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開局九份婚書
開局九份婚書

開局九份婚書林墨秦若彤

標籤: 開局九份婚書 林墨 都市 齊雪
《開局九份婚書》主角林墨齊雪,是小說寫手「林墨秦若彤」所寫。精彩內容:開局九份婚書,天醫傳人林墨入世退婚,左手金針渡世,右手長劍無敵! 這世上沒我治不好的病,更沒我虐不了的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6:0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撿屍黨?」
「林老大,什麼是撿屍黨?」
朱小炎就跟個好奇寶寶似的,而這時廳內的庄寒也被已驚動。
「什麼人!」
猛地直起身一邊喝問一聲,一邊抬手就是一掌轟向窗外。
「嘭!」
落地窗陡然破碎,緊接着林墨,朱小炎兩人便走了進去。
當看到來人竟是林墨後,庄寒嚇得面色陡然一白,冷不丁向後一個踉蹌差點沒摔個屁蹲,一副活見鬼的模樣。
「你,你特么到底是人是鬼!」
「你不是已葬身櫻花國的厄難之淵了么,怎可能出現在這兒!」
林墨也懶得跟他多做解釋,只說了倆字。
「命大。」
旋即上前一步,戲謔道「之前雖已看出你不是什麼好東西,但卻不知你私下竟還好這一口。」
「夜禍十八女,你這個年紀確定吃得消?」
「唰!」
庄寒臉色一陰,旋即也慢慢緩過神來,確定了眼前這個林墨是個活生生的人,並非鬼怪,只是不知對方到底如何逃生的。
「我的身體能否吃得消就不勞你操心了,你還活着也好,待我將你生擒,對明日大長老與戴菲長老二人的大婚慶典而言,乃再合適不過的賀禮!」
林墨聞言,劍眉不由地一挑,旋即臉上的戲謔之意更甚,連道了三個「巧」字。
本以為這對狗男女的婚事已辦完,沒成想卻好似刻意等着自己一般,那定要去湊一湊熱鬧才是。
「原本我已為他們備好了一份大禮,不過現在看來再多加一件禮倒也無妨,正所謂禮多人不怪嘛。」
說著,便已開始暗運起玄氣,氣息威壓外放間令庄寒神色一凜。
「這傢伙……如今怎這般強了?」
旋即腦海中又快速閃過之前林墨曾在櫻花國的各種吊炸天的兇悍戰績後,才陡然認清楚一個事實。
眼前這小子,可再不是一月前那個擊殺元蚺都顯得有些吃力的角色,而是可以逆斬高階神忍的存在!
如今自己對上他,大概率怕是打不過!
「媽的……」
「早知如此,就不應提前懈怠出關!」
庄寒心中莫名地有些後悔,旋即二話不說,連衣服都來不及穿就要破窗而逃!
「嗖!」
早就防着他這一手,林墨身形一閃已如鬼魅般橫檔在他面前。
「之前我們可曾約過一場生死斗,忘了?」
「你這一見面就跑,未免太沒牌面了些吧?」
庄寒死咬着牙,陰晴不定地盯着林墨,即便近在咫尺卻仍沒半點先下手為強的意思。
他是真的怕!
怕自己但凡一出手,就會被眼前這完全不能以常理度之的傢伙給瞬秒了!
「距離之前所定的一月之期,尚還有兩天時間!」
「兩日後我自會與你一戰,但不是今天,你也看到了我今天狀態不是很好,有些虛弱,你現在與我動手便是乘人之危。」
「啊呸!」
一旁的朱小炎聽不下去了,當即懟道「剛才我和林老大可在窗外看得真真切切,你丫的根本還沒開始搞事呢。」
「總不會只過過手癮,就把自己搞虛了吧?」
「那你未免也太不中用了吧?」
庄寒被懟的臉色一陣鐵青,盯着林墨,死咬着牙沉聲道「你真要現在一戰?」
「呵……」
「你覺得現在問這種話,除了會表現的更慫包,更怯懦外,還有其他意義嗎?」
「知道你現在像什麼嗎?」
「告訴你吧,就像是在待宰前,急得滿院子亂竄的一頭豬,還是已被人脫了毛的那種。」
泥人尚有三分火性,被林墨如此這般連番羞辱,庄寒也已然強壓下剛湧上心頭的恐懼。
既然跑不了,那便拚死一戰,說不定會有奇蹟出現!
「喝!」
爆喝一聲,庄寒率先動手,從自己儲戒中光速取出一柄陰寒古劍,直截了當地沖林墨胸部暴刺而去!
雖未曾動用任何術法,可卻是將一身玄氣盡數匯於此劍,同時還借用了召喚而出的元嬰法相之力,令這一劍的爆發力,以及速度都達到了自己平生的巔峰水準!
力求先發制人,一擊必殺!
然而,伴隨着林墨體表猛然綻放出一抹烏黑色魔光,大成的皇極霸體催動開來,庄寒那巔峰一劍並未取得絲毫成效。
反倒還被反震得手腕一陣發麻發痛,「蹬蹬!」地踉蹌着暴退數步。
在他暴退的功夫,林墨化作一道深青色風影掠至他身後,眉心處小錘靈影亮起。
戰錘在握,當即便將那懸於對方身後的元嬰法相轟了個粉碎!
「噗!」
庄寒猛噴出一口血來,待其剛轉過身,映入眼帘的便是一記快到不可思議的深青色風刃。
快到他根本就來不及施展任何防禦,且極為鋒利,從其脖頸處一斬而過。
「咕嚕……」
一顆大好人頭自脖頸處滾落在地,緊接着一股鮮血也似不要錢一般自其脖頸處噴射出來,死得不能再死。
幹掉庄寒,拾起他的人頭掃了眼地上那橫七豎八的十八位美女,不由地嘖了嘖嘴。
御姐,蘿莉,火**妹,溫柔可人型的可謂應有盡有,不得不說,這庄寒在此方面也絕對算個高端玩家了。
而後一邊嘀咕着這些美女碰到自己,真算是她們的造化,一邊就要將她們一一弄醒全都放走,率先來到那已被扒了個精光的豐滿美婦面前。
取出金針正要下針,手上動作卻是一滯,挑眉看着對方勾了勾嘴角,戲謔一笑。
「既然醒了,就不必再裝了吧?」
下一刻,美婦那長長的眼睫毛輕顫了下,旋即便緩緩睜開眼。
那一對美眸中似有秋波流轉,散發出一股極為獨特的媚意,令近距離的林墨只對視了瞬間,竟都有些心神失守,趕忙退了兩步並提起幾分警惕。
「這女人……」
「好媚……」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