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收租從十套車庫開始
收租從十套車庫開始

收租從十套車庫開始振筆疾書

標籤: 葉薇 收租從十套車庫開始 靈異 龍小斌
小說《收租從十套車庫開始》是作者「振筆疾書」的精選作品之一,劇情圍繞主人公龍小斌葉薇的經歷展開,完結內容主要講述的是:他們不僅不感謝,還以為你佔了便宜,處處針對你,我早就看不過去了!」林渲染抿抿唇,沒吭聲。秦喻看出她心裏難受,一把將她抱住,「想哭就哭出來吧。」林渲染在懷裡呆了小片刻,低頭蹭掉眼裡的濕意,笑了起來,「今天是好日子,我想去遊樂場慶祝。」半個小時後...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4 05: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好。」沈亦崢連猶豫都沒有,立刻坐了過來。
還坐在了林渲染的旁邊。
林渲染「……」
她以前怎麼不知道沈亦崢這麼不要臉?
林渲染原本和悅悅坐在一起,沈亦崢一來,唐文明立刻顯得孤單。
外人看來,他們三個是明明白白的一家人,唐文明則是外人。
唐文明被沈亦崢這從來沒有過的神經操作給狠噎了一下,眼底意味更深起來。
「吃。」他沒說什麼,只揚揚筷子道。
一頓飯,氣氛古怪。
除了悅悅,剩下的三人各懷心思。
唐文明原本有很多話想對林渲染說,沈亦崢一來,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整個桌上,只有碗筷碰撞的聲音。
吃完飯,沈亦崢主動抱起悅悅,「來,爸爸帶你回家。」
他有意強調「爸爸」二字。
「嗯。」悅悅配合地摟緊他的脖子,不忘朝唐文明搖手,「唐叔叔再見。」
「悅悅再見。」唐文明無奈地搖搖頭。
沈亦崢這麼賴皮的模樣,他也是第一次見。
沈亦崢連道別都沒有,抱着悅悅就走。
「有時間再約。」林渲染開口,眼裡染了歉意。
「沒事。」唐文明笑笑,國風臉上一派柔和。
「麻麻,快點。」
不遠處,悅悅叫道。
林渲染也擔心跟女兒走散,不得不擺擺手,去追他們。
唐文明眯着眼在原地站了許久,正欲離開。
手機突然一響。
他拿出手機看過去,看到信息顯示他剛剛買單的錢全都退了回來。
「這是怎麼回事?」唐文明找到服務員,問道。
服務員自然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打電話去上司那邊問了一番。
好一會兒才道「是這樣的,我們老闆說,這頓飯他請。」
「你們老闆?誰?」唐文明一愣。
服務員搖搖頭,「以前是個姓趙的,不過就在剛剛店面已經轉讓了。既然他能免費請您吃飯,您該認識才對。」
「剛剛轉讓?」
聽到這四個字,唐文明唇角揚起一抹無奈的笑來。
這人,他的確認識。
沈亦崢這一招……該怎麼形容?
為了不讓他和林渲染扯上關係,花幾千萬買下一家飯店達到退他款的目的?
瘋了吧,他!
