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仙俠›回到1983當富翁周於峰蔣小朵結局
回到1983當富翁周於峰蔣小朵結局

回到1983當富翁周於峰蔣小朵結局周於峰蔣小朵

標籤: 仙俠 周於峰 回到1983當富翁周於峰蔣小朵結局 蔣小朵
很多網友對小說《回到1983當富翁周於峰蔣小朵結局》非常感興趣,作者「周於峰蔣小朵」側重講述了主人公周於峰蔣小朵身邊發生的故事,概述為:上市公司總裁周於峰意外回到了1983,看着楚楚可憐的陌生嬌妻有些發懵,更懵的是,這可憐的弟妹該怎麼辦?站在時代的風口浪尖,男人露出了野心的獠牙,他要創造屬於他的一個時代!...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18:5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江同光又豈能預料到,華夏個人PC機的市場會如此難做,從華科榮六月份上市以來,從半袖到了棉衣,光是補貼就耗費了三千五百萬!
當然,花朵通訊對長成和方強的補貼,達到了七千萬左右。
如此高成本的價格戰,導致外企品牌不敢盲目進入華夏市場,同時提高了本地品牌的整體銷量,柳明慶一直要求提產值,可江同光這邊始終不敢答應,現在的補貼幾乎已經到了他的極限。
這周於峰到底能扛多久?明明都開始甩賣代加工廠了,怎麼還會這麼搞市場?就算是停止補貼,但低價格已經形成趨勢,想要把PC機的市場穩住,也需要極長的一段時間來調整!
江同光已經是身心疲憊,可這一步危路他不得不走,不然就只能被市場淘汰。
「為什麼會有周於峰這麼一個該死的貨色!」江同光總會咬牙切齒地叫罵,突然感到今年頭的冬里,怎麼會這麼難熬!
「柳明慶,從這月開始,給你們的補貼就停了,你們自營發展!」
這是楊易巧來到柳明慶辦公室里的第一句話,她的這張臉,近期就沒舒展開過,永遠都是苦大情仇。
十二月的京都氣候尤為乾冷,街道上的大樹都是光禿禿的,沒有一點生氣。
「這補貼可不敢停啊,華科榮這種小企業哪裡能扛住現在的市場壓力,如果你們通達真要停補貼,這不就是逼着我去找周於峰合作。」
柳明慶耷拉着一張臉,表情極為痛苦,又順手把土地的競標材料塞進了抽屜里。
「呵呵,跟花朵通訊合作?那我就能起訴到你華科榮破產,你可以試一試,除非你退出電腦行業!」楊易巧出言威脅,重重地坐在了沙發上。
「您可不能這麼欺負自家的合作夥伴,現在市場行情這麼困難,我也是沒辦法的呀,再說這退出電腦行業,這不是讓華科榮多年打下的基礎頃刻崩塌!」
柳明慶連忙起身往楊易巧那裡湊了過去,那個急的呀,齜牙咧嘴的,好像真的害怕對方去起訴,令其退出PC業務,實則是在強忍着笑意。
這周董事長在合同法上的研究真的是不一般,可以推動合同法的完善,柳明慶暗暗稱讚,慶幸自己當初完全按照周於峰的計劃!
「我們通達不可能培養巨嬰,企業該有自己的抗壓能力,已經補貼了半年的時間,接下來華科榮該怎麼發展,是你這個總負責該去考慮的事。」
楊易巧威脅道!
但已經給華科榮投入了這麼多的資本,當然不會就這樣眼睜睜地看着它倒了,通達,更應該是江同光,到了進退兩難的地步,現在就是有意在給柳明慶施加壓力。
「誒呦,我這怎麼想辦法呀,華科榮跟花朵集團關係鬧得這麼僵,我怕是連人家的大門都進不去,就要被趕出來,不信你問問圈裡的人,當時花朵通訊召開的合作會議,可是就我沒去!
我當初為了支持你們通達,幾乎得罪了本地所有的企業,這樣的付出還不夠多嗎?」
柳明慶急忙擺手拒絕,不斷訴苦,緊盯着楊易巧,目光中閃過一抹戾氣,這該你們去挨頓罵了吧。
「這方法真行不通,要談也是你們通達出面去談,現在圈裡的人都知道,其實就是你們兩家芯片公司之間的競爭,我可達不到這個級別。」
柳明慶又撇嘴補充了一句,這副抗拒的樣子,想必是說啥都不會去了。
「真是巨嬰!」
楊易巧冷冷嘲諷一句,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柳明慶則是倚靠在沙發上,一臉無賴樣,「您這是要走呀?」懶散地說了這樣一句。
「總之這個月的補貼,通達不會再給華科榮了。」丟下這樣一句話,楊易巧大步離去,現在的局勢,讓她不敢再浪費時間。
江同光給了她很大的壓力!
