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歷史›唐時明月宋時關
唐時明月宋時關

唐時明月宋時關江左辰

標籤: 歷史 唐時明月宋時關 白素素 蘇宸
完整版歷史小說《唐時明月宋時關》,甜寵愛情非常打動人心,主人公分別是蘇宸白素素,是網絡作者「江左辰」精心力創的。文章精彩內容為:唐時明月照心寂,北宋雄關鐵衣寒!南唐風月,詩詞歌賦,有蘇宸的才華橫溢。北宋邊關,金戈鐵馬,有蘇宸的揮斥方遒。這是五代末北宋初,一個風雲際會、列國崢嶸的時代。且看蘇宸如何在唐宋變革時期,走出自己的精彩人生!...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16:0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蘇宸讓人先把趙廚子、春香等人單獨叫出來,詢問一下,走個過程,旁敲側推廖廚子平時的喜好、性格、優缺點,對這個人有更多的了解。
然後,再讓李教頭帶人把廖廚子單獨喊出來,放在一個沒有窗戶的小黑屋內。
蘇宸和彭箐箐坐在椅子上,桌案前放着兩站油燈,頗有點審訊室的氣氛,在這單獨審問他。
廖廚子有些緊張地看着二人,疑惑道「真不是我乾的,你們怎麼就不相信呢?」
蘇宸面無表情,冷冷道「不是你幹得?可是七個人中,五個人都寫的是你乾的!」
廖廚子聞言,臉色大變,猛地搖頭,辯解道「不可能,他們這是血口噴人,栽贓嫁禍給我。」
「嫁禍給你?不見得吧?」蘇宸微微一笑,顯得有些胸有成竹。
廖廚子眸子轉動,看向蘇宸道「這不是嫁禍是什麼?小底本本分分在白家做事,現在家主出事了,他們串通起來,為了自己不擔責任,就嫁禍給我了,這不公平,我不是投毒者,知府大小姐,您可要為小底做主啊!」
彭箐箐聽到這,也沒了什麼主意,讓她動武可以,動腦子的話,簡直一團漿糊了。
「你老實交待就行了。」彭箐箐在進屋前,就聽蘇宸分析,猜測此人便是投毒者,雖然她對蘇宸有這樣兒那樣兒的小意見,但是在許多事上,立場還是一致的!
「小底真的無從交待,不是我幹得!」廖廚子還在那裝無辜。
蘇宸目光盯着廖廚子,鄭重其事道「我們已經派人從你住處房間內,搜出了毒藥瓶子,裏面放着鶴頂紅,你就是用着鶴頂紅,毒害了白家主,他如今中毒嚴重,已經不是中風癥狀了,隨時就要一命嗚呼,你就是害人兇手!」
廖廚子搖頭道「鶴頂紅?不是我,絕不是我的!」
蘇宸一口咬定「從你房間搜出來鶴頂紅的毒,白家主恰好中毒,那一定也是鶴頂紅的毒了,廖關,你好狠的心啊,你這是用它毒死家主!他若一死,你就要償命!」
廖廚子矢口否認「不是鶴頂紅,絕非是我的毒!」
蘇宸怒喝道「那你投的是什麼毒?」
「是烏頭鹼……」廖廚子剛說到一半,就停住了,捂住自己的嘴,臉色發白。
蘇宸嘴角溢出一絲笑容道「對,就是烏頭鹼,還夾雜了一點夾竹桃,混合在一起,是也不是?雖然藥粉並不致命,卻能使得白家主中毒,誘發中風癥狀,口眼歪斜,不能言語,半身不遂,這就是你乾的好事!」
廖廚子還想否認,但是彭箐箐一拍桌子,怒斥一聲「廖關,好大的膽子,你謀害白家之主,吃裡扒外,犯了謀害罪!」
廖關臉色如紙白,害怕着搖頭「不是這樣……」
這時候,房門被打開,白素素、鄭管事、李教頭都進來了。
