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農門福妻小說免費
農門福妻小說免費

農門福妻小說免費慕清錦陸頡

標籤: 農門福妻小說免費 聶盼 都市 阿羅
小說《農門福妻小說免費》是作者「慕清錦陸頡」的精選作品之一,劇情圍繞主人公聶盼阿羅的經歷展開,完結內容主要講述的是:魍魎。世界原本存在五座大陸,以堒墟地界為中心,其他四座圍繞着,分別位於東西南北四個方向之上,即為妄海地界、蒼極地界、天炙地界、荒鈄地界。其中,堒墟地界屬五個大陸中土地面積最大的,這裡的土壤也是最為肥沃的!且多為平坦之勢,氣候也相對適中宜和,常年雨水充沛,物產也豐富得很。荒鈄地界疆域面積雖不及堒墟地界...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4:5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越來越多的百姓提着包袱往城門口走去。
這時候,突然湧出來一支士兵擋在城門口,緊接着把城門關上了。
「這是什麼意思?當初說好的,我們願意來就來,願意走就走,現在不讓我們走了?難不成這潼陽城真是受到詛咒的,想把我們大家都害死在這裡嗎?」有人大聲叫喚。
一人騎着大馬,那馬兒慢悠候地走着,矗立在眾士兵的前面,與對面帶着包袱的百姓對立着。
齊霄淡淡地說道「那個人……拉出來。」
兩個士兵朝說話的男人走去。
那男人想跑,被士兵抓住了。
「放開我!放開我!你們想做什麼?難道被我說了,想要殺人滅口?大家看啊,這個潼陽城有問題,我們一住進來就犯病,他們還不讓我們走。」
「擾亂民心者,以叛亂罪處以極刑。」齊霄淡道,「本將軍心善,就給他一個……五馬分屍之刑好了。」
百姓們瞪大了眼睛。
「這……」
「不要……我不說了……我再也不說了……饒了我吧……饒了我吧……」那人被綁在五匹馬之間。
「想要活命,那就給你一個說實話的機會,到底是誰讓你傳這些謠言的?」齊霄淡道。
「是一個老頭,他看起來像個髒兮兮的乞丐。」那人尖叫道,「他給了我一錠銀子,說只要讓我挑起紛爭,還會給我更多銀子。」
原本憤怒的百姓們聽了那人的話,頓時熄火了。
「真是有人讓你這樣說的?」一個婦人不相信,追問了一句。
「是真的,是真的,我的包里還有他給我的銀子。」那人說道,「你認識我的,我窮得叮噹響,哪有五兩銀子的銀錠子?」
「我認識他,他家最窮了,連媳婦都跟人跑了。這幾天他買最好的酒,還天天吃肉,我當他發財了,原來是這樣發財的。」
「就算他是胡說的,但是不代表他說的是假的。」一個老漢說道,「自從我搬到潼陽城,渾身無力不說,還越來越想睡覺。」
「我們已經派人去鄰城請大夫,等大夫來後,會給你們免費診治。難道你們離開這裡之後就不請大夫了?最終還得自己掏錢。當然,你們離開對我們沒有任何損失。只不過我們的陸夫人說了,既然做了她一天的城民,她就要對你們的安危負責。你們要是貿然離開,連你們生病的原因都找不着,要是冤死在外面,這些都是她的命債,這是她不願意看見的。」
「夫人真的派人請大夫去了?」
「三天前便派了人,想必最遲兩天便會趕到了。」
「齊大人……」從城牆上跑下來一名士兵,「城外有人敲門,看樣子是夫人身邊的商枝姑娘。」
「開城門。」
城門重新打開。
商枝帶着十幾個青衣男女騎馬進來。
「齊大人,這是怎麼了?」商枝問。
齊霄說道「這些百姓生病了,想要離開潼陽城,本將軍勸他們留下來。」
百姓們「……」
原來剛才的行為是勸啊!
他們差點看見『五馬分屍』的行刑現場,這樣也叫『勸』的話,那這位喜歡戴面具的將軍還真是『和善』的人呢!
「幸好你勸住了他們。」商枝說道,「這些是藥王谷的弟子。他們遵從谷主的命令,專程跟我過來給百姓們看診。」
「藥王谷?」有人驚呼,「天啊!藥王谷每年只看診一百個病患,再多一個都不願意看的。他們的葯也是千金難求。今日居然有藥王谷的人給我們看診,我們這命都變得值錢了。」
齊霄看了一眼那些青衣男女,淡道「那他們是先看診,還是先跟你去見夫人?」
商枝看向那些人。
其中一個女弟子說道「我們先看診吧!」
「行,這邊請。」
府衙里,蟬衣說明情況,說道「齊將軍已經把他們攔下了,正好商枝帶着藥王谷的人回來,所以夫人不用擔心了。」
「那個人說的話有點意思。」慕清錦說道,「看來咱們這城裡有鬼,而且還不止一人。你告訴陸遜,要是沒事就帶着人去巡邏,只要發現可疑的人,帶回去審問,看誰還敢在城裡造謠生事。」
藥王谷的人剛到便看診,直到天黑,他們還沒有停下來。
商枝吩咐手下的人在那附近多掛了一排燈籠,勢必要保證光線。
「各位大夫,你們應該累了吧,先停下來吃點東西,歇一夜,明天再繼續看診吧!」商枝說道,「我們夫人命人準備了飯菜。」
「夫人現在在何處?我可以見見她嗎?」今天說先看診的那位女弟子說道。
「殷姑娘不先用膳嗎?」
「也不急於這一時。」殷盈竹說道,「請商枝姑娘帶路。」
「好。」
慕清錦剛畫完圖紙,正準備泡個澡休息一下,商枝進來說藥王谷的人想見她。
「那位姑娘姓殷,名盈竹,是藥王谷的首席弟子。」商枝提前介紹那人的來歷,「別看她年紀不大,卻是藥王谷的傳人。」
「既是首席弟子,應該是藥王的第一位弟子。」慕清錦說道。
商枝搖搖頭「非也。」
「哦?」
「藥王今年九十高壽了,那位殷姑娘才十八歲,怎麼可能是第一位弟子?只不過藥王高壽,他之前的弟子都沒有活過他,那些稍微年輕點的,要麼在嘗葯的時候被毒死,要麼被仇家害死,後來就只剩下關門弟子殷盈竹,當然她就變成了首席弟子了。」
「請她進來吧!」
「好。」
商枝把殷盈竹帶進來。
殷盈竹容貌清秀,落落大方,氣質不錯。
慕清錦見着第一眼便挺喜歡這個小姑娘。
「姑娘請坐。」
「多謝夫人。」殷盈竹坐下來,說道「這麼晚了,叨擾夫人了,那我長話短說。」
「好,請直言。」
「這次商枝姑娘帶着夫人的親筆書信前來藥王谷求醫。我師父看了夫人的信,被夫人的誠意打動,只不過他老人家年紀大了,實在沒有辦法舟車勞頓,便派了我這個徒兒前來出診。我雖是徒兒,但是已經出師,夫人只管放心我的醫術。」
「當然,我從來不懷疑藥王派出來的人。」慕清錦笑道,「可是藥王有什麼需要我做的?」
大神上官楠兒的農門福妻全家是反派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