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德音不忘

標籤: 周蕾 宋嫿 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都市
經典力作《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宋嫿周蕾,由作者「德音不忘」獨家傾力創作,故事簡介如下:一個是鄉下來的小村姑;一個是人盡皆知的廢物;這樣的兩個人,倒也是絕配。一時間,人人都在等着看宋家大小姐的笑話。..某日,眾人眼中那個小村姑和廢物,同時出現在大佬雲集的酒會上。宋?O表示:「我是來端盤子做兼職的...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1 11:3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李秀茹在家裡是絕對的權威。
哪怕是經歷騙局以後。
她讓方翠香往東,方翠香就不敢往西。
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她既然是方翠香的母親,又有權利決定方翠香嫁給誰。
石彪點點頭,「那行,我三天一定準時拜訪。」
語落,石彪轉身便走。
李秀茹看着石彪的背影,眼底全是興奮的神色。
她怎麼也沒想到,有朝一日,方翠香這個賠錢貨也能換來這麼多錢。
整整三百萬。
有了這三百萬,兒子也不會對她態度冷淡了。
須臾,李秀茹轉身看向小沈,接着道「小沈,我也得回家了。」
小沈先是點點頭,而後似是想起什麼,「李女士,恭喜您找到了一個稱心如意的女婿。您看咱們今天是不是應該把費用結算一下呢?」
「什麼費用?」李秀茹問道。
小沈解釋道「5000塊的介紹費。咱們當初可是說好了,事成之後付款的。」
李秀茹這才想起來。
如果換成平時的話,她肯定捨不得這五千塊錢,可現在不一樣了,擁有三百萬存款的人,又怎麼在乎區區五千塊呢?
「在哪付?」
李秀茹問道。
小沈笑着道「您跟我過來。」
李秀茹跟上小沈的腳步。
兩人來到一樓的收銀處。
李秀茹拿出石彪給她的卡,「就刷這張卡吧。」
收銀員點點頭,「可以的。」
李秀茹又問「你們這個刷卡機可以看到卡里的餘額嗎?」
她想看看石彪有沒有騙她。
萬一沒有兩百萬怎麼辦?
收銀員楞了下,似是沒想到李秀茹會提出這樣的要求,「您要是想看的話,我也可以給您操作下的。」
李秀茹將銀行卡遞給收銀員,「你給我操作下吧。」
「好的。」收銀員雙手接過銀行卡。
須臾,收銀員將華卡機遞給李秀茹,「您輸一下密碼。」
李秀茹輸入密碼。
看到餘額時,李秀茹鬆了口氣。
不多不少,正好兩百萬。
收銀員看到這麼多餘額也有些驚訝
沒想到老嫂子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居然這麼有實力,銀行卡里輕輕鬆鬆就有兩百萬。
付好介紹費之後,李秀茹邊哼着歌兒回家了。
收銀員看向身邊的小沈,笑着道「沈姐,你這個會員挺低調嘛。」
「你說剛剛那個?」小沈看了眼李秀茹的背影。
收銀員點點頭,「是啊,你看她那麼有錢還那麼低調。」
兩百萬可不是普通人能存起來的。
小沈意味深長的道「你猜她那兩百萬是怎麼來的?」
「怎麼來的?」收銀員好奇的問道。
小沈接着道「那是賣女兒的錢,不止兩百萬,是整整三百萬。」
聞言,收銀員驚訝的瞪大眼睛,人都有好奇心理,「沈姐你快給我說說究竟是怎麼回事!」
小沈跟收銀員說了下事情的經過。
收銀員都石彪非常熟悉,驚訝的問道「就是那個石老爺子嗎?」
「是他。」
「他都七十歲了吧!」收銀員更驚訝了!
「要不然你以為他為什麼願意出三百萬娶她女兒?」小沈反問道。
收銀員瞪大眼睛,半天都反應不過來。
這種情況她只在電視劇中見到過,這現實中,還是第一次見。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種母親?
這還是人嗎?
須臾,收銀員接着問道「那她女兒知道嗎?」
二十多歲的小姑娘嫁給一個年過古稀的老頭,她也能同意?
小沈搖搖頭,「她女兒暫時還不知道,不過看樣子,她女兒也沒什麼主心骨。」
聞言,收銀員嘆了口氣。
「那她爸爸呢?」
母親是個混蛋,爸爸總該是個正常人吧?
