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天命成凰
天命成凰

天命成凰雲姒霍臨燁

標籤: 雲姒 天命成凰 都市 霍臨燁
都市小說《天命成凰》,是小編非常喜歡的一篇都市,代表人物分別是霍臨燁雲姒,作者「雲姒霍臨燁」精心編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無廣告版簡介:「不想被休,就把你的血抽給她!」雲姒堂堂首富之女,為尋真愛,隱瞞身份穿下嫁楚王。王爺厭惡,下人欺凌,小妾陷害。穿越第一天,就被便宜夫君拉去給他的側妃獻血續命?想要我的血是吧?我先放干你!痴女翻身,囂張霸道,拳打白蓮,腳踢人渣!冷王普信:「女人,你成功的引起本王注意!本王願意再娶你一次。」雲姒拍了拍桌...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2 15:0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書房之中——
霍慎之找雲姒,也不多說別的,只給訂了幾個條件。
不搬出府,與男子避嫌等等,諸如此類,都是對雲姒自身有好處的。
雲姒一一看下去,沒有不同意的,只拿了筆墨,添了墨「這些我都答應,但是我也有一條,唯有一條。」
霍慎之頷首,示意她說。
「你不能碰我。」雲姒提着筆,等着他點頭。
霍慎之的目光,深沉又隱晦的落在雲姒身上。
她漂亮的很。
進了書房,嬌滴滴的嫌書房熱,便把斗篷給脫了。
回了王府,許是知道安全了,她的衣服穿的並不臃腫。
包裹着她飽滿的身子,以及顯露起伏的小腹。
每一處,都漂亮的不可方物,顯露着嬌貴。
他在外也聽人議論。
雲姒從前也沒有這般的漂亮。
她跟着霍臨燁,一路割血回到京城,說是鄉村野女,是有人信的。
可見,今日他所能見到的雲姒,出自當初自己的精心養護了。
雲姒抬眸看着他,聲如繞指柔「九爺可答應?」
霍慎之自是看了一眼她的腰身。
這個樣子,他也不好碰她,便點了頭。
雲姒垂眸之際,掩住了眼底的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才添了條件,外面就響起嘈雜的叫喊。
攝政王府東正院,跟雲姒的內院,嚴如鐵壁,沒有允許,一般人是很難進的。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段一急匆匆進來稟告「出事了!」
雲姒到的時候,段凌宵已經被人從井裏面拉上來了。
渾身濕透不說,腦袋上還碰了一頭的血。
陸鶴一邊給她做按壓急救,一邊罵罵咧咧「好好地為什麼要跳井啊!」
王叔對人命很是關心「是啊,也不知怎麼這樣想不開!」
陸鶴「這井水沒法喝了!」
話音才落,雲姒就看見渾身濕透了的段凌宵,嘔出了一口水。
「醒了。」雲姒擁着披風走上前「段凌宵,你好好的為何跳井?」
段凌宵睜開眼。
還沒有說話,一個婢僕跪到了霍慎之跟前「九爺,我家大小姐看不見,是被人推下去的。奴婢端着果盤過來,就看見一個奴僕打扮的人,推大小姐下水。奴婢叫喊了一聲,那人就走了,連頭都沒有回!」
軍師面色冷凝「不知是何人要害大小姐,居然在攝政王府都敢動手!九爺,這件事情如何辦?」
雲姒挑眉,轉頭朝着霍慎之看去。
他面色淡然,揣測不到任何情緒。
就在眾人緊繃之時。
在地上躺着的段凌宵,被人攙扶着起來,漸漸回了神,睜大空洞的雙眼,慌張的伸手到處去摸「這是哪裡,我怎麼什麼也看不見,你們是誰!」
雲姒目光一凝,這是……
「把你們大小姐送回房。」
說罷,雲姒示意的看向了陸鶴。
陸鶴提來了醫藥箱,師徒兩人,一起跟着過去。
軍師回頭看。
,如遇到內容亂碼錯字順序亂,請退出閱讀模式或暢讀模式即可正常。
九爺自始至終,如同局外人,靜靜的看着這一切。
「九爺……」軍師面色凝固,痛心疾首道「不知是什麼歹人,居然敢在攝政王府幹出這樣的事情。萬幸的是,大小姐還活着,只是不知,會有什麼傷出現。若是段氏那些元老們知曉了,定然會異動。請容在下,去查查。」
霍慎之語調尋常「你段氏的大小姐的如此貴重,守在她身邊的人,並不中用。段一,去把本王的人調集過來,守着這個院子,在安排人近身伺候,表本王誠意。」
順理成章的嚴密監控了。
軍師深吸一口氣,緩緩一笑。
這樣心機城府的人,有一便能做出二,睿智無比,做什麼不會成。
真是可惜了之前大小姐那樣魯莽,不然,現在早就進門了!
屋中,雲姒指揮着陸鶴給段凌宵做完了檢查。
一旁段氏的大夫才問「六小姐,老夫的診斷,是我家大小姐傷到了頭部,造成了失憶。且不知,六小姐的結果如何?」
雲姒看着滿臉單純懵懂的段凌宵,好半天之後,才嘆息了一聲「凌霄命苦啊,傷到了腦子,成了這種樣子。」
「嗚嗚嗚,娘親!是誰把你害成這樣的!你這樣,讓我跟哥哥怎麼辦啊!」慕宵跑過來,就跪在段凌宵身邊,拉着她衣擺哭。
段凌宵下意識的往後縮,很是害怕的四處摸索「什麼娘親?是在叫我嗎?我……我竟然有孩子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軍師走進來,看着這種畫面,急忙走上前,安撫「大小姐,你傷到了頭,很多事情不記得了。沒關係,九爺會照顧你的。他會納你做側妃,讓你好好在王府居住。」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雲姒往後退了退,挑眉看着段凌宵。
如果是假的,段凌宵不得就坡下驢,點頭同意了么。
誰知,段凌宵驚恐的搖頭拒絕「做側妃?那不就是妾嗎?妾本賤藉,妾通買賣。我雖然忘記了事情,可是怎麼能隨便嫁人呢,還是做個妾,那更不可以。」
看着段凌宵忽然激動了起來,雲姒他們趕緊出去。
「她失憶了,還是全然失憶,怎麼還知道妾本賤藉?」陸鶴一臉的不解。
雲姒扶額「人家是失憶,不是傻了。」
「師父,你的意思是,那個女人,當真是失憶了?會不會裝的,之前裝瞎,現在裝失憶?」陸鶴對段凌宵,是滿臉的不信任。
「雖然剛才檢查過段凌宵的情況了,可是現在,我連我自己的醫術都懷疑了,一定是我檢查錯了!」
陸鶴可是最在意自己醫術的。
雲姒看了他一眼。
這傢伙,有些對段凌宵的仇恨在身上的。
兩人說著便走遠了。
絲毫沒有意識到,不遠處的那雙眼睛。
「肯定是雲姒派人把我娘親推到井裡,才變成這樣的。這個惡毒的東西,我一定要給娘親出氣!」
只是慕宵進不去雲姒的內院,只能住在外院,也只能在外院行走……
她憤恨的開始想着辦法,轉頭,就去問段氏的大夫,要了葯!
雲姒回去之後,就吩咐「今天段凌宵墜井的事情,實在是蹊蹺。未免再出什麼風波,南絳搬進內院來,隨我同住。陸鶴跟白澤……男女有別,依舊在外院。」
坐下之後,雲姒看着飯菜,尋了一圈,才道「白澤呢?」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