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妖妃馬甲又掉了
妖妃馬甲又掉了

妖妃馬甲又掉了顏戎

標籤: 妖妃馬甲又掉了 月昕 遊戲 陸月昕
《妖妃馬甲又掉了》是作者「顏戎」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遊戲,文里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別為陸月昕月昕,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嚇的不輕。也就是這個時候,周毅趕到了醫院,遠遠看着洛武,一臉的疑惑。「廢物,你終於來了!」看到周毅,洛武臉色大喜,一把拉住前者,看着交警道:「兩位大哥,車主是我,但是今天我把車借給了他,他是我姐夫,一切的責任都是他,和我無關!」說完,洛武又義正言辭的盯着周毅道:「姐夫,你太不小心了,我好心借車給你,...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1 06:3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宋飛龍快步走了過來,看着楊墨墨淡淡的笑道「墨墨學妹喜歡射箭啊?」
楊墨墨面無表情的道「談不上喜歡,就是來玩玩,學長你不是賽車去了嗎?」
宋飛龍給了一旁西裝女人一個眼神,後者立刻遞給他一把弓箭,然後說道「賽車我開了一個晚上,玩的有點膩,所以想來射箭館放鬆放鬆,沒想到這麼巧,學妹你也在。」
楊墨墨心裏非常清楚,大概率是這個西裝女子暗中報點,但這個時候她要是再走,那就有些過於明顯,只能皮笑肉不笑的道
「巧,確實挺巧的。」
咻!
宋飛龍拿着弓箭,輕輕一拉一放,小箭正中十米之外的靶心,十環!
啪啪啪!
掌聲頓時響起。
「哇,十環,宋少不僅車開的好,箭也射的准,真是全才啊,厲害,厲害!」
「果然優秀的人幹什麼都優秀,宋少真是我輩之楷模,我該向宋少學習。」
「這距離好遠啊,沒有五十米也該有三十米了吧,我能不能射到都是個問題。」
跟上來的楊家人一眾吹捧,讓宋飛龍臉上的笑容越發明顯,自認為謙虛的道「這其實不算什麼,對我來說不過小菜一碟。」
剛剛聽到楊墨墨去了射箭館後,宋飛龍非常高興,因為要說賽車他的確只能算入門。
但射箭他絕對算得上高手,之前參加天城市舉辦的業餘比賽,他取得了前十名的好成績,雖然這比賽是他們宋家贊助的。
然後宋飛龍看着楊墨墨得意的道
「學妹看你拿弓箭的手勢還有發力點,好像還是個新手,要不我來教你吧。」
看着楊墨墨如玉一般的小手,他已經在想像摸上去的感覺了,那必然很美妙。
楊墨墨微微一笑,拉着周毅道「很抱歉啊學長,在你沒來之前,我已經讓我的這位朋友教我了,就不耽擱學長你的時間。」
這位朋友?
這話讓全場很多人都是一愣。
頓時間將目光集中的周毅身上。
「這位朋友,你會射箭嗎?」宋飛龍盯着周毅,目光中充滿了威脅的味道。
正常來說,但凡周毅識趣點都會主動退出,但很可惜周毅就不是一個識趣的人。
「略懂一二,教個新手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周毅無奈的笑道,楊墨墨沒有叫他表哥,他就已經知道這是要拿他當擋箭牌。
沒辦法這個時候也不好拆穿。
楊家人當然知道周毅的身份,但他們也同樣看出來楊墨墨有拿周毅當擋箭牌的意思。
這無疑將周毅推上了與宋飛龍的對立面,楊明明等人非常樂意看到這一幕,所以他立刻給了其他楊家人眼神示意,讓他們不要多嘴。
「略懂一二…我是精通,不如讓我來…」宋飛話還沒有說完,臉色就黑了下去。
因為周毅根本就沒有聽他講話,而是轉身開始指導楊墨墨怎麼拉弓怎麼射箭。
而且兩人的距離非常近,差不多算是貼在了一起,看起來極為的曖昧。
這讓宋飛龍忍不住的攥起了拳頭,額頭上青筋拱起,因為如果沒有周毅的話,現在跟楊墨墨如此親近的應該是他。
「瑪德,讓呂睿明先上那是因為呂家強大,這小子算老幾,也敢破壞勞資的好事,看今晚我不弄死你。」宋飛龍表面沒有什麼,但在心中卻已經宣判了周毅的「死刑」。
此刻周毅緊挨着楊墨墨,拿着弓箭,手把手教她如何瞄準,如何發力。
「表哥,你應該不會怪我吧?」
楊墨墨低聲說道,如果沒有昨天的事,她還不敢讓周毅當擋箭牌,但既然周毅連西門夜都認識,一個宋飛龍自然也不在話下。
不等周毅回應,她又道
「我這也是沒有辦法,當初在學校這傢伙就跟牛皮糖一樣,甩都耍不掉,煩的要死,表哥應該不願意看到他對我繼續糾纏不清吧?」
周毅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楊墨墨這個綠茶婊他還真是沒有任何辦法。
只能道「好好學箭。」
「好的,我保證不辜負表哥的期望。」
咻!
楊墨墨一箭射出,然後周圍一片嘩然。
因為這女人又射空了。
「這教的也不行啊,這麼近的距離居然能脫靶,閉上眼睛射也不會這個結果啊。」
「別逞強了,還是讓宋公子來吧。」
「是啊,繼續賴在那裡就不禮貌了,別丟人現眼,趕快走吧。」
楊明明那一派的人紛紛出言譏諷。
周毅聞所未聞,繼續教楊墨墨一些射箭的細節與技巧,然後第二箭射出。
咻!
「打中了!」楊墨墨驚喜的道。
眾人看去,這支小箭打中了大約四環的位置,雖然處在邊緣,但的的確確打中了。
「呵呵,才四環,有什麼好高興的。」
楊靈靈譏諷道,宋飛龍離開賽車場後,她也跟了過來,此時看着宋飛龍,一臉期待的道「宋少,我也想學射箭,教教我唄。」
宋飛龍無視了她的請求,而是看着周毅道「這位朋友,你這技術也不咋地啊。」
周毅挑了挑眉頭,打趣笑道「這不怪我啊,是墨墨不太行,她之前沒有玩過。」
宋飛龍冷笑一聲「不行就不行,還想甩鍋,真不是個男人,有本事比跟我比一場?」
周毅正想說話,楊墨墨連忙阻止了他,本來她就是想讓周毅當個擋箭牌而已,但可不希望他直接跟宋飛龍發生矛盾,所以連忙道
「別吵別吵,我不玩了。」
宋飛龍笑了笑道「墨墨不玩正好,這位朋友正好有時間跟我比一場。」
「是男人就別逃避。」
周毅忍不住的笑了笑,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可以比試,但沒有彩頭沒有意思啊。」
宋飛龍眼睛一亮「想要彩頭?呵呵,我也是這樣想的,這樣好了。」
「我知道明天楊家要召開一場非常重要的宴會,如果你贏了,那你可以指定一位楊家成員,讓我接受他的邀請去參加這場宴會。」
這話一出,全場嘩然,一位一流家族公子的承諾,這含金量太足了。
只有鞏秋陽有點傻眼,什麼情況?
宋少不是已經答應我了嗎?
怎麼又拿出去當賭注了?
「宋少,這個…」鞏秋陽想開口提醒,然後直接被宋飛龍打斷
「蠢貨,難道你認為我會輸?」
……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