總不能一家人都是混蛋!
小沈眯了眯眼睛,「我還沒見過她爸爸。可能應該是單親家庭吧?」
要不然李秀茹怎麼敢把女兒賣給一個老頭!
收銀員嘆了口氣,「這個小姑娘也太可憐了!」
原本命就不好。
現在還碰上這麼一個媽——
這邊。
李秀茹哼着小曲兒回到家。
見她心情這麼好,休息在家的方富貴非常疑惑,「你怎麼了?」
按理說李秀茹才被人騙了八十萬,心情應該不會這麼好才對。
李秀茹笑着道「你跟我來。」
方富貴跟上李秀茹的腳步。
兩人來到房間,李秀茹一臉神秘的道「我告訴你,咱們要發大財了!」
方富貴保持警惕,「你不會又被人騙了吧!」
他現在是杯弓蛇影,生怕李秀茹又被騙。
畢竟他們現在存款不多了。
李秀茹冷哼一聲,「又被騙?在你心裏我就那麼蠢?」
「方富貴,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李秀茹憤怒的質問道。
方富貴嘆了口氣,接着道「秀茹,經歷了這麼大的事情,難道你還相信天上會掉餡餅?」
兩口子八十萬的積蓄被騙的乾乾淨淨。
這十來萬還是姐姐們湊在一起送的。
買房子是不可能了!
現在只能想辦法攢錢以後給方偉志買一輛稍微好一點的車。
每次只要一想到這裡,方富貴就心疼到想哭,幾乎呼吸不過來。
李秀茹眼睛都紅了,哭着道「是!我是做錯了那麼一回,可殺人也不過頭點地,你那兩個姐姐指着我的鼻子,把我罵的狗血淋頭的時候,你看我多說一句話了嗎?方富貴!現在事情已經過去了,你還想拿這個來壓我是嗎?」
「方富貴,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不想過了?你要是不想過了,咱們就離婚!我馬上帶着偉志走!」
當然。
離婚是不可能離婚的。
畢竟方翠香馬上就要嫁人了!
她就是想嚇唬下方富貴。
果然方富貴在聽到這番話的時候,嚇得臉都白了,立即道「秀茹,你別生氣,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想知道,你說咱們要發大財了是什麼情況。」
見方富貴被自己如此拿捏,李秀茹的臉上多了幾分滿意的神色,接着道「那你聽我慢慢跟你說。」
方翠香不是她一個人的女兒,想要方翠香順利嫁給石彪,還得把方富貴這關過了。
好在方富貴這個人沒什麼主心骨,加上他最愛的是方偉志。
所以,想搞定方富貴應該不難。
思及此,李秀茹眯了眯眼睛,她在心裏斟酌着用詞,接着開口,「我給咱們翠香找到了一戶好人家,他們家特別有錢,原因出三百萬的彩禮把翠香娶回去,你說咱們家是不是要發大財了!」
聞言,方富貴瞪大雙眼,好奇的問道「真的假的?」
「三、三百萬?!」
說到最後,方富貴的聲音都開始發抖。
三百萬不是一筆小數目。
「當然是真的!」李秀茹點點頭,接着道「我連訂金都收了,男方三天後就來認門。」
「訂金是多少?」方富貴問道。
「兩百萬。」說著,李秀茹將卡拿出來。
方富貴拿起卡,咽了咽喉嚨,「這裏面真的有兩百萬?」
「當然!我已經去銀行查過了!」
方富貴有些不敢置信。
甚至懷疑自己在做夢。
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家,願意出三百萬的彩禮娶媳婦?
在他們那裡,最高彩禮才八十八萬。
方富貴生怕李秀茹被騙,又問「你是在哪裡認識的男方?」
「婚姻介紹所。」李秀茹回答。
「那、那靠譜嗎?」方富貴緊緊捏着手裡的卡,「萬一他們反悔了怎麼辦?」
「我錢已經收了,他們反悔也不行了!」李秀茹接着道「你就放心吧,這已經是鐵板上釘釘的事情了!你都不知道那老、」
意識到自己說錯話,李秀茹立即改口道「你都不知道男方有多滿意翠香呢!」
方富貴感覺自己就像在做夢一樣,看着李秀茹道「你打我一巴掌。」
李秀茹一臉的莫名其妙,「我打你幹什麼?」
「我看看痛不痛!」
萬一是做夢呢?
