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高能預警:她帶着倆祖宗回來了
高能預警:她帶着倆祖宗回來了

高能預警:她帶着倆祖宗回來了顧夜寒唐甜

標籤: 厲鈞 唐甜 都市 高能預警:她帶着倆祖宗回來了
《高能預警:她帶着倆祖宗回來了》中有很多細節處的設計都非常的出彩,通過此我們也可以看出「顧夜寒唐甜」的創作能力,可以將厲鈞唐甜等人描繪的如此鮮活,以下是《高能預警:她帶着倆祖宗回來了》內容介紹:六年前,她是對他死纏爛打的前任被嘲笑被陷害被抽走血液她一無所有六年後,兩個天才萌寶一左一右守在門前。大寶一臉高冷:「媽媽說了,她絕對不吃回頭草。」小寶雙手叉腰:「我已經給媽媽物色了一二三四五個相親對象!顧總乖乖去排隊。」顧夜寒拿出一堆號碼牌:「告訴你們媽媽,一二三四五號相親對象,都是我。」回歸後,她...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9 05:1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你母親的昏迷,我會調查地清清楚楚。」沈力漠然說道「不管是誰下的手,我都絕不會善罷甘休。記住,不管是誰。」
沈力強調了不管是誰四個字。
沈月覺得,這是沈力表明了,哪怕顧夜寒要參與,他也要和對方斗到底的的意思。
她不由也說道「對,我們沈家,屹立這麼多年,我們不會懼怕任何敵人。」
沈月鏗鏘有力的話語剛剛落下。
突然,幾個穿着白大褂的人走了進來,他們身後,還跟着一些搬着儀器的人,架勢很大。
沈月和蘇若齊齊愣了一下。
「你們是醫生?是我叫你們來的嗎?」
蘇若忍不住說道。
她的神情有些狐疑。
她剛剛才打了電話。
現在的醫生,效率有這麼快嗎?
「醫生,是我帶來的。」一道淡漠的聲音響了起來。
這聲音……
沈月有些震驚地看了過去。
那些人的最後面,顧夜寒平靜地走了進來。
沈月不由心神巨震!
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
顧夜寒會突然帶着一群醫生過來。
這不對勁。
這很不對勁。
其他人,應該是剛剛才知道母親昏迷的事情。
離消息傳出去,總共也不過才五分鐘。
五分鐘時間,就到了這樣一個一看就精心準備過的醫療團隊?
這有可能嗎?
沈月的表情微微變了。
她忍不住看了一眼蘇若。
可蘇若的表情,卻和她一樣難看。
她們同時意識到,好像有什麼事情,脫離了掌控。
「先去看一看沈夫人的情況。」顧夜寒說道。
醫生應聲,安裝儀器的安裝儀器,查看情況的查看情況,立刻就要忙碌起來。
沈月心中不安,忍不住厲聲說道「誰准你們碰我的母親了!」
她對着沈力說道「父親,顧夜寒出現地太詭異了,我懷疑他有問題,他帶來的醫生,也絕對不能用!」
沈力看了沈月一眼,平靜地說道「醫生,你們請自便。」
說著。
他還主動把位置讓了出來。
蘇若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這種感覺很奇怪。
明明沈力是剛剛才到。
可她怎麼感覺。
沈力和顧夜寒,好像達成了什麼默契。
他們兩個……之前有聯繫?
