉觀心中再無任何底氣!
他就是葉觀!
他只是葉觀!
父輩們對他的幫助,自然是巨大的,但是,那也是一道枷鎖,因為做任何事情,都會讓他有恃無恐。
我有無敵的老爹,我有無敵的姑姑
在這種心態下,他永遠不可能認清自己,也永遠不可能做到真正的視死如歸!
這一刻,他將自己所有的底氣都拿掉了。
我只是葉觀!
一個平凡的人!
當葉觀念及至此,突然間,他體內出現一股神秘的血脈力量,那股神秘的血脈力量剛一出現,瘋魔血脈與炎皇血脈頓時如臨大敵
某個未知的地方,一名身着素裙的女子突然睜開眼,感受到體內血脈的變化,她微微一怔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