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江寶寶厲北爵
江寶寶厲北爵

江寶寶厲北爵前夫又來搶萌寶

標籤: 厲北爵 江寶寶 江寶寶厲北爵 都市
都市小說《江寶寶厲北爵》,男女主角分別是江寶寶厲北爵,作者「前夫又來搶萌寶」創作的一部優秀男頻作品,純凈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愛了厲北爵十年,都沒有得到他的心,江寶寶決定不要他了! 甩掉豪門老公後,她帶着一對萌寶走上人生巔峰! 重遇前夫,她這才知道,他還偷了自己一個孩子! 很好,這梁子結大了,江寶寶決定,拿錢砸死他……...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4:4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柳心愛說這番話的時候,態度十分冷靜。
而這樣的表現,哪裡像是一家人?
怕是商場上的合作夥伴,都會比她多點煙火氣!
秦亦言愈發不滿了起來。
想着,他突然不假思索的問道「如果你當初嫁給江成昊,也會天天用這幅態度對待他嗎!?」
話一出口,秦亦言便隱約有些後悔。
柳心愛也瞬間眉頭緊蹙,反問道「這種假設說出來有什麼意義?!」
的確沒有意義。
秦亦言都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說這種話。
無聊!
而且他的本意也不是和柳心愛吵架,不知道為什麼,說著說著就劍拔弩張了。
秦亦言揉了揉太陽穴,似乎有些煩躁。
好在他很快就冷靜了一點,直接用命令的語氣,結束了二人的聊天
「徐蕭瀟喜歡吃什麼,你去吩咐廚房準備,確定好時間,告訴我,我會將那天空出來!」
說完這些,秦亦言便打開電腦,看着數據報表。
柳心愛則靜靜的看着秦亦言,心裏窩火。
這個男人依舊那麼霸道,不懂得尊重人!
但徐蕭瀟是她的朋友,她有權做出最後的決定!
……
次日。
趁着中午休息,徐蕭瀟買了兩杯咖啡。
再約柳心愛坐在實驗樓外面的長椅上,一邊曬着暖融融的太陽,一邊喝咖啡。
突然,徐蕭瀟想到了什麼,扭頭開口問道「這周末的晚上,我要不要早一點去你家?」
柳心愛一下沒反應過來,反問「來我家裡?」
「對啊,你們夫妻倆不是請我去吃飯嘛。」
「是……秦亦言找過你了?」
「沒錯,說是從你那要到我的號碼,然後給我打了電話。」
說完,徐蕭瀟側頭看着柳心愛,又問「你怎麼好像一副狀況外的樣子?」
柳心愛當然狀況外了,秦亦言那傢伙,竟然私自做主!
但她不想在朋友面前表現出異樣,便笑着解釋道「因為我還沒準備好啊,本來是想給你個驚喜的,亦言心太急了。」
徐蕭瀟聽後,沒做評論。
反而問了另外一個問題「去你那吃飯,你小姑子肯定也會在吧。」
這個問題,讓柳心愛一下警覺了起來,忙問「你想對她做什麼?」
「我能對她做什麼,最多就是……觀察觀察嘍。」
徐蕭瀟笑得一團和氣。
可柳心愛知道……
她和氣的背後,肯定另有算計!
見柳心愛的小臉上都是擔憂,徐蕭瀟就拍了下她的臉蛋,笑着安撫道「放心吧,我不會給你找麻煩的,一定會安安穩穩地吃完這頓飯!」
就在這個時候……
徐蕭瀟的手機響了下。
她拿出手機看了看,面色突然變得溫柔了起來。
柳心愛有注意到這個細節。
便彎唇笑道「是你喜歡的那個男人給你發的信息?」
徐蕭瀟輕輕點頭「他約我這周末看電影。」
「啊?時間有衝突啊,要不然……」
柳心愛想趁機勸徐蕭瀟改變主意。
誰知,徐蕭瀟回復了幾個字之後,便抬頭說「搞定,我已經推掉了,改在下周二的晚上!」
柳心愛聞言,無奈的嘆了口氣。
但她不死心,還在遊說「這不好吧,人家第一次約你。」
「沒事的,好飯不怕晚,再說了,我是女孩子,讓他等一等怎麼了!從心理學上講,延遲滿足反而會讓人更滿足!」
見徐蕭瀟都扯出專業理論來,柳心愛笑得無奈「是是是,你是專業的,我不和你辯駁。」
「不過,第一次登門做客,空着手不太好,要不我帶着紅酒去你家?」
「什麼都不用拿。」
「還是要的,禮多人不怪嘛。」
徐蕭瀟開始琢磨送什麼比較好。
柳心愛則淡淡笑着。
隨即……
又對好友的登門做客,有些憂慮。
但願一切順利吧……
另一邊——
秦亦言已經在吩咐管家,好好準備周末的宴請。
他就猜到柳心愛不會主動和徐蕭瀟溝通。
所以先下手為強!
而且周末的宴請,必須完美無缺!
因為秦亦言的吩咐,管家帶着傭人忙碌起來。
白羽菲見狀,就叫住管家,問道「你們這是在幹嘛?」
「正在全屋整理,為宴請貴客做準備。」
「貴客?是誰啊?」
「夫人的朋友。」
一聽這話,白羽菲就皺起眉,又問「那個徐蕭瀟?」
「正是。」
這結果讓白羽菲立刻冷笑出聲。
就是個阿貓阿狗罷了,竟然也將她當成貴客!
白羽菲正想訓斥管家,讓他注意措辭。
可隨即,她意識到這可能是秦亦言安排的。
如果她斥責了管家,這件事再傳入秦亦言的耳中……
白羽菲不得不改變了主意,冷着聲音說「好好整理,別讓那『貴客』挑出毛病來!」
管家聽出白羽菲的咬牙切齒。
可他不敢多問,只低頭應道「是,小姐放心。」
「對了,那『貴客』什麼時候來?」
「是周末。」
周末……
白羽菲想到什麼,臉上又掛上笑意。
如果她沒記錯,周末會有一場很重要的商業酒會。
秦亦言還不知道呢。
屆時……
他肯定會放徐蕭瀟那女人鴿子的!
白羽菲打算等着看笑話。
誰知……
在公司聽到林澤的時間安排之後,秦亦言直接吩咐道「到時候,你代替我參加。」
白羽菲就站在秦亦言的身邊。
聽到這個決定,不敢置信地看向他。
林澤也在勸「這個酒會上,還會有政要出席,我覺得……」
「但是這周末我有別的安排,就這樣定了。」
說完,秦亦言又看向白羽菲「菲兒跟着林澤去吧,正好可以見識一下。」
見識?
根本就是借口!
實際上,秦亦言是覺得她礙眼,會擾了『貴客』的雅興!!
可白羽菲才不會為了個徐蕭瀟而躲出去!
所以她拒絕道「如果哥哥不去,我去有什麼意思,誰都不認識!」
「正因為不認識,才需要結交。」
「那也不要,好無趣!」
秦亦言見白羽菲一臉抗拒,便沒有勉強,只是說「那好吧,如果你約了朋友,可以趁着周末放鬆一下。」
見秦亦言又找理由將自己向外推,白羽菲生氣了!
她委屈又不甘地看着秦亦言「哥,你就這麼迫不及待地要將我趕出去嗎!?」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