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王爺放肆寵:通房丫頭要翻身
王爺放肆寵:通房丫頭要翻身

王爺放肆寵:通房丫頭要翻身葉珍珍齊宥

標籤: 葉珍珍 王爺放肆寵:通房丫頭要翻身 都市 齊宥
《王爺放肆寵:通房丫頭要翻身》是作者「葉珍珍齊宥」的代表作,書中內容圍繞主角葉珍珍齊宥展開,其中精彩內容是:葉珍珍成了靖王齊宥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說她出身太低,王爺早晚會膩了她。某小廝:珍珍別怕,等王爺膩了你,就把你賞給我做媳婦!某侍衛:珍珍,等王爺不要你,我想養你一輩子!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銀子,等王爺膩了她,她就自己贖身,出去買鋪子當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三年後,她的小金庫都裝滿了,齊宥似乎還沒有...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2:0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公子……杜公子!」站在一旁的小廝喊了一聲。
「勞煩你幫我雇一輛馬車,明日一早我要去京城。」杜正倫塞了一串銅錢給這個小廝,十分激動道。
在這長河書院的所有學子中,他的學問最好,這一點毋庸置疑,加之他家境貧寒只有書院的先生們可以依靠,所以先生們對他傾囊相授。
可即便先生們再厲害,和羽靈城葉家人比起來還是有差距的,葉家的書院從古至今都是公認的,全天下最厲害的書院。
葉家的那些大儒們雖然不會下場參加科考,卻會到葉家的書院教導那些學子們。
聽說,就連歷代家主都會親自去葉家的書院授課。
大康王朝沿襲了前朝的規矩,每三年一次科考,最終得了狀元、榜眼、探花的,十有**都是從葉家書院出來的學子。
其他書院的人,能成為進士已經極不容易了。
再有兩個月便是春闈了,杜正倫也不知道,自己經過葉家家主的指點後,能不能再進一步,但他會努力的!
能讓葉家家主指點自己兩個月,對於讀書人的他來說,無上榮光,這榮光甚至比成為三甲還要讓他激動。
畢竟,在杜正倫看來,自己想要名列三甲,實在太難太難了。
反而是葉家家主的教導、指點,對他來說格外有意義。
自己就算沒有正式拜在人家門下,那也不一樣了。
興奮不已的杜正倫,回去之後便開始收拾行裝,收來收去才有些頹然的發現,自己根本沒什麼可收拾的。
反而是李雲姝讓人塞給他的那個大包袱里,不僅放了好幾身嶄新的袍子,還有其他一些東西,比如文房四寶和茶杯等物,自己帶着這個大包袱去便夠了。
杜正倫看着包袱里的東西,神色有些複雜。
他最好的同窗好友李雲鶴離開了大康王朝,卻沒有忘記他這個至交好友,還讓家裡人關照他。
而那位叫李雲姝的姑娘,當真不像宮裡的宮女,和偶爾來長河書院外頭探望兄弟的世家貴女們比起來,一點兒也不遜色,不僅長得好看,氣質也十分高雅。
當然了,李雲姝是國師的弟子,本來也不能把她當作宮女。
李雲鶴沒有離開大康王朝之前,時常在他面前提起李雲姝這個妹妹,說他家妹妹品貌皆佳,學問很好,還會醫術,能救死扶傷。
杜正倫聽得多了,自然也記在了心裏。
之前,李雲姝多次派人送銀子過來,杜正倫都沒接。
一來,他雖然出身貧寒,卻有文人的傲骨,不是自己的東西,他無法接受。
二來,他一個大男人怎麼能要姑娘家的銀子呢?
可這個包袱里的東西,他真的拒絕不了。
「多謝李姑娘?」杜正倫突然站起身朝着京城的方向作揖。
如果李雲姝看到了,肯定會笑他是個獃子。
就在杜正倫胡思亂想時,李雲姝乘坐的馬車已經快到達京城了。
長河書院離京城並不遠,不過坐馬車也要一個多時辰。
加之李雲姝在路上又用了午膳,耽擱了一段時間,等她到潛龍府邸時,已經快到用晚膳的時辰了。
齊安是一定會來陪葉明沁用晚膳的,這點毋庸置疑,
只要沒有特殊的情況,他每日都來的。
李雲姝今日不打算回宮了,她也沒去打擾自家師父和皇上用膳,直接去自己住的院子,讓人去膳房隨意提了些菜回來。
從前她還小的時候,一直跟隨自家師父住在青玉堂。
現在那青玉堂已經是師父和皇上住的地方了,她也是大姑娘了,當然不能再賴着自家師父。
所以,李雲姝每次來這邊都住在梅香閣里,這次也不例外。
就算她一年到頭最多只來這兒住幾回,可院子里伺候的丫鬟婆子們卻依舊不敢怠慢,把院子收拾的整整齊齊。
李雲姝要用晚膳,立即有人去膳房提來了。
「姑娘,膳房今日做了許多好吃的,尤其是這道醬香烏魚,是姑娘最愛吃的,您快來嘗嘗!」小丫鬟將食盒放到了桌子上後,連忙笑着說道。
李雲姝不缺銀子,在宮裡這幾年,除了給人治病以外,她沒有其他特別的愛好,如果非要找一個,那就是——吃!
宮裡給宮女太監們的飯菜雖然不錯,可等他們吃上的時候,十有**都冷了。
再好吃的飯菜,冷了也讓人難以下咽。
李雲姝不缺銀子,又有葉明沁那個做國師的師父,宮裡上上下下都對她很客氣,她時常讓身邊的小宮女送銀子去膳房那邊點菜,幾乎每天都能吃到自己想吃的東西。
至於在這潛龍府邸?
她是師父的弟子,也相當於半個主子了,她每次過來,這邊的那些大廚們都會做她喜歡吃的飯菜給她。
李雲姝二話沒說就開始動筷子了,等吃飽喝足,外頭天已經快黑了。
「姑娘,你要去清玉堂見國師嗎?」站在一旁的小宮女柔聲問道。
「不去了,皇上在那邊,咱們還是別去打擾了。」李雲姝搖了搖頭「明日一早吧,明日一早咱們再去給師父請安。」
只要齊安在,李雲姝都會避開。
倒不是怕別人誤會什麼,亦或者傳出什麼風言風語。
她只是不想去打擾師父和皇上的二人世界吧。
青玉堂里,葉明沁已經知道李雲姝來了,只是想着天色不早了,她便沒有讓李雲姝過來。
沐浴後的葉明沁,穿了一身櫻粉色的睡裙。
這樣的顏色穿在許多人身上,都會有些俗氣。
可葉明沁穿什麼都仙氣十足,美的讓人離不開眼睛。
齊安原本正在看書,見葉明沁進來,眼神便落到了她身上,再也離不開眼睛了。
伺候的奴才們知道二位主子的習慣,根本沒有進來伺候,這寢殿里只有他們二人。
「明沁,你真香!」齊安快步上前將葉明沁一把摟到了懷裡,笑着說道。
「你這狗鼻子也太靈了,我只用了普通的胰子,你還聞得到香味!」葉明沁說著自己抬起手臂聞了聞,根本沒味道。
「一股特殊的香味。」齊安把頭埋到了她脖頸間,笑道。
葉明沁只覺得一股淡淡的溫熱氣息襲來,酥酥麻麻的。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