李秀茹抬起手,就給了方富貴一巴掌。
這一巴掌打的方富貴嗡嗡的,雖然很疼,看他一點也不生氣,反而興奮的道「不是在做夢!秀茹不是在做夢!」
李秀茹也是滿臉笑容。
方富貴接着問道「那剩下的一百萬什麼時候給?」
李秀茹回答,「等他們結完婚之後。男方要求下個月十八號就結婚!」
方富貴點點頭,「可以的。他們給這麼多彩禮,這個要求不過分。」
就在此時,方富貴像是突然想起什麼,看向李秀茹,「對了秀茹,你今天見到男方了嗎?他那邊是什麼情況?」
能拿出來三百萬彩禮,肯定不是什麼普通人家。
可若是大戶人家的話,又怎麼會看上方翠香?
李秀茹家接着道「男方這邊在京城是有名的大戶,錢對他來說就是個數字而已,等咱們家翠香嫁給他之後,吃香的喝辣的就行,到時候連帶着偉志都能跟在後面沾點光。」
「我是這麼想的,等他們結婚之後,就讓男方想辦法把偉志的戶口也遷到京城來。」
京城戶口待遇好。
可惜,近些年來,落戶條件越來越苛刻了。
方富貴點點頭,接着問道「男方那邊父母是做什麼的?他多大了?家裡有幾個兄弟姐妹?」
「他父母早就不在了,」回答男方年紀的時候,李秀茹的眼神開始變得有些閃躲,「就是,就是男方的年紀可能稍微比翠香大了點。」
聞言,方富貴笑着道「沒事,大點好,大點知道疼人。」
身為父親,他也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嫁個好人家。
見此,李秀茹立即跟着點頭,「對對對,我也是這麼想的。」
方富貴又問「大多少啊?」
李秀茹接着道「他今年剛好七十。」
七十!
聽到這句話,方富貴的臉色瞬間就變了,「你說什麼?」
李秀茹又重複了一遍。
方富貴蹭的一下從凳子上站起來,「你說要把翠香嫁給一個七十歲的老頭?」
方富貴原本想着只是比方翠香大一點而已。
沒曾想,竟然比自己的年紀還大!
「秀茹,你這、這不是胡鬧嗎?咱們翠香才幾歲,你給她找個男人比我歲數還大!傳出去讓我怎麼做人?」
讓別人怎麼說他?
方富貴可丟不起這個臉。
李秀茹接着道「這裡是京城,有幾個人認識你?再說,男方雖然老是老了點,可是人有錢啊!當年咱倆倒是差不多大,可我跟你一輩子,我得到了什麼?我每天累得跟狗一樣!我可不想再讓我女兒受這樣的苦!」
李秀茹字字句句都是為了方翠香好,半句不提自己的私心。
那樣子,就好像她真是個好母親一樣。
方富貴眉頭緊蹙,「秀茹,只要夫妻齊心,日子肯定會好起來的。翠香還是個小姑娘,她應該嫁給跟她年紀相仿的人,她是我們的親女兒,我們不能害了她!」
雖然三百萬的彩禮很多,但方富貴還是過不了自己心裏那關。
一想到對方是個七十歲的老頭子,他心裏就憋得慌。
「翠香是你的親女兒,合著偉志就不是你的親兒子?」李秀茹接着道「咱們偉志今年已經二十三歲了,同齡人有車有房,偉志有什麼?」
「難道你就不想讓偉志過上好日子?」
說到最後,李秀茹直接就哭了起來,「我做了這麼多,還不是為了你們老方家好!還不是為了你兒子好!你可倒好,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我可憐的偉志啊,怎麼就攤上了這麼個沒用的爹呀!」
方富貴愣住了。
一邊是兒子,一邊是女兒,實在是讓他為難。
畢竟手心手背都是肉。
見方富貴衣服猶豫不決的樣子,李秀茹拿起桌子上的銀行卡,怒聲道「好,你不願意把翠香嫁給他是吧!那我現在就去找那個人說清楚!反正你也不在乎偉志,以後讓偉志和西北風好了!」
李秀茹轉身就走,同時也在心裏倒數三聲。
她太了解方富貴了!
倒數三聲之後,方富貴肯定會拉住她的手的。
果不其然。
就在李秀茹數到二的時候,方富貴就拉住了李秀茹,「秀茹!你不要衝動!」
有些事情開弓沒有回頭箭。
一旦說清楚,就不能反悔了!
