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偏執前夫的白月光是她
偏執前夫的白月光是她

偏執前夫的白月光是她沈亦崢林渲染

標籤:
《偏執前夫的白月光是她》是難得一見的高質量好文,傅明月白少華是作者「沈亦崢林渲染」筆下的關鍵人物,精彩橋段值得一看:他們不僅不感謝,還以為你佔了便宜,處處針對你,我早就看不過去了!」林渲染抿抿唇,沒吭聲。秦喻看出她心裏難受,一把將她抱住,「想哭就哭出來吧。」林渲染在懷裡呆了小片刻,低頭蹭掉眼裡的濕意,笑了起來,「今天是好日子,我想去遊樂場慶祝。」半個小時後...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18:2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你不是還有比賽嗎?怎麼跑那麼遠去接我?」
林渲染和白子安並排走着。
白子安在本地有賽事,她自然是不會錯過的。
白子安靦腆的臉上泛着和善乾淨的笑,「你是我姐,我能不接你嗎?」
劉海下他的眼皮淺淺扇動,王公貴族范兒十足。
聽他主動叫自己姐姐,林渲染樂意至極,「我是你姐,更不需要你管了,好好表現,別給姐掉鏈子。」
「是。」白子安輕輕應,拉了她一把,「染姐,今天能當我的搭檔嗎?」
林渲染剛接過他助理遞過來的水喝上一口,聽得這話,差點沒把嘴裏的水給噴出來。
「小白,你腦子沒出問題吧。讓我給你做搭檔?你的比賽還要不要?」
白子安靦腆笑笑,「今天是表演賽,比賽成績並不重要。況且大家也想看點新鮮的,我想表演雙人滑。你以前不是陪我練習了好多次嗎?你很聰明,跟我又有默契,不會出問題的。」
「是啊染姐。」旁邊的助理也跟着開口,「雙人滑是主辦方的意思。小白雖然是花滑高手,可除了跟您配合過,還沒跟誰滑過雙人。花滑這東西首要的是默契。臨時抱佛腳的,也只有您能幫到他了。」
聽助理這麼說,林渲染沒有再反對,卻依舊有顧慮,「我的水平跟你差那麼遠……」
「沒關係,我們練練。上場後,我負責高難度動作,你跟着我節奏走就好。」
林渲染「……」
她這是被趕鴨子上架了么?
「走吧,那邊是練習場。」白子安指指對面,「離比賽還有半個小時,我出場在最後,算起來,還有一個半小時的練習時間,完全夠的。」
「夠嗎?」林渲染懷疑不已,還是跟着走了過去。
背後,沈新月看着這一幕幕,一股股氣流直往頭頂冒,眼睛都要爆出來!
「該死的林渲染!」
這個死女人到底要纏多少男人!
明明都結了婚,還在外面騷,星光傳媒都不管的嗎?
偏偏她纏的這些人都是自己身邊人!
如果可以,沈新月真想在林渲染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沈新月在這頭髮了半天火,才帶着忿忿走向練習場。
她到達時,林渲染和白子安已經換好了服裝。
白子安破天荒一身黑色表演服,衣領上鑲了金線,袖口處垂着流蘇。
優雅貴氣。
如果不是身邊還跟了個林渲染,沈新月一定會迷醉到尖叫的。
林渲染和他穿了同款衣服,不過她的是紅色。
一紅一黑,感官衝擊強烈。
加上極佳的外形,完美的身材,兩人耀眼得就像是天上的星辰。
白子安穿着滑鞋,朝林渲染做了個極優雅的請的姿勢。
林渲染將一頭黑亮長直發盤了起來,露出光潔的額頭,略施粉黛,年輕又朝氣。
完全不像生過孩子的女人。
倒顯得比白子安還要小些。
加上她身形纖細,哪怕站在體格瘦削的白子安面前,依舊有小鳥依人之態。
沈新月看得眼睛噔噔冒火。
早知道她就該去學花滑。
她要學會了花滑,就沒這個死女人什麼事了!