柳明慶都沒有去送楊易巧,悠閑地給自己泡了杯熱茶,你通達敢今上午不給補貼,我就敢下午轉型,還怕你們不成?
而楊易巧從華科榮出來後,就直奔花朵通訊的業務大樓,主動談判,是會讓通達落於下風,失去主導地位,但現在可管不了這麼多了,首要是穩住市場
「誰?哪個?」
張奇志蹙眉問道,合上文件,看向走進辦公室里的田亮亮,當其說起楊易巧的名字時,真是一時記不起這樣的小人物了。
「就是通達在亞太的代理負責人,楊易巧!」田亮亮提醒道,稱呼倒是說得很全,見張奇志微微蹙眉時,又急忙補充,「就乾老貨吐人家一臉痰的那姑娘。」
「她呀!」張奇志點點頭,這才是有點印象,作為花朵集團運營的總負責人,腦袋裡裝的事情太多了,可隨即就板起了臉。
「呵呵,就這級別,張嘴就要見周廠長?」張奇志似笑非笑地問道。
「可不咋地,莫名有一種優越感,好像她米國回來的就不是她媽生的了。」
田亮亮氣惱地附和,這人可是非常會順着領導的情緒來搭話,該生氣就生氣。
「那我就不去見他了,你接待就行。」張奇志淡淡說了句,便低下頭繼續工作,而這位輕語的一句話,就是鐵命令,周董事長的面,不可能讓你見到。
「成,你忙。」
田亮亮應了一聲後,轉身出了辦公室,再次來到接待楊易巧的房間時,已經變了臉色。
「有什麼事你跟我說就行。」田亮亮淡淡一句,直接坐在了辦公桌上。
「跟跟您說?」楊易巧從沙發上站起,快步走了過去,「您負責個人PC機的業務版塊嗎?」
其實,楊易巧這次到訪,雖是提出想見周於峰,但她擺出來的態度已經是非常謙卑了。
「不是,我是負責彩電市場的。」田亮亮認真回答道,雖然自身職位與PC版塊不搭邊,但此刻的語氣頗為自信,像是主事人一樣。
楊易巧的臉瞬間繃住,沉默了許久,已經不尊敬到這種地步了嗎?她這個通達的亞太代理負責人,都見不到相關的業務的人。
「你有什麼事情就趕緊說,別浪費我的時間。」見楊易巧好片刻都不吭氣,田亮亮蹙眉冷冷地問了一句,顯得極不耐煩。
「可您也不是PC業務版塊的呀,我跟你說業務方面的事,是在浪費我們彼此的時間,周董事長沒有時間的話,張總經理他也不在嗎?」
楊易巧急着問道。
「以你這樣的身份來花朵集團,本來就是浪費時間,代理是什麼意思?還不是一個打雜的,想談PC的業務,就讓江同光回來!」
田亮亮語氣不善道。
楊易巧怔住了,瞪大了眼睛,雖是心裏有諸多不爽,但不敢發脾氣,第一次來花朵集團給她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記憶,這裡可都不是好人。
「您能不能通融一下」片刻後,楊易巧小聲地哀求,她知道江先生是非常抗拒回來見周於峰,不明白其中的原由。
「哎哎哎」
田亮亮煩躁地擺擺手,明顯是趕人的手勢,之後也沒再理會楊易巧。
之後楊易巧在田亮亮跟前杵了許久,也說了許多通融的話,可田亮亮不給一點情面,最後只能是悻悻離開了。
楊易巧的心情急躁到了極點,如果這價格戰持續下去,就真意味着通達在亞太業務的失敗,帶着這樣的怒火,她又返回了華科榮。
而且剛才在花朵通訊的碰壁,讓楊易巧產生了一種挫敗感。
「柳明慶,你個廢物,難道就每天待在辦公室里喝茶打牌,就等着通達的錢?我告訴你,從今天就開始停你們的補貼!」
見到柳明慶在辦公室里消遣,楊易巧大聲嘶吼着,全然不顧很多人在場,而如此侮辱性的話,在她看來並沒有什麼不妥,柳明慶哪裡能離開通達。
「閉上你的臭嘴!」
柳明慶把手裡的牌一扔,拍桌子站了起來,溫和的臉色瞬間變得怒目圓睜,什麼你媽的狗玩意,老子這麼大的老總,就該你這麼罵!