「你不是已經不在乎偉志了嗎?」李秀茹雖然心裏很得意,但是並沒有表現出來,接着道「你不願意翠香嫁給他,又不想讓我去退錢,天底下哪裡有這樣的好事!」
短短的時間內,方富貴在心裏想了很多問題。
他只有一個兒子。
方偉志是方家唯一的香火,他不能不顧方偉志的死活。
至於方翠香。
她就是個女孩子。
女孩子一旦嫁了人,那就是別人家的人了。
而且李秀茹說的對,京城又沒人認識他,大不了以後不讓方翠香回老家了就是!
只要不讓方翠香回老家,他們就永遠都不知道方翠香嫁的是什麼人!
「秀茹,你不要這麼衝動,我也沒說不同意,我就是覺得男方的年紀有點大了。」
「這還不是不同意嗎?」李秀茹咄咄逼人,「就顯着你是親爹了,我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後媽對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方富貴只能一再低頭,「剛剛是我考慮的不周到,我仔細的想了下,你說的有些道理,這翠香畢竟是偉志的姐姐,她能找個好人家,還能順便幫一下偉志,這確實是一件打着燈籠也難找的好事!」
雖然那個老頭年紀有些大,可他有錢啊。
七十歲的人最多再活十年。
十年後,他的所有家產就都是方翠香的。
到時候,他們方家就是千萬富翁!
想到這裡,方富貴非常激動,越發覺得老婆給女兒找了個好人家。
須臾,方富貴接着道「秀茹,我覺得這樁婚事挺不錯的,就是不知道翠香願不願意。」
萬一方翠香不願意怎麼辦呢?
「這麼說,你同意了?」李秀茹眯着眼睛問道。
「嗯。」方富貴點點頭。
李秀茹接着道「你同意了就行,翠香那裡我去解決。」
「那好。」
解決了方富貴這裡的問題,李秀茹就打通了方偉志的電話,她要迫不及待的把這個好消息分享給方偉志。
電話鈴響了很多次,方偉志才不耐煩的接起電話,「喂,怎麼了?」
有些事情在電話你說不方便,李秀茹接着道「偉志,你快回來,媽有件大事要跟你說。」
掛斷電話,方偉志看了看日曆,今天也到了家裡給生活費的日子了,於是他就回去了一趟。
李秀茹準備了一大桌豐盛的飯菜。
方偉志有些納悶。
李秀茹給方偉志端來一碗雞湯,「偉志,這段時間你上學辛苦了,來喝碗雞湯。」
方偉志接過雞湯,接着道「你要跟我說什麼事?」
李秀茹把事情的經過跟方偉志說了一遍。
在聽到三百萬彩禮的時候,方偉志一愣。
但是再聽到對方是個年過七十的老頭時,方偉志眼底又全是嫌惡的神色。
「你這種行為跟賣女兒有什麼區別?」身為一個讀書人,方偉志對這種行為很反感,也很噁心。
都什麼年代了,居然還有這麼愚昧的人。
偏偏,這個人還是自己的親生父母!
方偉志再次痛恨自己不能選擇自己的出生。
聽到兒子這麼說自己,李秀茹一點都不生氣,反而語重心長的道「兒子,媽這都是為了你好,你看等你畢業後,買車買房哪樣不要錢?家裡的情況你也清楚,憑我和你爸的存款,連輛像樣的車都買不到,更別說是房了!」
方偉志的眉頭蹙的很深,正欲說些什麼,卻聽李秀茹又道「我和你爸準備明天就去給你買輛新車,讓你開到學校去撐撐場子,爭取找點找到個千金大小姐女朋友,不過我和你爸也不懂車,你看奔馳怎麼樣?」
S級的奔馳確實不錯。
男孩子都喜歡車。
方偉志自然也不例外。
李秀茹接着又道「你姐姐也這麼大了,能找個好人家不容易,雖然說那個老頭年紀確實挺大的,但他有錢啊,等你姐姐嫁過去之後,什麼都不用做專門在家當富太太就行!我這也是為了你姐好!」
方偉志看向李秀茹,蹙眉道「你為了她好就說是為了她好,沒必要把我拉扯進來!這件事跟我有什麼關係?」
又不是他逼着方翠香嫁給七十歲的老頭的!
