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夏天司馬蘭筆趣閣
夏天司馬蘭筆趣閣

夏天司馬蘭筆趣閣夏天司馬蘭

標籤: 夏天司馬蘭筆趣閣 姜凌 莫靜笙 都市
正在連載中的都市小說《夏天司馬蘭筆趣閣》,熱血十足!主人公分別是姜凌莫靜笙,由大神作者「夏天司馬蘭」精心所寫,故事精彩內容講述的是:這時。秦貴妃緊緊拉着夏天的手,生怕夏天的死而復生是幻覺。但,兒子的手越來越溫暖。她含淚而笑:「天兒,嚇死母妃了!」夏天反手緊握,掌心溫暖着母子兩人:「母親別怕,我沒那麼容易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0 11:3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其實。
天狼大帝御駕親征的目的,天狼騎兵們都很清楚。
首先,要用絕對的實力救回天狼大公主和小公主。
然後,再次馬踏荒州,雪荒州戰敗之恥。
最後,也許會對大夏發動滅國之戰。
但是,天狼大帝這一問,就讓整個戰場的氣氛詭異起來。
雖然,天狼大帝口的口吻略帶調侃。
但,說這話的人天狼大帝啊!
這片大陸上,他說一就是一,若你說二,他就會叫天狼騎兵提刀砍人的天狼大帝啊!
夏天着身邊兩個風華絕代,身姿曼妙的天狼公主,嘴角勾起一絲高深莫測「大公主小公主,你父皇要將你們都送給本王做小,你們覺得如何?」
呼延菊花俏臉一紅,嬌羞的低下頭「我沒有意見,父皇怎麼說我就怎麼做。」https:\\\\/\\\\/m.qitxt.com
「我們草原人崇拜武力,也崇拜英雄。」
「荒州王你就很好,我可以的。」
呼延菊花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思想很是單純。
夏天「」
呼延朵兒恨其不爭,伸出玉手掐了呼延菊花的細腰一把「呼延菊花,這個傢伙是我們的敵人。」
呼延菊花弱弱的分辨「大皇姐,若是與他成婚,那不就是自己人了嗎?」
呼延朵兒俏臉上滿是不可思議之色「呼延菊花,你瘋了嗎?」
「還是他給你下了什麼葯?」
呼延菊花理直氣壯的道「大皇姐,人這一輩子,就只能活一次,我們身為天狼皇室公主,這一輩子也就只能嫁一次人,只能和一個男人花前月下,同床共枕!」
「荒州王不僅長得好看,還擁有無雙智慧,對女人又溫柔,又會給心愛的人寫詩,能嫁給這樣的男人,是天下所有女人的願望,我為什麼就不可以?」
呼延朵兒真想一腳將呼延菊花從這軍寨木牆上踢下去「他脾氣好嗎?」
「他將一根那麼長的銀針插入我們體內,封住我們的筋脈,他這算對女人溫柔?」
「她的詩里,只有對我們天狼人的恨,與你這朵喇叭花何干?」
呼延菊花卻不妥協「大皇姐,但你不得不承認,聖人是千年一出啊!」
「有些人一旦錯過,可就不再了!」
「只要我們嫁給他,天狼帝國和大夏帝國聯姻,就可以消除兩國讎恨了吧!」
「到那時,他就給我們寫詩了!」
「真是好期待呢!」
呼延朵兒差點被呼延菊花氣瘋!
她這個小皇妹是不是有受虐傾向啊?
這樣的小叛徒還能要嗎?