關鍵是還當著這麼多下屬的面!
「信不信老子撕爛你的這張賤嘴!沒一點教養的東西!」柳明慶大步走向楊易巧,握拳的動作,真像是下一刻就要給她一拳。
「你想幹什麼?」楊易巧猛地後退了一大步,變得驚慌失措,「你還敢打我?」
「老子告訴你,以後跟你爹我說話客氣點,別蹬鼻子上臉,這補貼敢不給試試?」
柳明慶怒斥道,而這補貼又不是裝我口袋裡,真別把老子逼急了,這戲不演了,回頭有你哭的!
「你」
楊易巧憋紅了一張臉,柳明慶如此暴戾的一面,讓她知道,通達的糖衣炮彈養了一隻白眼狼,好像給他補貼是必須的事。
看來不能以這種模式與華科榮相處了,至少得讓對方求着通達。
「好,今天我不跟你柳明慶廢話,我現在直接告訴你,以後的補助都沒有了,不給你們一分,我楊易巧有這樣的權利!」
楊易巧憤怒地大吼道,被氣到整個身子都在發著顫。
「你敢!」
柳明慶大喝一聲,一副要錢還有理的模樣,這無疑讓楊易巧更加氣惱。
「你你那就你好好等着,看我敢不敢!」楊易巧惡狠狠地說道,大口喘着粗氣,瞪了柳明慶一眼後,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可柳明慶壓抑這麼久的怒火,一旦撕破這張臉,又怎麼可能就出這一口氣。
「你這狗娘養的賤東西!」
大罵一聲,柳明慶追了出去,就跟在楊易巧身後不斷破口大罵。
「出門就要被車撞死,不信你就等着吧!」
「看你這愁眉苦臉的樣子,肯定死的早!」
「什麼狗東西,敢在老子跟前狗叫,真是給你的臉多了!」
「賤人!」
柳明慶是越罵越難聽,直到楊易巧離開華科榮,快步走到街道上,她都能從身後聽到一片難以入耳的謾罵聲,讓街道上的人都投來異樣的目光。
「呼嘿嘿嘿」
柳明慶長吁一口氣,最後咧嘴笑了起來,真的是舒坦了,不給補貼是吧?好!今下午華科榮就轉型,讓你再來時徹底變個樣!
回到辦公室,柳明慶立即召開緊急會議,這宣布的第一件事,就是更換公司的企業名稱。
「趕緊聯繫人去換,把名稱改為華科榮房地產公司,我要求在明天上午時竣工,給我通宵干好了。」
柳明慶大手一揮,下了死命令。
而在會議結束後,柳明慶又打給了周於峰,說明了與楊易巧的情況後,還很不好意思地去道歉「周董事長,抱歉啊,不能幫你掙錢了。」
「這叫什麼話,這一步遲早要走的,行,既然這樣,你就安心發展房地產,另外,通知生產車間,不貼牌生產華科榮的微機了,直接產花朵通訊的。」
周於峰說道。
而對於通達的補貼的事,本就是無所謂的態度,這價格戰還會繼續走一段時間,直到本地品牌站穩腳跟,無非是讓江同光困難,逼着他回來。
「周董事長,您就放心吧,我已經下通知了!」柳明慶笑着應道,心裏琢磨着,還是跟「老大哥」打交道心裏舒坦,最起碼人家明事理
漸漸的,天黑了下來,京都的街頭上人越來越少,一切歸於安靜,楊易巧算好時差,在最合適的時間,打給了江同光。
可剛剛說起華科榮的問題,江同光就煩躁地打斷了她的話。
「楊易巧,華科榮不能倒,這是我的要求,不然在華夏市場的布局就宣告着全面結束,且還會面臨著巨額損失,在其他電腦品牌都逃出華夏市場的情況下,最起碼我們布局了一家龍頭企業!
如果這次失敗了,我警告你,以後沒有任何一家米企會錄用你這樣的庸才!」
說完,江同光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楊易巧緊握着電話,聽着「嘟嘟嘟」的聲音,許久後才是失神地放下電話,不得不重新開始思考與華科榮的關係,彼此相互束縛,又彼此需要。
這個市場太難了。
「咕咕喵咕咕喵」
是什麼在叫,聽得讓人心裏毛躁躁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