語落,方偉志又道「你和爸想幹什麼我管不着,我畢竟是小輩!但是請你們不要打着為我好的名號去干這些事情!我嫌棄噁心!身為弟弟,我無法忍受自己的親姐姐嫁給一個七十歲的老頭!」
他所接受的教育也不允許自己這麼干!
這算什麼?
一樹海棠壓梨花?
簡直讓人看笑話!
李秀茹很了解方偉志的性子,知道兒子善良,笑着道「是是是!媽說錯話了!媽不該怎麼說,你姐姐嫁人是她的事情,跟你沒有任何關係。媽沒文化,不會說話很正常,你不要跟媽一般計較。你姐姐是什麼條件你也清楚,她要文化沒文化,要見識沒見識,能嫁給一個有錢的老頭是她的福氣,多少人想嫁還沒有門路呢!」
聞言,方偉志的神色緩和了幾分。
他這個姐姐也是沒志氣!
竟然願意嫁給七十歲的老頭。
自己嫁就去嫁,還非得找個借口,說什麼是為了他!
方翠香說得跟她很偉大一樣。
有點噁心。
語落,李秀茹接着道「偉志,你明天跟我們一起去看看車好不好?」
「隨便你們。」方偉志道。
語落,方偉志便不再多說些什麼,開始低頭喝雞湯。
這些事情跟他沒有任何關係,都是父母在安排。
他只是一個被安排的小輩而已。
看着方偉志,李秀茹臉上全是笑意。
還是她的寶貝兒子懂事,不會給她氣受。
不多時,方翠香也回來了,看着滿桌子豐盛的飯菜,她很是驚訝,「媽,咱們家今天發財了嗎?」
要知道,平時家裡就算做了好吃的,李秀茹也會在她回家之前,把吃的全部藏起來。
像今天這種情況幾乎為零。
李秀茹看向方翠香,滿臉笑容,「翠香回來了,快坐下吃飯吧。」
這個笑容看得方翠香有些氣雞皮疙瘩。
因為母親從未這樣對待過自己。
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媽,發生什麼了嗎?」
「沒事,」李秀茹笑着道「就是覺得翠香你這麼多年以來也挺不容易的,每天除了上班就是上班,連休息的時候都要去做兼職,所以媽特地做了這麼多好吃的,讓你補一補!」
方翠香現在可是個值錢貨!
整整三百萬呢!
聞言,方翠香鼻子一紅,有些感動。
「媽,謝謝您。」
李秀茹笑着道「傻孩子,跟媽媽還說什麼謝謝?應該是媽跟你說謝謝才對,這麼多年,真是辛苦你了。」
雖然覺得今晚的李秀茹很不對勁,但方翠香也沒多想些什麼。
他們畢竟是親生母女。
虎毒不食子。
人都是會變的。
母親在經歷過風風雨雨之後,變了也很正常。
「快坐下吃飯吧,媽去給你盛雞湯。」
盛了一碗雞湯過來,李秀茹接着道「翠香啊,明天的兼職就別去了,好好在家休息休息,再這樣下去的話,你的身體也吃不消的。」
方翠香笑着道「那我明天去找茵茵,早就約了要跟她逛街。」
「去吧。」李秀茹點點頭。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
方翠香來到與韓文茵約好的地點。
她站在廣場的路邊等韓文茵。
方翠香今天特地穿了韓文茵給自己買的羽絨服。
白色的羽絨服襯得她氣色非常好。
方翠香也很喜歡這件羽絨服。
不多時,一輛黑色的賓利停在路邊。
而後車門打開,韓文茵從裏面走出來。
韓文茵穿着淡綠色的毛呢大衣,帶着一頂白色的貝雷帽,與白色內搭剛好相互輝映,在冬日裏依舊讓人眼前一亮。
她從車裡走出來,然後繞到駕駛座,跟駕駛座內的人說了幾句。
駕駛座的車窗是半開的。
從方翠香的角度,剛好可以看到男人精緻的側臉。
是那位姓宋的先生。
方翠香對宋博琛印象很深。
韓文茵跟宋博琛說了幾句,便朝方翠香這邊走過來,「大表姐。」
「茵茵。」方翠香朝她揮手。
韓文茵走過來抱了抱方翠香,笑着道「大表姐,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
方翠香好奇的道「茵茵,剛剛那個是你男朋友嗎?」
「不是。」韓文茵接着道「就是一個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
方翠香笑着道「那他肯定喜歡你。」