林渲染追上沈亦崢和悅悅,二人已停在了她的車前。
「我來抱悅悅吧。」她走過去,對沈亦崢道,手也跟着伸了過去。
沈亦崢卻彷彿沒有看到面前小女人伸出來的手,只用下巴在悅悅的小腦袋上壓壓,「你開車。」
林渲染「……」
男人不肯把悅悅還給她,外頭風大,林渲染也不想讓悅悅吹風。
最後只能啟動解鎖開關。
沈亦崢自己拉開車門,抱着悅悅上了車。
林渲染立在外頭,無聲看着沈亦崢。
他先把悅悅放在安全座椅上,長指拉過安全帶,仔仔細細給悅悅繫上。
系完後,又順手拉過身側的安全帶給自己繫上。
完成這一切,便和悅悅一樣,把兩手壓在膝蓋上,乖寶寶似的坐得端端正正。
「沈總,您日理萬機的,應該很忙吧。」林渲染不得不拉開車門,提醒他。
沈亦崢眉目淡淡地看向悅悅,「再忙,也不耽誤把女兒先送回家。」
悅悅為了表現出自己的中立,極力縮着小腦袋,聽到沈亦崢這話,還是忍不住勾勾小腦袋,嗯嗯兩聲。
沈亦崢表現得單純只是想和女兒在一起,林渲染也沒有旁的話好說,只能上車。
默默啟動車子。
滑冰場離家不算遠,二十多分鐘後,車子駛入小區。
這次,沈亦崢沒有亦步亦趨,只站在小區門口默送二人離開。
林渲染和悅悅離開後,許飛揚打了電話過來。
「沈總,你要的那家店已經買下,唐少的錢也已經退回到他卡里。」
「嗯。」沈亦崢淡淡應一聲。
這事兒是在下樓時他發信息讓許飛揚做的。
許飛揚這速度,果然不讓人失望。
「沈總。」許飛揚知道這時候該掛斷電話,卻還是忍不住開口,「您是想用這種方式阻止唐少和林小姐來往嗎?」
「我是在告訴他,我的女人無論在哪裡吃飯,都輪不到他買單!」
許飛揚咂砸咂舌。
還以為沈亦崢不會回答,甚至還會罵自己一頓,更有可能會因為他問這麼無聊的問題扣他獎金。
結果,他答了?
還是這麼牛逼到壕無人性的回答?
沈總,您牛!
——
晚間,林渲染穿着一身淺綠長裙從酒吧里走出來。
她剛剛跟酒吧老闆見過面。
酒吧老闆是個很有文化氣息的中年女人,也是酒吧行業的翹楚。
林渲染想請她做一些關於酒吧行業的商業分析。
兩人聊了兩個多小時。
如果不是考慮到家裡有孩子,林渲染不會這麼快出來。
走到門口時,剛好外頭迎面走進來幾個人。
林渲染拉了一把包包肩帶,讓開一些。
「喲,這不是林大小姐嗎?來酒吧坐台了?」一個刺耳的男音傳過來,緊跟着,那一行人停下。
林渲染不由得巡聲看過去。
看到好幾張熟悉面孔。
這些個人都是經常跟沈亦崢玩兒的,可以算做發小。
說話的,是左手邊的匡磊。
他穿着慣常的花襯衣,不可一世,看林渲染時眼睛撇起,嘴角一歪滿是嫌惡與嘲諷。
匡磊一直厭惡自己,哪怕韓依瀾死了,仍不改初衷。
自己也正好不喜歡他。
林渲染不僅不生氣,反而掩唇噗嗤一聲笑出來,「我一直以為牙尖嘴利這個詞是用來形容女人的,現在看來,用在匡少身上一點都不違和。」
「你!」
匡磊不過因為韓依瀾的死心裏不爽,想埋汰林渲染幾句解氣,沒想到反被她羞辱,頓時氣得臉紅脖子粗。
林渲染微微笑着,繼續道,「匡少這是親見看到我坐台還是掌握了證據?要都沒有,便只能是匡少本人做慣了坐台女孩的金主,才會以為所有女孩都喜歡坐台。」
以前不跟他計較,多少看在沈亦崢的面子上。
他沒完沒了,自以為是,覺得全天下的人都得慣着他。
她只好讓他看清楚真相了。
「林渲染,別以為我不知道,依瀾的死根本不是意外,是你設計害死的她,我現在就給依瀾報仇!」匡磊一肚子火氣無處可發,只能藉著韓依瀾的死生事。
說著就朝林渲染掄起拳頭。
林渲染才不會怕他,看他掄過拳頭來,也做好了應戰的準備。
「匡磊!」
匡磊的拳頭還沒落下,就被人截住。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