沈新月心裏氣着,免不得又走近幾步。
林渲染和白子安並沒有留意到沈新月的存在,白子安滿眼裡只有林渲染。
林渲染則半壓着胸口,「我覺得還是不行,我會嚴重影響你的發揮的。」
讓她一個業餘選手跟白子安這種頂級選手一起出場,她怕被人拍死。
白子安並沒有因為她的一再推卻顯出不耐,反而綻出柔和的笑。這笑,暖得像春風,柔得像紗,裹得人動彈不得。
當然,也是沈新月動彈不得。
沈新月更氣了。
她再也控制不住,朝外就衝去,要把林渲染拉離白子安身邊。
「這世上還有什麼能攔倒你千面狐狸的?」白子安的聲音突然傳來。
沈新月才邁動的腳步猛然扎住。
目光里夾雜着疑惑和震驚刺向二人。
耳朵也豎了起來。
她聽得白子安的聲音又傳了過來,「你看你在直播室里多放鬆啊,粉絲們不管想看什麼,你信手就能拈來,表演出來的東西怕是那些練了十年的也比不上。」
林渲染是千面狐狸?
林渲染她……竟然……
沈新月胡亂地去摸腦袋,只覺得腦子裡咚咚咚地一片亂響。
她做夢都不敢想像林渲染和千面狐狸會扯上關係。
怎麼可能?
她們怎麼會是同一個人?
叭!
沈新月太過驚訝,身體撞到了什麼,發出聲音。
白子安和林渲染被驚動,不由齊齊看過來。
她捂着臉,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
二人看到的只有女人的背影。
這裡是練習場,偶爾會有工作人員出入,兩人也沒有多想。
林渲染下定決心般道「那好吧,我捨命陪君子。要練得不好,連累你挨罵,可別怪我。」
「不會。」白子安眼光柔柔地看着林渲染,有如清風。
柔軟里夾着深情。
他巴不得自己的名字能和她的排在一處。
即使挨罵,也是一種榮幸。
「我很快就要出國比賽,這次的敵手十分強勁,心裏沒底。不過,能和你表演一場,我會更有信心。」他慢慢道,語氣輕柔和煦,亦跟春風一般。
少年的眼底,隱着不能訴說的情愫。
「所以,你就當為我鼓勁。」
聽白子安這麼說,林渲染終於徹底放下心頭的那點不安,走過來牽上他的手。
「小白,聽我說,當初你在幾乎絕望的情況下還能站起來,繼續你的花滑事業足以說明你的厲害。這次,你也一定能戰勝對手的!」
林渲染揚了揚拳頭,眼睛又亮又閃。
「嗯。」白子安看着她的眼睛,迷醉其中。
敵手的確強勁,但他並不害怕。
示弱,是真想和她同台表演一場。
「你曾問我過,想要什麼。」他輕輕道。
林渲染笑,「是啊,你說要世界第一,我一聽就知道成了。之後你也沒有辜負期望,果然做到了。」
白子安軟軟地笑。
柔和的目光里染着更深的情味。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在她當初問這話時,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回答要她!
沈新月跌跌撞撞跑到外頭。
剛剛得到的驚人消息完全沒辦法消化,此時眼睛紅通通的,還涌滿了淚花。
從來不願意正眼看的女人,以前被她欺負得跟乞丐似的女人,竟然是千面狐狸?
這個消息比林渲染嫁給了星光傳媒的老闆還要爆炸。
還要讓她難受。
要知道,嫁人光長得好就能做到。
而千面狐狸擁有着極高的才華天賦智商情商,一億人願意俯首跟隨做她的粉絲。
自己也是她的仰慕者!
沈新月一想到這些,就感覺臉正被人叭叭地打着,沒有一個地方不痛!
胸口,更壓抑得要爆炸!
接受不了,不能接受!
沈新月甚至覺得,自己以前每一次欺負林渲染,她都在暗自嘲笑,笑自己蠢,笨,愚昧無知!
她的那些主動攻擊全都變成了林渲染的無事看好戲。
她身在局中全然不知,就是個被林渲染耍着玩兒的小丑!
不做點什麼報復她,自己一定會瘋掉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