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特工學生
特工學生

特工學生王大忽悠

標籤: 張元 林月 特工學生 都市
張元林月是《特工學生》中的主要人物,在這個故事中「王大忽悠」充分發揮想像,將每一個人物描繪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創意,以下是內容概括: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04:0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吧唧吧唧吧唧……
大舅媽吃得可認真了。
小肚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凸了起來。
粟寶擔心的問道「大舅媽肚子不會撐破嗎?」
她伸手摸了摸,然後突然又摸了摸旁邊的小哥蘇何問。
「大舅媽涼了!」粟寶咦了一聲「上次還是冰冰的呢!」
小五在樓上探出個腦袋驚呼「涼涼!」
眾人嘴角一抽。
蘇何問趕緊抬手摸了摸「不對,明明還是冰的。」
蘇何聞悶不吭聲的插了一句「溫的。」
眾人「……」
所以到底是涼的冰的還是溫的?
「老八,你吃完飯再幫小姚檢查一下。」蘇老夫人道。
這麼好的飯袋子……不是,這麼聽話的飯袋子,咳……
這麼乖巧聽話的「兒媳婦」,最好不要出事。
蘇意深點頭,「好。」
他這個『大嫂』……上次檢查的時候真的驚到他了。
沒有心跳,沒有溫度。
體征真的就是一具屍體,除了血液還在緩緩流動,簡直不可思議。
要是貿然帶回醫院去檢查,真的會嚇死一群老專家。
吃飯後。
大家圍在姚欞月的房間門口,蘇何問探頭眼巴巴的看着。
蘇意深推過來一個儀器,粟寶說道「小舅舅,我來幫你!」
蘇意深看着她笑意深深「好,粟寶是小舅舅的好幫手!」
這台是國內最先進的監測檢查儀器,對一般人來說操作比較複雜,對蘇意深來說並不是事兒。
但這個儀器需要將探頭分別貼在心口、胸口這些地方,並且不能隔着衣物。
要是一般的病人,蘇意深不會忌諱太多,但眼前這個很有可能真是他未來的大嫂。
自然是能避嫌就避嫌。
至於大舅舅……大舅舅暫且不提。
(不值一提沐歸凡暫且不提的大舅哥,你好啊。)
所以第一次檢查的時候,粟寶就成了他小幫手。
蘇意深原以為她不會的,還打電話叫了一個女同事過來,結果粟寶一陣操作猛如虎,數據屏上竟真的顯示出了數據。
後來女同事過來後,還誇粟寶放得很標準。
「準備好了嗎?」隔着一層帘子,蘇意深問道。
粟寶噼里啪啦一頓貼「好啦!小cass~」
蘇意深被她逗得忍不住笑,一邊操作儀器,一邊詢問「誰教你的?」
粟寶「涵涵姐姐呀!」
蘇意深「哦?她還教了你什麼?」
粟寶想了想「還教了我白拿呢!」
蘇意深愣了一下「白拿什麼?……」
粟寶說道「香蕉呀!」
蘇意深嘴角一抽「那個念ba
a
a……」
粟寶「還有還有,滾你媽的!」
蘇意深皺眉,怎麼還教罵人?
可別讓老太太聽到了……否則涵涵屁股絕對開花。
蘇意深壓低聲音道「粟寶,罵人是不文明的,不可以學!」
粟寶愣住「涵涵姐姐說不是罵人的,是祖母、也就是奶奶的意思!」
蘇意深「……那個念g
a
dmothe

來人啊,把涵涵這個學渣拉出去槍斃五分鐘!
這時候監視屏幕上緩緩的跳躍起數據。
姚欞月的心臟依舊沒有跳動,血液卻詭異的在運行。
匪夷所思!
「體溫15度……」
天方夜譚!
小說都不敢這麼寫。
外邊,隔着門,蘇何問急問道「小叔,這是什麼意思?」
蘇意深沉默片刻,說道「這說明你媽媽是一具溫暖的屍體……」
蘇何問「……」
溫暖的屍體。
粟寶只覺得這個形容好貼切。
「體溫也是15,那為什麼上次是冰冰的,這次卻是涼涼的呢?」粟寶疑惑問道。
蘇意深道「因為天冷了,感知錯覺罷了。」
「手凍的人摸15度感覺是溫暖的,手熱的人摸15度覺得是冷的,大概是這個意思。」
粟寶恍悟。
所以小哥才會說大舅媽的手是冰的,而大哥哥說大舅媽的手是溫的。
「大哥哥手涼!」粟寶煞有介事的點頭下結論,手裡還拿了一個本子,學着蘇意深的樣子勾勾畫畫。
蘇意深勾唇「對。」
他勾了勾她鼻子,眼底都是笑意「粟寶醫生,收儀器了哦。」
粟寶哎的應了一下,然後爬上床,幫大舅媽把儀器拔了下來,順勢把她衣服拉下來。
小臉嚴肅,一本正經,專業得不行。
「起來吧大舅媽!」粟寶拍拍姚欞月的手背。
姚欞月如詐屍一般,嗖一聲坐直。
蘇意深正好看到,只覺得眼皮一跳。
呵……呵,他這個大嫂真·與眾不同啊……
「怎麼樣?」蘇一塵看了姚欞月一眼,問道。
蘇意深搖頭「還是跟上次差不多,沒有太大的改變。」
「沒有心跳,沒有呼吸……但血液能運行,雖然體重比上次增長了,但血液流動的速度反而更慢了。」
蘇老夫人一愣,奇怪道「為什麼會這樣?是不是吃肉太多了,高血脂。」
眾人一時無言,姚欞月這種樣子……還能高血脂么?
等眾人都離開後,一直沒說話的季常才說道「血液流速變慢是因為離開了陰脈。」
「她早就死了,是陰脈養着她的屍體,讓她的屍體不腐不化,看着還像活着的樣子。」
「而她的靈魂還被拘在**中,所以才會造成現在這樣的局面。」
季常嘆氣「這就是活死人。」
他看着冊子沉默,在屬於粟寶的那一頁,終於出現了新的提示。
只有兩個字抉擇。
關於粟寶的天書,斷斷續續共出現了幾次提示
磨難、復生、心魔、善惡、抉擇。
「姚欞月一個本該死的人,如今卻以違背地府規則的形式存在人間,粟寶,你覺得要讓她繼續留着,還是要滅了她?」
粟寶瞬間呆住了,「為什麼要滅了大舅媽……」
季常盯着她的眼睛,暗示道「規則如此,她不可能留下。」
在他們救出姚欞月的時候他就知道了,幸福美滿的團圓在一起,註定不是他們想要就能得到的結局!
粟寶抿唇,小手忽然攥緊,反問道「這個地府規則是誰定的?一點道理都沒有!」
季常咳了一聲「是閻王啊……」
粟寶眼睛一瞪,小臉上都是唾棄「這個昏君!」
季常一噎「……」
寶,這可不興罵呀!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