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神醫嫡女
神醫嫡女

神醫嫡女楊十六

標籤: 鳳羽珩 玄幻 王樹根 神醫嫡女
以玄幻為敘事背景的小說《神醫嫡女》是很多網友在關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楊十六」大大創作,王樹根鳳羽珩兩位主人公之間的故事讓人看後流連忘返,梗概:紅什麼的,日子過得倒是也很愜意。晉王雷厲風行,三天後,瀾京的流言果然沒有了,慕溶很佩服他的手段,便託人打聽了下晉王是怎麼辦到的。尹侍衛對打探消息很在行,很快就回來了。原來晉王下令將凡是傳播流言的百姓都抓了,還打了幾十板子,關了幾天,這樣以來,明面上果然是沒有人敢說什麼了。可是這麼做,就像是飲鴆止渴,...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6 21:0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近日來,瀾京的的天氣越發寒冷,慕溶也不大愛出門,沒事的時候就窩在屋子裡,練練字,要麼和如畫她們學學女紅什麼的,日子過得倒是也很愜意。晉王雷厲風行,三天後,瀾京的流言果然沒有了,慕溶很佩服他的手段,便託人打聽了下晉王是怎麼辦到的。尹侍衛對打探消息很在行,很快就回來了。原來晉王下令將凡是傳播流言的百姓都抓了,還打了幾十板子,關了幾天,這樣以來,明面上果然是沒有人敢說什麼了。可是這麼做,就像是飲鴆止渴,…
近日來,瀾京的的天氣越發寒冷,慕溶也不大愛出門,沒事的時候就窩在屋子裡,練練字,要麼和如畫她們學學女紅什麼的,日子過得倒是也很愜意。
晉王雷厲風行,三天後,瀾京的流言果然沒有了,慕溶很佩服他的手段,便託人打聽了下晉王是怎麼辦到的。
尹侍衛對打探消息很在行,很快就回來了。
原來晉王下令將凡是傳播流言的百姓都抓了,還打了幾十板子,關了幾天,這樣以來,明面上果然是沒有人敢說什麼了。
可是這麼做,就像是飲鴆止渴,晉王制止了流言,卻失去了民心。
慕溶想到了當初蕭墨的時候,那時候流言也是滿天飛,說蕭墨發瘋會亂殺人,當初謠言都成了那個樣子,皇后那麼護短的人,都沒有做什麼,可以說蕭墨的名聲能回來全靠他自己,一個皇子,放下顏面,親自去侯府道歉,放在大周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果然啊,慕溶看着外面呼嘯的北風,或許真到了天下統一的了,南越在各方面都做的很好。
如畫見她發獃不由笑道「公主是在想什麼?」
慕溶道「在想南越,也不知道四哥回去了沒有。」
如畫算了算日子,道「應該回去了。」
被慕溶念叨的蕭沂是回去了,就在慕溶去長公主府赴宴的前一天回去的,他這一生出過無數次遠門,可是這一次回來卻發現,他的母后居然出來接他了。
蕭沂莫名心生感動「母后!」
武皇后見是他,不由問道「回來了,累不累?」
蕭沂感動的眼淚都要出來了「母后,兒臣不累。」
武皇后往他身後看了看「珠珠呢?」
沉浸在母愛中的蕭沂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說道「珠珠在大周過年了,母后不知道嗎?」
武皇后自然是知道的,可是她還是抱着一點僥倖的心裏,覺得珠珠說不定就跟着蕭沂一起回來了。
蕭沂吸了吸鼻子,趕緊道「母后這車裡都是珠珠給您買的禮物。」
武皇后就知道女兒是貼心小棉襖,她看了看道「本宮要好好看看。」
蕭沂趕緊讓人往宮裡送。
這時候,武皇后的態度急轉直下「珠珠買了禮物,你帶了什麼?」
蕭沂摸了摸鼻子,想起慕溶走的時候跟他說的話,不過想想,他這麼多年沒買不也沒事么,可是他忘了一句話叫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武皇后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她十分嫌棄的看了蕭沂一眼道「禮物都送到榮華宮。」
說完又對旁邊的董嬤嬤道「早知道珠珠不回來本宮就不出來了,天氣怪冷的,浪費本宮時間。」
董嬤嬤很贊成的點頭「是啊,老奴腳都凍麻了。」
「回宮吧。」
武皇后一眼都沒有看蕭沂,便上了馬車。
董嬤嬤也跟了上去。
皇后的鑾駕很快便不見了蹤影,寒風中,蕭沂的笑容還凝固在臉上,風一吹,他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蕭沂覺得這一天,他的親人似乎都離自己很遠很遠,他還沒有從武皇后的冷落中回過神來,蕭鋮就來了,蕭沂熱淚盈眶「三哥……」
蕭鋮點頭「聽說妹妹給我帶了禮物,在哪呢?」
蕭沂的笑容僵在臉上,他抬手指了指不遠處的馬車,蕭鋮很快拿了東西,然後看了蕭沂一眼,道「為什麼我的這麼點?母后那可是有一車呢。」
蕭沂大怒「我還貪了不成?」
「我就是問問,你急什麼?」
蕭鋮說完轉身走了。
寒風中,蕭沂打了個噴嚏。
太子那邊很快派了人來,蕭沂呵呵笑了兩聲指了指旁邊的馬車,太子隨從覺得蕭沂今天情緒不對,不過他就是個跑腿的,也沒有說什麼,拿着東西走了。
寒風中,蕭沂又打了個噴嚏,他的隨從問「王爺,您是不是染了風寒?」
蕭沂點點頭「大約是吧。」
他看了看隨從「看來還是你最關心爺了。」
隨從點點頭,受寵若驚道「王爺是奴才的主子,奴才自然要關心王爺了。」
蕭沂點點頭「扶爺回屋,爺想靜靜。」
隨從一怔「爺,靜靜是誰?」
蕭沂「……」

慕溶不知道自己的四哥此時正躺在被子里吸着鼻子幽怨的想着她。
這天,慕溶吃過早飯,一個許久不登門的人來了,慕溶看到他還是有些意外。
「安王世子是有什麼事嗎?」
李羨九和從前完全不一樣了,以前慕溶看到他總覺得他臉上在笑,可是笑容卻是很假,可是如今他覺得李羨九的笑容都真誠了不少,人也沒有以前那麼頹廢陰沉了。
李羨九神秘莫測的笑了笑,然後意味深長的說「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慕溶皺眉「我跟你不熟。」
李羨九又笑「紅館歌坊去不去?」
慕溶一愣,這不就是高級的技館么。
只是…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