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畫心畫情難畫你
畫心畫情難畫你

畫心畫情難畫你唐絡宛

標籤: 安瑜 畫心畫情難畫你 秦澤銘 都市
都市小說《畫心畫情難畫你》是作者「「唐絡宛」誠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安瑜秦澤銘兩位主角之間虐戀情深的愛情故事值得細細品讀,主要講述的是:」趙平津蹙眉,抬起下頜指了指她的外套:「脫了。」「哦。」許禾乖巧的站起身,脫了外面的風衣。裏面『只有』一條黑色抹胸款的短裙,堪堪到大腿的長度,很緊,裹出了凹凸的曲線...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2:0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那個房間這小半年都是門窗緊閉的。
但如今是春日裏,她彷彿聞到了外面淡淡的花香,也忍不住想要將窗子打開一線,去窺得一縷春光。
只是小產後身體太弱,她連坐起身的力氣都沒有了。
外面有傭人低低說話的聲音傳來。
「今天來的那位就是方小姐吧,誒呦,可真是年輕漂亮。」
「看起來也健康好生養呢。」
「說的是什麼,咱們先生太太盼的脖子都長了,就等着屋裡這位咽氣,好讓新人進門呢。」
「小點聲吧,少夫人也是個可憐人。」
「白瞎了這樣的相貌,出身。」
傭人搖頭嘆了一聲,望着那緊閉的窗子,卻也只能憐憫的看上一眼,快步離開了。
她的心猶如一口古井,沒有半點的漣漪。
她知道的,周家人其實都盼着她趕緊死。
死了他們就能迎娶新的少夫人進門,傳宗接代開枝散葉。
但如今,他們仍只能好吃好喝的供着她,貴重藥材天價補品不要錢流水一樣給她吃用。
誰讓,她是如今十分煊赫的陳家唯一的千金呢。
誰讓,她的父親與京都趙氏掌舵人趙平津是關係極好幾十年交情的摯友。
而她的母親,更是趙家當家主母的好閨蜜之一呢。
她從小,幾乎可以說是在趙家的麓楓公館長大的,趙太太將她當女兒一樣疼愛着。
她和趙家的大公子趙厲崢青梅竹馬一起長大。
趙太太好多次打趣她「知恩呀,長大了要不要來我們家裡,做我們家的小媳婦?」
她那時候小,不知羞呢,使勁點頭「要呀要呀。」
趙太太總會笑起來,抱起她放在膝上,親親她,給她一把糖果吃。
她靠在天鵝絨的軟枕上,忍不住就笑了。
熹微的光線里,她看到床邊的插瓶。
瓶子里的鮮花快要枯萎了,就好似此時的她一樣。
昨日傭人送餐和葯進來時,曾想要給她換成新鮮的花束。
可她拒絕了。
這是三日前,趙厲崢和未婚妻來探望她時,親手送來的。
她還記得,那天趙厲崢對她說的話「妹妹,這是我從麓楓公館的園子里親手摘來的,我記得你很喜歡這種米粒一樣小小的花。」
是啊,她從小就很喜歡這種花,不起眼的長在草叢裡,牆角邊,星星點點的點綴着春色,是寂靜而又悄無聲息的美麗。
趙厲崢和未婚妻探完病離開,但中途他卻又獨自一人折轉了回來。
他站在她的床邊,安靜的看了她好一會兒。
她小產完太虛弱,半夢半醒間,感覺到他輕輕摸了摸她的額頭。
「知恩。」
「他若待你不好,就告訴哥哥。」
她閉着眼輕搖頭,周睿行待她很好,是個十分溫柔體貼的丈夫。
周家人也待她好,周夫人是個慈愛的婆婆,而公公不大愛說話,但見了她總是會關心一兩句的。
不管是因為她的出身,還是其他原因,她嫁人後,總歸日子是很順心的。
哪怕她一直沒有生養,周家上下依然待她如初。
問題不在那些人的身上,問題在她自己心裏。
可又能對誰說呢。
說出來,除了讓趙先生趙太太愧疚難過,更會讓父母傷心不安。
還有趙厲崢。
他終於要和心愛的人結婚了,她總不能讓他的歡喜因為她而打了折扣。
所以,更不能說了。
她的目光又落在那小米粒一樣淡黃的花兒上。
她吃力的抬起手,瘦而蒼白的指節輕觸在乾枯的花苞上,撲簌簌的落了一層小花在桌面。
她唇角卻有了很淡很淡的笑。
天氣越來越暖和了。
周夫人來看她時,她的精神好似有了些許好轉。
「讓睿行推你出去晒晒太陽吧,今天沒有風,太陽也好。」
她難得的點頭應了。
周夫人怔了一下,轉而卻欣喜道「可見你這身子是真的要好轉了,快,快讓人叫睿行過來,抱知恩出去晒晒太陽。」
周睿行很快匆匆趕了過來。
他抱起她時,她嗅到了他身上若有似無的一縷香水味。
但她並未戳穿,心底也沒有任何的波瀾,她半躺在柔軟的躺椅上,任陽光灑在她蒼白冰冷的面頰。
周睿行將毯子蓋在她身上,絮絮問着她冷不冷,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她只是搖頭,陽光真暖和,她真想一直這樣曬着太陽啊。
她愜意的眯了眯眼,若是就這樣睡過去,再也不要醒來,好似也很不錯。
「中午想吃什麼?我讓廚房去準備。」周睿行摸了摸她隱約浮出了血色的臉頰,心疼道「知恩,你的身子怎麼才能好起來啊……」
「我想爸爸媽媽了,你打電話,讓他們來看看我吧。」
「哎,我這就給岳父岳母打電話。」
周睿行忙拿出手機打到陳家。
陳序和簡瞳到的很快,下車時,陳序伸手穩穩扶住了妻子,小聲道「瞳瞳,待會兒別在柚柚面前哭,讓孩子看了難過。」
簡瞳強忍住錐心的刺痛,輕點了點頭「我都知道的,知道的。」
她讓周睿行扶她坐起身,遠遠看到父母快步走來,就彎眼對他們笑「爸爸,媽媽。」
陳序握了握妻子的手,快步走到她跟前,上下打量一番,朗聲笑道「柚柚今天氣色不錯啊,可見身子要大好了。」
「確實,臉上看起來有點血色了……」簡瞳含笑上前,輕輕握住女兒的手,又撫了撫她的鬢髮,疼愛道「好好吃藥了沒有?要聽醫生的話……」
她抱住簡瞳,在她懷裡蹭了蹭,小時候那樣撒嬌「苦的很呢,他們都要盯着我喝完,我連偷偷倒掉都不能……」
周睿行搖頭失笑「恩恩怕苦,每次都要哄着才肯喝完葯,媽您可要好好說說她。」
簡瞳就輕輕戳了戳她的眉心「你呀,怎麼就長不大呢。」
「好想一輩子都長不大啊,一輩子就在您和爸爸跟前,做個小孩子。」
簡瞳的淚還是掉了下來。
陳序站在妻子身邊,他的鬢邊隱隱有了白髮,眉宇間的紋路更是深刻了幾分。
從知恩小產纏綿病榻那一天開始,他的眉宇就很少舒展過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