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無限之獨步天途
無限之獨步天途

無限之獨步天途星辰嘆

標籤: 無限之獨步天途 步天途 玄幻 程瀟
《無限之獨步天途》是由作者「星辰嘆」創作的火熱小說。講述了:【現代言情 甜寵 寵妻 扮豬吃虎 替嫁 豪門總裁】為了在渣男面前出口惡氣,顧溪花了兩千塊租了個『總裁男友』參加同學聚會,卻莫名其妙背上『巨額債務』隔天『男友』找上門求收留,還要和她一起努力打工償還債務,顧溪一時不忍收留了他,兩人辛辛苦苦打工還債,日子過得緊巴巴。直到有一天,別人告訴她便宜男友送的九塊...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20:4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胖男人一臉驚慌,企圖甩開他的手,結果發現對方力道大的幾乎要掰斷他的手腕「你有病啊,你抓我幹什麼?」
顧溪也突然反應過來,剛才摸她的人不是蘇謹庭,而是這個胖男人。
發現自己誤會了蘇謹庭,她臉更紅了,她衝著男人罵道「臭流氓,剛才就是你在摸我!」
「你他媽別胡說八道,我什麼時候摸你了?說話講點證據,我看你是想男人想瘋了。」
男人話音剛落,突然一個拳頭砸在他鼻樑上,男人捂着鼻子嗷嗷叫。
一群人嚇得紛紛往旁邊擠,原本擁堵不堪的車廂,硬生生擠出來一圈空隙。
「你這小夥子怎麼打人呀!」
「真是沒有王法了。」
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大爺大媽開始對蘇謹庭指指點點,那個猥瑣男也嚷嚷着要報警,蘇謹庭根本不聽他廢話,拳頭雨點般落下,他下手又重又狠,猥瑣男立刻被砸了一臉的血。
司機見狀,立即喝止道「別在車上鬧事,有什麼矛盾下車解決,該報警的報警,別影響其他乘客!」
顧溪也怕事情鬧大了,她拉住蘇謹庭的胳膊,「算了算了,別打了。」
此時,公交車停在路邊,顧溪焦急地說道「我們下車。」
蘇謹庭也覺得車上施展不開手腳,他揪住男人的衣領,往外走去。
男人被他連拖帶拽,就這麼被拖下車,公文包都落在了車上。
「你你放開我!大庭廣眾下你想幹什麼?」男人連喊帶叫,站台周圍的人也都紛紛看了過來。
蘇謹庭冷笑一聲,「幹什麼?教你做人。」
他將男人丟出去,男人撞到了身後的廣告欄上,男人痛的齜牙咧嘴,他感覺自己可能惹到了什麼不該惹的人,下意識就想跑。
蘇謹庭怎麼可能讓他跑,一腳踹到男人的膝彎,對方痛呼一聲跪倒在地,摔了個狗吃屎。
圍觀群眾站得遠遠的,紛紛拿出手機拍照,就是沒人敢上來勸架。
顧溪本來也想讓蘇謹庭教訓教訓對方,可他下手實在太重,「蘇謹庭別打了,再打會出人命的!」
她是真沒想到,蘇謹庭看起來溫文爾雅的,動起手來比穆戰池還狠,簡直就是把人往死里打。
「他該死。」蘇謹庭冷冷地掃了眼地上的男人,那人此刻鼻青臉腫,渾身是血。
猥瑣男是真的害怕了,捂着頭蹲在地上哭着求饒,儼然沒了剛才在公交車上的囂張,估計這輩子都不敢在車上偷摸女人了。
人都打成這樣了,顧溪怕一會招來警察,拉着蘇謹庭快速逃離了這個是非之地。
蘇謹庭看着兩人緊緊牽在一起的手,他發現和這個女人呆的越久,就越看不得她受委屈。
儘管他早已摸清楚了顧溪的所有背景,那晚的事是個意外,她被那個黃經理算計了,他也是被人算計。
這場相遇,就像上天冥冥之中在牽引着,讓他的情緒不自主被她所影響,這種逐漸超出自己掌控的感覺,讓一向冷靜自持的蘇謹庭隱約感到危險。
