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熱情如火:唐少的心尖妻
熱情如火:唐少的心尖妻

熱情如火:唐少的心尖妻顧笙歌唐瑾炎

標籤: 唐瑾炎 熱情如火:唐少的心尖妻 都市 顧笙歌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說叫做《熱情如火:唐少的心尖妻》,是以唐瑾炎顧笙歌為主要角色的,原創作者「顧笙歌唐瑾炎」,精彩無彈窗版本簡述:顧笙歌從來都沒想到,一次意外邂逅,自己竟然招惹上北城最矜貴的男人——唐瑾炎。這個男人對她各種言語和身體上的撩撥,卻從來都不真正的碰她。數次的被唐瑾炎撩撥過後,顧笙歌憤憤不平的問道:「唐三少你到底想幹嘛!」唐瑾炎撩起她下巴,凝視着她答道:「不想幹嘛,就想每晚與你夜夜笙歌。」...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5 11: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顧笙歌從來都沒有跟任何人提過關於那次宮外孕,給自己所造成的心理影響。
她用笑容掩飾掉所有的痛苦,只為了提醒自己不要總活在傷感中,記憶銘記就好,不用整天掛在嘴上。
所以,當唐瑾炎聽到她淡淡的嗓音講述這些時,他就已感覺到,自己曾對她的傷害,無論他再怎麼努力,都撫平不了。
……
第二天,唐瑾炎回了蘇黎世,他不想讓自己有機會對她做出出格的舉動,所以需要冷靜幾天。
但顧笙歌卻以為成他終於放棄了糾纏。
身體恢復後,打電話給凱瑞,告訴她自己來了日內瓦,要去康復中心看顧霆深,讓她通知一下康復中心那邊,好給自己放行。
凱瑞聽到後,語氣有些驚訝,「笙歌,我不知道你去了日內瓦,你去之前怎麼不先聯繫我呢?那邊的情況我之前有告訴你,家屬是不允許進去看病人的,封閉式的訓練就是為了不讓病患受外界的打擾,影響康復進程。」
「凱瑞,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但是我已經到了日內瓦,我一定要見到我哥,沒關係的,如果你不讓我見,那我就收回之前所捐贈給你們醫療中心的資金,再花錢給我哥換一家醫療機構,相信瑞士這麼大,比你們專業的醫療中心應該不難找。」
顧笙歌從沒有威脅過一個人,這是她第一次。
說出這些話後,都被自己說的話嚇到。
更別提是凱瑞。
凱瑞聽到她要收回資金後,很是意外,畢竟這種話根本就不像是自己所認識的顧笙歌所說,她覺得有必要告訴下顧霆深,如果他再不出面,他這個好妹妹有可能真的會收回資金。
畢竟文件上有說明,半年內捐贈者有權利收回,這也是為了防備被捐贈機構不拿着這些錢辦正事。
「顧,你要是再不去見笙歌,笙歌有可能真的會收回資金,你知道的,我爸根本就不知道這筆錢,如果被他知道的話,我真的很難交差。」
凱瑞的口氣不像是在說謊,看來她是真的瞞不住了。
「讓笙歌再等我三天,我昨晚剛到蘇黎世,約了亨利賢見面,你知道的,亨利賢不比其他人,如果他能給我投資,兩年內我的公司就能上市。」
顧霆深說完,從沙發上站起身,步伐穩健的走到落地窗前,望了眼那棟不遠處那棟白色大樓,尤其是在看到「盛唐」二字後,覺得分外刺眼。
凱瑞打電話給顧笙歌,說聯繫了康復中心,康復中心那邊說顧霆深最近幾天康復的情況不是太理想,他有點太過消極,尤其還有抵觸心理。
「再等幾天吧笙歌,你哥的情緒現在很不穩定,如果他看到你,肯定會更加抵觸的,如果幾天後,他接受了心理治療還是不配合,康復中心那邊就會將他轉回蘇黎世這邊了。」
「所以你再等等,我定今晚飛日內瓦的機票,跟你一起見見你哥,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的辦法讓他配合治療。」
聽凱瑞這樣說,顧笙歌答應她三天後再去康復中心。
畢竟自己都來了這邊,三天也不算太長,她能等。
結束通話後。顧笙歌還是覺得哪裡不對勁,想起那天路人看到康復中心時眼中的鄙視,還有康復中心完全沒有標識後,心底的疑團越來越濃。
再次來到康復中心,她沒有直接進去,而是先找了一個路人詢問,路人聽到他打聽「范瑞希康復理療中心」時,看她的眼神立刻轉為怪異。
「你有親人在裏面?」
顧笙歌點頭「嗯,我哥哥在裏面進行封閉式康復訓練。」
「都是騙人的。」另一名路人大叔直接搶了話,「裏面根本就不是什麼康復訓練,這是一家私人戒毒忠心,我們附近的人都知道。」
「戒毒中心?」
顧霆深吸毒?
大叔見她有些不相信,指了指不遠處的那棟康復大樓說道「你沒看到大門上面刻滿了罌粟花了嗎?」
……
顧笙歌坐在康復大樓對面的長椅上,有氣無力的拿起手機,想打電話給凱瑞,卻在臨撥通前放棄。
凱瑞應該早就知情,不然她不會聯合顧霆深騙自己,所謂的等三天其實就是在拖延時間。
回到酒店,顧笙歌精力已經疲憊到極點,倒在床上後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上一次來蘇黎世見到顧霆深的那張消瘦臉模樣。
唐瑾炎得知顧笙歌已經知道真相,命令保鏢時刻跟着顧笙歌,就怕她會做出過激的事情。
畢竟這女人衝動起來就沒有一點腦子。
得知顧霆深約見了亨利賢在蘇黎世酒店見面,提前打電話給顧斯白,讓他幫忙聯繫到亨利賢,畢竟,亨利世家在蘇黎世的影響力太強。
倒不是唐瑾炎擔心亨利賢會跟顧霆深達成合作,而是擔心亨利賢會拒絕顧霆深。
一旦拒絕,顧霆深一定會再找下一個金主。
可以說,為了讓顧笙歌早點看清顧霆深的面孔,唐瑾炎想出了各種法子。
其實顧霆深早在一年前就已經醒來,他為了儲備資金,一次次的讓凱瑞欺騙顧笙歌,拿着那些錢在瑞士銀行建立了自己的賬戶,然後又換了一個身份創辦了一家投資公司。
說是投資公司,但其實就是空殼。
顧霆深利用這個空殼,大量的融資,在聯合當地黑社會從事一些地下交易,將公司一步步的做大,現在想讓亨利賢幫他洗白。
他還真是敢想。
想一口吃個大胖子,也不怕自己被噎死。
所以,在見到亨利賢后,唐瑾炎直接說明來意,讓他不要拒絕顧霆深,自己願意拿給他資金,讓他用來給顧霆深投資。
亨利賢實在不明白唐瑾炎為什麼要這樣做,「唐總你何必這樣又是搭資金搭物力的?直接將顧霆深的空殼端掉多好?」
「要想讓狐狸露出真面目,就得讓他先得意忘形,眼下我手裡掌握住的證據太少,根本就不足以讓警方相信。」
顧霆深的賬戶名不是自己的,如果現在就告訴顧笙歌真相,顧霆深一定會將自己說的相當無辜,顧笙歌耳根子軟,到時候未必相信自己。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