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大夏國九皇子夏天司馬蘭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大夏國九皇子夏天司馬蘭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大夏國九皇子夏天司馬蘭的小說叫什麼名字夏天司馬蘭

標籤: 司馬蘭 夏皇 大夏國九皇子夏天司馬蘭的小說叫什麼名字 都市
司馬蘭夏皇是都市《大夏國九皇子夏天司馬蘭的小說叫什麼名字》中的主要人物,梗概:這時。秦貴妃緊緊拉着夏天的手,生怕夏天的死而復生是幻覺。但,兒子的手越來越溫暖。她含淚而笑:「天兒,嚇死母妃了!」夏天反手緊握,掌心溫暖着母子兩人:「母親別怕,我沒那麼容易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12:4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夜幕下。
皇宮中依然燭火通明,皇宮內外,禁軍正在巡邏。
夏帝身穿至尊龍袍,站在孤山殿的門口,站了很久。
他看着門內那個容顏依然如少女的女子,話到嘴邊,卻無法開口。
他想告訴秦貴妃夏天死在荒州之事。
但,她定會無法承受失子之痛吧!
想到這裡,夏帝的鷹眼中閃過一絲心疼之色,腳步移動,想轉身走。
但,就在此刻,秦貴妃卻抬起螓首,發現了夏帝的到來「陛下,你夜來孤山殿,是有什麼要事嗎?」
「關於天兒的?」
夏帝笑得很勉強「是啊!」
秦貴妃緊張的問「天兒怎麼了?」
「他出事了嗎?」
夏帝苦澀的道「今日接到荒州軍報,荒州淪陷,小九失蹤,可能死在亂軍中了!」
「什麼?」
秦貴妃花容失色,縫製衣袍的針,深深扎進她手指中。
血珠冒,在燭火下顏色妖異。
十指連心啊!
但,秦貴妃彷彿沒有感覺到痛,猛然起身,任指尖之血抹在衣袍上,眼中淚花閃動,嬌軀微微顫抖「陛下說什麼?」
夏帝很心痛!
他剛想舉步入殿門,卻被喝止「不要進來!」
「陛下,這是冷宮!」
夏帝的身子僵住了!
「天兒他怎能留下我一個人在人間啊!」
夏帝的心一痛「你還有我!」
秦貴妃的淚,順着臉頰流下「陛下,若是臣妾沒有猜錯,當初,你之所以獨寵我,是因為你知道了那個荒唐的預言吧?」
「那個預言雖然殘缺不全,但你信了,是嗎?」
夏帝搖頭「不是!」
「是因為朕的心裏,只有你一個人!」
「朕只想和愛妃在一起!」
「哈哈哈」
秦貴妃嘴角流血「你心中只有長生不老吧?」
「龍生九子,個個不同所以,你只生九個兒子,一個多的都不要。」
「你的那些公主出生,也不要!」
「因為,傳說中真龍只有九子,沒有女兒!」
「你要做傳說中的真龍,對嗎?」
夏帝臉色鐵青,雙拳緊握道「愛妃,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些公主會夭折,是有妖人作祟!」
秦貴妃眸子深處,閃過一絲夏帝看不見的異彩「是誰?」
夏帝堅決的搖頭「不能說!」
秦貴妃一臉失望之色「你是帝王,是真龍天子,這天下還有你不能說之人?」
夏帝閉上眼睛,無奈的道「有!」
「但,朕不能告訴你他是誰?」
說完。
夏帝決然轉身離去。
秦貴妃高聲喊道「那你為吾兒取名為天,取這種大不敬的名字,究竟是為何?」
夏帝停下腳步「現在,還不到告訴你的時候!」
「那為何要天兒死?」
夏帝沒有回答,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時,跟在他身後的魏公公卻回頭,與秦妃對視了一眼。
然後,他緊緊跟在夏帝身邊走了!