「表姐,你別瞎說。」韓文茵看向方翠香,「我跟他之間的關係真的很單純。」
韓文茵也從未往深處想。
方翠香眯了眯眼睛,「總覺得他看你的眼神不太對。」
就很特殊。
一種方翠香描繪不出來的感覺。
韓文茵輕笑出聲,「人家身邊不缺美女的,大表姐你肯定看錯了。」
「可能吧。」
兩人邊走邊聊,方翠香接着道「茵茵,我覺得我媽最近變了很多。」
「哪裡變了?」
方翠香滿臉幸福的笑,「就是變得更像一個媽媽了。」
從前她從未體會過母愛。
可現在。
她體會到了。
方翠香不是個貪心的人,這就已經讓她很滿足了。
韓文茵微微蹙眉,「大表姐,不是我潑你冷水,事出反常必有妖。而且,我看舅媽似乎並不像是一個特別容易改變的人。」
李秀茹無論什麼是都以利益為重。
不僅如此,她還重男輕女。
在李秀茹心裏,只有方偉志才是自己的親生骨肉。
至於方翠香。
早晚都是潑出去的水。
聞言,方翠香也覺得事情不對勁,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跟韓文茵說了一遍。
方翠香接着道「我家的情況你也知道,平時我媽要是做了什麼好吃的話,肯定是要藏起來留着給偉志吃的,可昨天晚上不知道怎麼回事」最重要的是,李秀茹連兼職都不讓自己去了!
聞言,韓文茵眯了眯眼睛,「舅媽有沒有跟你說什麼話?」
方翠香搖搖頭。
並沒有。
韓文茵依舊覺得事情不對勁,接着道「大表姐,我若是你的話,我肯定會選擇搬出來!反正你現在也獨立了,何必要跟他們擠在一起?」方翠香都是二十多歲的大姑娘了,至今卻連屬於的自己的私人空間都沒有!
一直到現在都還住在客廳里!
這算什麼?
更過分的是,方翠香每個月上班的錢都要用來給方偉志當生活費,自己只能留下五百塊。
五百塊能幹什麼?
買兩件衣服就沒了!
方翠香嘆了口氣,「我也想搬出來,可是」
可是她缺少了些勇氣。
「可是什麼?」韓文茵問道。
見她這樣,韓文茵又道「大表姐,你若是缺錢的話,我可以借給你。工作方面我也可以幫你想想辦法。」
方翠香搖搖頭,「茵茵,不是因為這個。我媽把我的身份證和家裡的戶口本都藏起來了。我能跑到哪裡去呢?」
現在這個社會,去哪裡都要身份證。
就算去補辦身份證,也要帶着戶口本。
可她卻連自己的身份證都沒見過。
就連工作都是母親幫自己找的。
韓文茵微微蹙眉,「舅媽怎麼這個樣子?她這是在限制你的人身自由!難道表哥是人,你就不是人了嗎?」
方翠香接着嘆氣。
韓文茵又道「大表姐,你有勇氣逃離他們嗎?」
「逃離他們?」方翠香瞪大眼睛,「我能逃到哪裡去?」
韓文茵接着道「無論逃到哪裡,都比跟在他們身邊好!只要你有勇氣,我可以幫你安排!」
方翠香看向韓文茵,笑着道「茵茵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我的人生已經這樣了,無論逃到哪裡,我都是他們的女兒,再說,我感覺我媽現在已經改變了不少,所以,我不走。」
她相信父母會越來越好的。
而且,她又能走到哪裡去呢?
見她這樣,韓文茵無奈地嘆了口氣,「大表姐,我建議你認真考慮下我的意見。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隨時聯繫我。
「嗯。」方翠香點點頭。
晚上回去後。
李秀茹拉着方翠香的手,滿臉慈祥的笑,「翠香啊,媽要跟你商量個事情。」
「媽,您說。」方翠香道。
李秀茹接着道「翠香,你年紀也不小了,咱們老家跟你一樣大的女孩子,兒子都可以打醬油了,哪像你啊,到現在還沒成家。」
「我不急。」方翠香道。
李秀茹笑着道「你是不急,但是媽媽急啊。」
一句話說完,李秀茹接着道「媽媽給你在婚姻介紹所找了個人品和家世都比較不錯的人,他三天後回來咱們家認親,到時候你可得好好表現。」
方翠香微微蹙眉,「媽,這麼著急嗎?」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