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修武高手在校園
修武高手在校園

修武高手在校園權利

標籤: 上官婉凝 修武高手在校園 慕景睿 都市
《修武高手在校園》主角上官婉凝慕景睿,是小說寫手「權利」所寫。精彩內容:「你要幹什麼?」慕景睿被頭髮遮住的眼睛裏,有着狠戾的光。上官婉凝疼得倒吸一口冷氣,她強忍着,說道:「我幫你清洗傷口。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哼,是嗎?」慕景睿冷笑,用力一拉讓她靠近...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9 14:3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綠桐……丫頭,你怎麼樣?」霍剛一直很喜歡綠桐爽朗潑辣的性格,此刻見她滿臉是血,頓時怒火中燒。
他抬眸狠狠的瞪了蕭老太君一眼。「綠桐,別怕,沒事的。霍大哥來救你們了。」
「大小姐……」綠桐還在惦記着上官婉凝的安危。
她被人打暈,並且裝進了黑暗的棺木里。時間久了,必定會被憋死。
綠桐吃力的抬起手來指着棺木。「霍大哥……救大小姐……她在……」
霍剛順着綠桐的手指看過去,臉色驟變。
他還沒來得及斥責,綠桐腦袋一歪,靠在他的懷裡沒有了呼吸。
「綠桐!」
霍剛的心不由自主的揪了起來,他小心翼翼的將綠桐放下來,起身看着蕭老太君。
「老太君,在下無極門霍剛,奉宰相大人之命來接大小姐回家。請問,我家大小姐現在何處?」
蕭老太君只是輕蔑的哼了一聲,並不理會,蕭文遠上前了幾步,冷冷的說道「無極門?據我所知,無極門向來不與朝廷打交道,什麼時候成了宰相府的鷹爪?」
「姓蕭的,我客客氣氣跟你說話,是給你的祖上一點兒面子。如果你敬酒不吃吃罰酒,就別怪我不客氣。」
綠桐的死,讓霍剛的心裏憋着一股氣。
反正宰相府和忠烈侯府已經撕破了臉,他也就沒什麼好顧慮了。
「對我不客氣?好大的口氣。」
蕭文遠也是怒火噴發,他已經不記得有多少年沒有人這樣跟他說過話了。
霍剛也不再客氣,朝着棺木的方向縱身躍起。
蕭文遠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也朝着棺木的方向而去,兩人凌空對了一掌。
蕭老太君見霍剛不但擅闖忠烈侯府,還明目張胆的跟忠烈侯動手,覺得自己的威嚴受到了威脅和挑釁。
她一聲令下,府中士兵立刻手持弓箭手將霍剛以及一眾無極門弟子團團包圍。
無極門的弟子反應迅速,紛紛拔出兵器迎戰。
剎那間,大廳和花園之中全部亂做了一團,被脅迫而來的賓客四下逃竄。
有人被弓箭射死,有人被踩踏受傷,哀嚎聲響徹整個忠烈侯府。
上官婉凝恍恍惚惚的睜開了眼睛,可是四下卻是一片漆黑。
她的記憶定格在暈倒前的那一幕。
她莫名的感到恐慌,她想要起身,卻一頭撞在了一塊木板上。
上官婉凝的心咯噔一下。
她伸手摸了摸,發現自己被困在一個密閉的空間,卻十分狹小。
嗯?
上官婉凝摸到了一隻冰涼的手。
她忍不住驚叫起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上官婉凝已經猜到了自己現在的處境。
她很害怕,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在她的身體不斷蔓延,透過每一個毛孔散發。
「有沒有人啊……放我出去……景睿,救我……」
上官婉凝不斷的呼喚着慕景睿的名字,她幾乎就要抓狂。
隨着時間一點一點流逝,上官婉凝的嘶吼,變成了絕望的哭泣,她覺得呼吸越來越困難,意識再一次陷入到混沌之中。
「啪!」
一聲巨響,霍剛一掌震碎了棺木。
上官婉凝和蕭逸楷從棺木里滾落。
「大小姐。」
「楷兒……」
霍剛和蕭文遠分別奔向自己關心的人。
霍剛看到上官婉凝的臉色發青,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一顆心差點兒從胸膛跳出來。
他也顧不上男女有本,抱起上官婉凝,立刻就將自己的內力緩緩注入她的體內。
還好還好,上官婉凝尚且還有呼吸。
「我要你們這些人通通給我兒子陪葬。」
蕭文遠雙目猩紅,幾乎是發狂了一般。
霍剛也憤憤難平,他用盡全力擊出一掌,將蕭文遠震飛出去。
此時的忠烈侯府,已經漸漸安靜了下來。
死的死,傷的傷,鮮紅的血滲入到泥土之中,空氣里瀰漫著一股濃烈的血腥味。
蕭文遠吐了一大口的鮮血,他還想要站起來,嘗試了幾次都失敗了。
霍剛抱着上官婉凝準備離開。
他看着站在大廳正門口的蕭老太君,重重的哼了一聲。
「別以為這件事就這麼算了。我家大小姐今天晚上受的委屈和痛苦,一定要你們十倍奉還。」
霍剛示意手下也抱起了綠桐,一行人滿身是血的離開了忠烈侯府。
這件事鬧大了,不管去哪裡都會遭到忠烈侯府的追殺。
霍剛接到消息,慕景睿已經在趕回來的路上,他略微思量之後,帶着手下來到了府衙。
知府看着眼前的場景,被嚇得雙腿發軟。
他也是還不容易才從忠烈侯府逃出來。
霍剛拿出上官岳的令牌,說道「馬上去請大夫,安排幾個手腳麻利,性格伶俐的丫鬟婆子,好好伺候郡主。還有,立刻調集府衙所有人馬,去忠烈侯府將忠烈侯蕭文遠捉拿歸案。」
知府吞了吞口水,他深吸一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立刻派人把附近一帶能夠叫得上名字的大夫都給找來了。
大夫們替上官婉凝診治,替霍剛等人療傷,一直忙到第二天早晨才算慢慢安穩下來。
「大小姐怎麼樣了?」
「安寧郡主受了驚嚇,讓她好好休息吧,沒有性命危險。」
霍剛暗暗鬆了一口氣。
這時,他看到知府站立在一旁,臉色蒼白,神色茫然,便上前問道「知府大人,蕭文遠帶回來了嗎?」
知府一愣,無奈的搖搖頭。
霍剛一聽便來了火氣。
「為什麼?」
「我……抓不了……」知府露出了一個糾結的表情,憋了半天才說出一句話。
霍剛更生氣了。
「什麼叫抓不了?忠烈侯府抓了安寧郡主差點兒活埋!他們草菅人命,難道還管不了了?」
「就算這件事沒有傷害到郡主,可是忠烈侯府挾持了你啊。你可是朝廷命官,他們的行為等同於謀反,公然和朝廷作對。難道,你也無所謂?」
「唉!」知府沉沉的嘆了一口氣,「霍掌門,我比你還痛恨忠烈侯府仗勢欺人,可是……我是真的沒有辦法。」
「你昨天晚上也看到了,忠烈侯府有士兵,有護院,光是弓箭手的人數就超過了府衙所有衙役的人數。」
,co
te
t_
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