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夏婉顧遠
夏婉顧遠

夏婉顧遠神羽戰尊

標籤: 夏婉顧遠 李軒 都市 顧遠
都市小說《夏婉顧遠》是作者「「神羽戰尊」誠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顧遠李軒兩位主角之間虐戀情深的愛情故事值得細細品讀,主要講述的是:如此厲害的女人,在接到這個電話的時候,直接立正將身板挺直。「屬下玫瑰,請問您是哪位長官,請問有何指示?」「我顧羽林,我還活着,來南港市找我。」說完這些話,顧遠便掛斷了電話。雖然他已經啟用了加密線路,但仍然需要謹慎小心,能不多說廢話就不要多說...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22:3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卞朝峰並不看劉長老,一直在低頭看着地圖,似乎是在研究路徑
「萬一被顧遠發現問起,咱們是說來找誰比較好?畢竟屋裡的人咱們除了明亓,可都不熟悉。」
「但這大晚上咱們來找明亓,總得有個原因吧?如果隨口亂說,我擔心咱們很難糊弄過去。」
劉長老這次回答的很快,顯然他之前就考慮過這個問題,已經考慮好了。
「你們如果被發現了,就說是來找周濤。」
「周濤?」卞朝峰有些意外。
「為什麼要說來找周濤?」
「周濤的哥哥周烈,今天下午在精英殿堂被顧遠重傷,他怎麼可能會在顧遠的舍屋呢?這明顯不符合情理呀?」
劉長老冷笑着解釋道
「這個簡單,你們就說周濤因為周烈受傷,來找顧遠尋仇,你們怕他發生意外特地來找他!」
「這樣說起來,弟弟為哥哥報仇無可厚非,再說周濤並未動手,顧遠也無話可說。」
「周濤那邊我已經打好招呼了,你們放心說就行。」
「被按住了,第一時間大聲喊人,我們馬上衝進去就你們!」
「大家放心,只要大家按照我的計劃來,今天必定萬無一失。」
大家略一思索,覺得這個借口也算合理。
劉長老的計劃推敲起來也沒有什麼漏洞,便沒有再糾結此事。
他們只是需要一個借口罷了,就算顧遠不信又能怎麼樣?
真被被按住了就第一時候喊人,顧遠總不能在天道宗中殺了他們吧?
「可是,」周策看了半天地圖,突然抬頭看着劉長老,有些猶豫的問道。
「咱們這麼多人,為什麼不直接衝進去把那個叫雲朵朵的小姑娘抓出來?」
劉長老翻了個白眼,「這舍屋內有七八個人,咱們萬一一下子按不住,被他們聲張起來,喊來了外人,不就前功盡棄了嗎?」
天道宗是有執法堂的。
其中有幾隊巡邏隊,在巡邏時不走固定的路線,而是隨意溜達。
誰也不知道,這執法堂的巡邏隊會不會經過這裡。
「先等他們出來人,抓個人質,到時候咱們有人質在手,主動權在咱們手裡,他們就不敢聲張了。」
劉長老說的也有道理,真抓了顧遠的同伴,顧遠勢必會顧及同伴。
眼看這些精英弟子都不吱聲了。
劉長老抬頭看了看天,臉色變得嚴峻起來。
「你們還有什麼問題?如果沒有別的問題的話,咱們這就要開始行動了。」
「姜昊和鄭池先進去,將千春香於院內四周隱蔽處燃放後,在藏於院內假山處。」
說到這裡,劉長老停頓了一下。
然後問道「大家都有解毒丸和避瘴丹吧?誰沒有趕緊說。」
「我有。」
「我也有。」
……
解毒丸和避瘴丹都是常備的解毒丹藥,幾乎人人都有備用,也不用提前發放。
劉長老點點頭,繼續說道
「等一炷香的時間之後,姜昊和鄭池燃放的千春香就能生效了。」
「胡濤和劉琳先過去就隱藏在這個牆頭上,就是這裡,這有棵大樹的位置,你們藏在這裡,等着人從屋裡出來。」
劉長老的手,點在鋪在地上的簡易地圖上。
「張勇和常玉文在這裡,你們先不要露面,等他倆發信號再說,要確保第一時間過去支援。」
「葛令輝和齊斌在這個牆下,隨時準備接應,一旦胡濤和劉琳把人送出來,你們就趕緊把人送到我們這邊來!」
劉長老等人所在的地方,有一小片半人多高的矮樹叢。
矮樹樹叢中,錯綜複雜的生長着許多不知道名的花藤,這些花藤都長着遮擋效果很好的大葉子。
因為常年無人修剪,已經頗具規模。
矮樹樹叢旁邊還有幾棵高大粗壯的虎皮樹,這一片區域有些雜亂,勉強可以掩藏下二十幾個人。
當然,是在大家都蹲在一起的情況下。
此時,天色已經大黑了,不仔細看不容易發現。
姜昊和鄭池接了余念之遞過來的千春香,提前把解毒丸和避瘴丹服下。
兩人走到牆根下,姜昊剛想上牆,鄭池突然拉了他一把,示意他先等等。
姜昊疑惑的看向鄭池,壓低聲音問道「怎麼了?」
鄭池說,「先等等,你把這個穿上。」
說著,鄭池臉色很鄭重的從百寶囊中拿出兩套護身寶甲。
自己穿了一套,又把另一套遞給姜昊。
姜昊很是意外。
他心裏覺得鄭池有些大驚小怪,不過是來抓個小姑娘,還穿什麼護身寶甲啊?
姜昊暗自不屑,臉上自然也帶了幾分輕視,擺擺手說道,「我不穿這個。」
鄭池拿着護身寶甲的手一頓,姜昊臉上的不屑,他自然是看到了眼裡。
姜昊扭頭看向矮樹樹叢,劉長老帶着其他的弟子正站在那邊向這裡張望。
他們都看到了鄭馳的舉動,劉長老有些不以為然,有幾個弟子面露鄙夷之色,似乎是覺得兩人太過膽小。
姜昊覺得這些人都在看自己,他面子上有些掛不住,但他和鄭池只是隊友,也不方便說些什麼。
他看着鄭池一絲不苟的在穿護身寶甲,心裏有些憋屈。
清了清嗓子,頓了頓,又略帶不滿的說
「鄭池,我覺得沒這個必要吧?你是不是有點太小心了?」
鄭池一邊穿着護身寶甲,一邊面無表情地回答道
「我建議你也穿上,有道是,謹慎能捕千秋蟬,小心駛得萬年船!」
「可咱們……」姜昊話沒說完,就被鄭池打斷了。
「可咱們來了這麼多的人,這說明什麼?這小魚兒絕對是個很難啃硬骨頭!」鄭池依然很冷靜。
姜昊沒吱聲,鄭池的話很有道理。
但他之前質疑過鄭池,這會也沒好意思再穿護身寶甲。
姜昊心存僥倖的想,應該沒事吧?
就算被顧遠發現,也不至於一出手就下殺招,哪怕被逮到了,不也得先問問情況再說嗎?
自己這邊來了這麼多人,到時候喊上一嗓子就會有人來支援。
鄭池看了姜昊一眼,什麼都沒說,只覺得自己是熱臉貼了冷PIGU。
他把護身寶甲收起來,率先攀上牆頭。
有的人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