秦貴妃這才擦乾俏臉之淚,沉聲道「你去問一下你主人,我兒子究竟怎麼樣了?」
「若是出了意外,讓她再也不要來見我!」
「是!」
地面下,有了回應。
然後。
屋內沒有了聲音。
剛剛的一切,彷彿都是錯覺。
秦貴妃這才望着孤山殿外喃喃道「你可是大夏皇帝,天下間能讓你顧忌的,究竟是誰呢?」
「你究竟想做什麼?」
「打開稷下地宮,想要尋到長生不老葯,只是其一吧!」
「你,究竟在謀劃什麼?」
另一邊。
夏帝回到御書房,看着大夏朝的鎮國玉璽,眼神很複雜。
這個玉璽,也是一個九龍玉璽,與夏天手中的一模一樣。
良久後。
夏帝開口「老東西,你說朕是不是錯了?」
「噗通」
魏公公嚇得臉色發白,雙腿一軟,跪在地上,頭也不敢抬「陛下,天子無錯,若是有,就是伺候天子的人做錯了!」
「哈哈哈」
夏帝回過神來「是啊!」
「朕是真龍天子,定然不會有錯!」
「既然朕不曾有錯,那有錯的就是天下人!」
魏公公這才擦了擦臉上的冷汗「陛下英明。」
「起來吧!」
「謝陛下!」
這時。
「右丞相曹威求見陛下!」
曹威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進來吧!」
「是!」
曹威一臉諂媚之色走進御書房「陛下,臣不辱使命,終於與天狼帝國使者談好條件。」
夏帝眼中異彩一閃「快快與朕說說,你們是怎麼談的。」
「是!」
曹威繪聲繪色的道「那天狼使者說,他會促成這次和親,當著臣的面,將和親換天狼休兵之事,用飛雕傳書給天狼大帝。」
「好!」
夏帝讚賞道「那現在,就等天狼大帝的決定吧!」
「是!」
曹威眼中閃過一絲狡詐。
荒州捷報應該還有一些時日才到,在那之前,天狼帝國那邊就會先答應和親之事。
到時候,就算荒州捷報到來,只要天狼帝國那邊不鬆口,司馬老賊就定會失去女兒。
雖然,天狼帝國在荒州損失二十萬精兵,但,還是這片大陸最強大的帝國。
自家這位篡位的大夏皇帝,定不敢再惹惱天狼大帝,定會送司馬梅出去。
此刻,曹威覺得他才是這世間最聰明的人!
「退下吧!」
「是!」
曹威意氣風發的走出御書房。
一切盡在掌控。
忽然。
夏帝的聲音傳入他耳朵里「曹卿家,若是青州王入主東宮,你打算怎麼做?」
曹威連忙恭敬轉身「臣捨命護青州王坐穩太子位!」
夏帝頷首「朕知道了!」
「下去吧!」
「是!」
曹威走出皇宮。
猛然。
他腦海中閃過一個人影!
不對!
曹威眉頭一皺,喃喃的道「荒州若是大勝,那臭老九死了嗎?」
曹威愣住了!
真想讓皇城的風,給他一些神通,讓他能夠掐指算夏天的生死啊!
忽然間。
一絲不安就湧上他心頭。
若是那個災星沒有死的話,他還會繼續走霉運嗎?
那個傢伙,可是專克太子的人啊!
曹威渾渾噩噩的回到家,走到兒子曹馬後院,這才雙拳緊握,仰天大吼「臭老九,你這個災星,究竟死了沒有啊?」
「老夫求求你,死了吧!」
「求你了!」
他滿心憂愁的推開一個房門,抱起裏面嬌媚人兒放到床上,盡情的狂浪。
一夜,雨打芭蕉聲,響徹庭院。
第二日,天晴。
天夏殿,早朝!
曹威在夏帝的授意下安群臣的心「諸位,本相已經和天狼使者談好和親之事。」
「現在,就等天狼大帝迴音。」
夏帝面無表情的道「這一次,左相有功,待天狼人休兵後,再一併獎賞!」
「謝陛下!」
曹威挑釁的瞄了司馬劍有一眼。
就在這時。
殿外傳來一個喜悅的聲音「大捷!」
「荒州大捷!」
一個兵部官員滿面紅光的跑進大殿「陛下,李元帥傳來荒州軍情,他率軍入荒州,一舉殲滅天狼大軍二十萬,俘獲天狼大公主呼延朵兒,俘獲天狼小公主呼延菊花,取得荒州大捷!」
「荒州,奪回來了!」
「什麼?」
滿朝震驚了!
真的?
還是假的?
曹威一臉懵逼,喃喃的道「荒州捷報怎來得這麼快?」
「難道,那個災星,他真的沒有死?」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