沈月看看這個看看那個,只感覺頭痛欲裂,整個人都快要瘋了。
就在這個時候。
蘇若輕聲說道「夫人的病,已經好些年了。也不知道這些醫生,能不能看出是你來,要是真能讓夫人病癒,那真的是好事一件。」
沈月一聽,立刻冷靜了下來。
是啊。
林薇的情況,是因為中毒。
而這種毒,蘇若一點點,已經用了幾十年了。
幾十年間,都沒有人能發現端倪,這裡的醫生,照樣發現不了問題。
到頭來。
還是會回到原來的問題上。
沈月目光一動,她擦了擦眼淚,一臉難過「上一次母親傷神,就是足足暈倒了三個月。這一次,不知道又是什麼情況。都是我的錯,我真不該,真不該把唐甜帶過來。」
說著。
淚珠從沈月嚴重一串串滴了下來,沈月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話里話外,又一次把矛頭指向了唐甜。
唐甜沒有說話。
沈力卻冷聲說道「不要在這裡吵,全部給我出來。」
說著,他率先走了出去。
沈月目光一動,趕忙跟了上去。
眾人陸續離開,把空間都讓給了醫生。
樓下大廳。
沈力看着沈月,神情莫測「你確定,你母親是被唐甜氣暈的?」
「當然。」沈月趕忙說道「爸爸,這麼大的事情,我還能說謊不成。這可是我的親生母親啊!唐甜口出狂言的時候,我已經儘力阻止了,但是,還是沒能成功……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沈月說著,又開始擦起了眼淚。
沈力就這麼靜靜地看着她哭。
沈月哭了一會,總覺得有哪裡不對,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
沈力垂眸,平靜地看向唐甜「唐小姐,你來說。」
唐甜點了點頭,冷靜地說道「我進別墅的時候,就發現了不對勁。沈月態度太過急切,所以,在門口的時候,我試探了一下,甚至讓她跪下。這麼過分的要求,她竟然都照做了。這讓我確定,今天的事情,絕對有問題。」
「唐甜,你在說什麼。」沈月急了「我是為了母親,才……」
「你們如此母女情深。我在門口逼你下跪的時候,你母親聽到了,竟也不出來阻止?」唐甜冷聲說道「她怕是早就已經昏迷了。」
「你胡說。」沈月的聲音尖銳了起來「母親……母親她只是覺得對不住你,所以,容忍了你。」
「是嗎。」唐甜不急不緩地說道「沈小姐。那門鎖恰好壞了,又是怎麼一回事?」
沈月心思急轉「那就是一個巧合。」
「好,那是巧合。那你母親要見我,為什麼會特意挑在沈先生回來的時間點。難道,她還想要用沈先生的權勢來逼迫我變成?這恐怕,也不是沈夫人的性格吧。」唐甜繼續說道。
沈懿也覺察到了種種不對,他立刻說道「母親若是要道歉,一定是真心道歉,絕對不會使用什麼奇奇怪怪的手段。而且,母親知道我和和父親一見面必定吵架,她不會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讓我和父親見面。」
沈力看了一眼沈懿,神情莫名。
這個蠢兒子。
為什麼說起他們父子不合,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怎麼感覺有些氣人。
「母親她根本就沒有想那麼多。」沈月堅持說道「小懿,你為了替唐甜開脫,也是用盡心機了。」
沈月看起來還算平靜,心裏卻已經慌亂的不行了。
這和她的劇本有些不一樣。
在她的想像中,沈力和沈懿看見林薇暈倒,應該當場就會和唐甜翻臉。
唐甜苦苦爭辯,但是,沒有人會相信她。
最後兩方不歡而散,父親下定決心,要對付唐甜。
這才是正常的走向啊。
怎麼現在。
不但顧夜寒一副提前知道的樣子,早早找來了醫生。
沈力和沈懿,也是一個比一個冷靜。
有哪裡不對,一定有哪裡不對。
沈月忍不住再次看向了蘇若。
可這一次。
蘇若都不知道哪裡出現了問題,自然不能給什麼回應。
沈月只能咬着牙,硬撐着她最初的說法。
當時房間里,就只有她和唐甜,她就不信了,沈力和沈懿,會相信一個外人,也不相信她。
「你……」沈懿想要說些什麼。
唐甜卻平靜地說道「進門前,我已經察覺到了不對。沈月,你覺得,我還會這麼毫無防備地進去嗎?」
沈月抬眸,遽然看着唐甜。
唐甜笑了笑「你以為,夜寒怎麼會來的這麼及時?實話告訴你,第一眼看見你時,我就覺得你不對勁,所以剛剛進入別墅,我就打了電話給夜寒,他在那邊,全程聽着。當你說沈力馬上要到的時候,我感覺到了不對,夜寒也感覺到了不對,當你在門口,不惜跪下,裏面卻沒有一點動靜的時候,我的懷疑達到了頂點。我和夜寒沒有進行直接的交流,但是我想,他應該也是產生了懷疑。」
顧夜寒點了點頭「我的確是產生了懷疑。沈月的表現,好像是不惜代價,也要讓甜甜進入那個房間。可是房間里,只有一個沈夫人。為什麼,她會這麼急迫?再結合裡頭毫無動靜這樣一個情況,我懷疑,沈夫人未必是清醒的狀態。之後。我查了沈先生的飛機抵達時間,我讓人去機場守着,飛機一到,我就給沈先生打了電話,告訴他,沈夫人可能出現了問題。」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