顧溪看他情緒不太好,便提議道「今天先不去找工作了,我們找個地方休息會。」
「打車,別再擠公交了。」
「好。」
顧溪在路邊攔了輛的士,同蘇謹庭坐了上去,為了隱瞞奶奶她失業的事情,肯定不能回去太早了。
所以她帶着蘇謹庭去了擎都有名的景點,閑逛了一整個下午,不過他似乎都沒什麼心思。
顧溪只好請他去吃飯,今天他又一次幫她出頭,顧溪哪能請他吃便宜的,只好咬了咬牙,帶他去了一家稍微好點的餐廳。
蘇謹庭翻看菜單,什麼也沒點,就讓服務員拿了瓶酒上來。
顧溪擔憂地看着他,「蘇謹庭,你是在擔心上午那個男人報警嗎?沒事的,到時候我可以作證,最多賠他點醫藥費。」
蘇謹庭戲謔地說「你不如賠他棺材費更簡單。」
顧溪嘴角一抽,這傢伙好狂妄,平時這樣不會挨打嗎?
她拿起桌上的酒瓶,給自己和蘇謹庭都倒了一杯,「算了,不想那些,我陪你喝酒,喝完回去睡一覺,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蘇謹庭直勾勾地看着她,「你每天都這麼樂觀嗎?」
顧溪聳了聳肩,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火辣辣的感覺划過喉嚨,她還是不喜歡這種味道。
「那不然能怎麼辦?總不能為了一點不開心的事情就去死吧?」
蘇謹庭看着對面的女人居然一口悶了滿杯的酒,若有所思地把玩着酒杯。
顧溪喝完,抬起手扇了扇火辣辣的舌頭,「你點的什麼酒啊,好辣!」
「威士忌皇家禮炮。」
「??!」
顧溪一把抓過菜單,尋找這酒的價格,當看到1129的價格,她恨不得把喝下去的酒吐出來。
「你你你……」她張着嘴,一口氣差點沒上來暈死過去,他居然還點了三瓶!!
蘇謹庭笑眯眯地說「喝完回去睡一覺,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他拿顧溪的話來堵她,顧溪欲哭無淚,她抱着酒瓶,可憐巴巴地說「咱們就喝一瓶吧,剩下的退了好不好?」
「不好。」
「你……」
顧溪氣結,但一想人家幫了她那麼多次,貴點就貴點吧!就當是感謝他了。
於是,她豁出去了,把三瓶酒全開,「那就喝,不喝完不許走!」
顧溪酒量並不好,但是這後勁來的慢,她一連喝了三杯,才感覺到腦袋暈乎乎。
蘇謹庭優雅地抿了一口,當他放下酒杯時,顧溪已經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他叫來服務員結賬,而後將她打橫抱起,出了餐廳。
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九點多,奶奶已經睡下了。
蘇謹庭將喝的神志不清的小女人放到卧室的床上,看着她緋紅的臉蛋,心中竟升起一股莫名的悸動。
顧溪渾然不覺,一雙胳膊死死勾着男人的脖子,嘴裏說著些糊塗話,「蘇謹庭……不能……不能這麼打人……打出事了我還得去局子里撈你……我沒錢了……」
聽見她口中顛三倒四的囈語,蘇謹庭心口的異樣愈發強烈,他微微側頭,薄唇貼着她柔軟的唇瓣擦過。
兩人呼吸交織在一起,蘇謹庭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
顧溪微微睜開眼睛,對上男人漆黑深邃的眼神。蘇謹庭凝視着她瀲灧的眸子,那晚的畫面再次席捲而來,他的眼中彷彿有風暴在匯聚。
他摟着她纖細的腰往懷裡一拉,兩人的唇緊緊貼在一起。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