白素素目光寒冷盯着廖關,說道「毒藥是丁家人給你的嗎?你串通了丁家?謀害主人,白家有權按家法處置,剩下半條命,再送去知府報官!」
廖關立即跪地磕頭道「大小姐,我沒有私通丁家,是、是……」
說到一半,廖廚子欲言又止。
白素素冷聲問道「是誰給你的藥物?如實說出來,或許能夠免你家法刑罰,否則,下場難料!」
廖關被白大小姐的氣勢一壓,身子微顫,咬牙道「是白二爺!」
「我二叔?」白素素神色凝重,帶着幾分冷意,果然跟蘇宸推測的差不多。
「是白二爺讓我這樣做的,威逼利誘,小底不敢不敢做啊?他親口說這葯不傷人性命,只是暫時讓家主口不能言,卧床不起,這樣白二爺他就能奪取家主之位,事成之後,許諾給我一千兩銀子,還會提拔為外院管事。」
白素素聽完之後,已經能夠推通前因後果了,沉吟片刻,說道「還有剩下的毒藥被你藏匿在何處?」
廖廚子惶恐道「被我藏在假山後的一道石頭縫裡。」
白素素當下吩咐道「李教頭,帶他下去吧,找到毒藥拿回來,然後把他關入一間柴房,嚴加看管!」
「是,大小姐!」李教頭拱手,領着家丁上前,把廖廚子給帶去找藏匿的剩餘毒藥了。
彭箐箐拍了拍蘇宸肩頭,驚喜道「行啊,蘇宸,想不到你真會審案子,把他給審出罪來。」
蘇宸感覺到這次箐箐沒有用力拍,謙虛道「只是運氣好罷了!!」
彭箐箐露出笑容道「不用謙虛了,似乎比知府衙門的那些人審案子都要厲害了,法子也奇特。」
「蘇宸,謝謝你了。」白素素對着蘇宸溫柔說道。
蘇宸看向白素素,關心問道「素素,你打算如何處置他,要不要跟你二叔攤牌?」
白素素猶豫一下,說道「二叔志大才疏,攤牌與否,對我掌控白府,構不成太大威脅。如果鬧僵,反而使得白府不寧,人心惶惶,也讓外面的人增加笑柄罷了。反正二叔如今被看守起來,翻不起大浪花,反倒是丁家值得懷疑,肯定是他們勾結了二叔,給他出謀劃策,提供了毒藥。這種烏頭鹼在軍中管控都十分嚴格,潤州城外的地方團練軍和江陰軍,都是由殷刺史管轄,讓人取出一點烏頭鹼之毒,便再容易不過了。」
蘇宸輕嘆道「的確如此,丁家並不可怕,丁家背後有殷刺史這個靠山,白家想要徹底扳倒丁家,可就難了。」
白素素搖頭道「不求扳倒,能夠自保就行,自唐末黃巢起義後,五代更迭,只有百年的世家,卻無百年的朝代,許多小朝廷只存活二三十年而已,只要白家不徹底倒了,要熬走一個刺史還是容易的。」
蘇宸聞言之後,看了白素素一眼,覺得她說的還挺有道理。
五代十國的混戰局面,立國二三十年就亡國的太多了,甚至只存活了十年之內的小朝廷也有。各地鄉紳大族只要保護住自己,不在亂世中被抄家滅族,那麼就能不斷延續下去,傳承百年,彷彿魏晉隋唐時期那些門閥世家一般。
只不過,他們這些商賈家族在朝政上的影響力有限,也沒有受到讀書人尊敬,身份上跟以前尊貴顯赫的門閥勢力,還沒得比。
「走吧,內鬼姦細查到了,我們去看看劉師弟為白家主清毒如何了?」蘇宸提議道。
白素素點頭,轉身往外走的時候,忽然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你總稱呼家主,有些外道了。」
「……」蘇宸神色一怔,心想我不喊家主,難道還跟你一起叫爺爺啊?非親非故的,才不讓那個摳門老爺子佔便宜呢。
手機版閱讀網址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