呼延朵兒不再和呼延菊花糾纏「荒州王,本公主也未曾料到父皇會這麼說,所以,該怎麼做,你自己拿主意吧!」
「反正,只要父皇馬踏荒州,你就是一具屍體。」
「若是你想活,與我天狼帝國陣前聯姻,也是一條生路。」
「我警告你,我父皇一代無敵大帝,若他出手,定然是不勝不收兵。」
呼延朵兒的心也無端端有些亂,忍不住叮囑「你好好作答吧。」
夏天有些意外「你這是關心本王?」
「怕本王被你父皇殺了?」
呼延朵兒俏臉一紅,想到了某些奇書上,某些關於聖人的畫面,俏臉燥紅「誰關心你了?」
「只是你死了,誰幫我們姐妹解去體內銀針?」
「那我們一輩子,不就是廢人了?」
呼延菊花嘟起小嘴,眼睛瞟天,嘟噥道「自己都動了心,還說我,不講姐妹情!」
呼延朵兒「」
旁邊,荒州眾將不禁莞爾。
夏天重新將目光投向軍寨下「天狼大帝,兩位天狼公主天姿國色,本王甚是稀罕,也覺得你這提議不錯!」
「不過,本王不喜歡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逼婚。」
「不如你先退兵,我們再慢慢商談此事!」
「你看可好?」
夏天直接將球踢了回去。
天狼大帝滿臉欣賞「真是聰明啊!」
「竟然借坡下驢,順着朕的話,給朕玩拖刀計!」
妖嬈女官略有猜測「陛下,他是不是知道我們糧草供給有問題,所以想拖時間。」
「對!」
天狼大帝還是似笑非笑「還用猜嗎?」
「天下各國,今年都遭受了雪災,國內的糧食青黃不接。」
「我御駕親征,幾十萬大軍隨行,每天人吃馬嚼所消耗的糧草無數。」
「若拖的時間越久,這仗不用打,我們的大軍就自行崩潰了!」
「所以,朕決定」
天狼大帝話還未說完。
阿古雄鷹臉色鐵青的道「陛下,不可啊!」
天狼大帝好暇以整,臉色不改的問「為何不可?」
阿古雄鷹不忿的道「這荒州王殺了我天狼二十萬草原兒郎,與我天狼帝國讎深似海,若是聯姻,那荒州之仇我們還報嗎?」
「放肆!」
天狼大帝眯起虎眼,冷冷的盯着阿古雄鷹「你是在教本帝做事嗎?」
阿古雄鷹自知失言,雙膝跪地,惶恐的道「陛下,臣失言。」
「實因為臣與荒州王有殺子之仇!」
「若我們退兵,他真答應陛下娶了大公主或者小公主,那臣之仇,永生無報的希望啊!」
天狼大帝冷冷的道「大公主未封地天雕州時,這二十年來,每年都是你阿古家率人進入荒州劫掠,得到無數的糧食金銀財寶牛羊奴隸,為你阿古家成為天狼第一大家族,提供了無數資源。」
「可是,你們得到了這麼多,可曾獻給天狼朝廷一兩銀子?」
阿古雄鷹臉色一陣白一陣青一陣紅一陣紫,彷彿開了一個大染缸「陛下,荒州貧瘠,得到的資源,只堪養兵所耗。」
天狼大帝臉色露出招牌式的笑容,身體微微前傾,悄聲道「莫以為本帝不知道你們在荒州尋找一傳世寶藏,對嗎?」
阿古雄鷹額頭上冷汗直冒「陛下,我是想尋到寶藏後,就將寶藏獻給陛下。「
「我阿古家族對陛下的忠心,日月可見。」
天狼大帝不置可否「起來吧!」
「荒州之事,朕自有主意。」
「是!」
阿古雄鷹滿腔的不忿,都被嚇到冷汗中,流出了體外。
這時。
天狼大帝才眼皮一抬「大夏小王,你這是拒絕朕與大夏聯姻的提議嗎?」
夏天沉聲道「是陛下沒有誠意,把刀架在本王脖子上,這就沒有可談的!」
天狼大帝臉色一沉「好,很好!」
「這片大陸上,沒有人能拒絕本王的提議,你,也不行!」
「來人,準備發動攻擊!」
女官一愣「陛下,公主還在上面,真的要殺?」
天狼大帝認真的道「不能為我所用,他的智慧越高,越是要殺!」
「此子,必殺之!」
「救公主之事,朕自有安排!」
「嗚嗚嗚」
天狼大軍中,準備攻擊的獸角聲震天懾地。
「啾啾啾」
幾隻大雕飛上天空,開始窺探荒州軍寨和後方的防守。
其中,就有夏天放回去的大雕。
大戰,一觸即發。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