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頭頂一隻喵喵

標籤: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秦始皇 趙浪 都市
小說《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超級好看的都市小說,主角是趙浪秦始皇,是著名作者「頭頂一隻喵喵」打造的,故事梗概:「雖然秦法嚴苛,但亂世需用重典,也無可厚非。」「至於始皇帝,那更是千古一帝!怎麼能說是暴君呢?」聽到趙浪的話,中年人渾身一震,眼睛更是睜的溜圓,喃喃自語道,「千古一帝!你認為朕是千古一帝!」趙浪沒有聽清自己便宜老爹後面的話,點點頭接著說到,「當然,掃滅六國,統一天下;創立郡縣制;書同文、車同軌、行同...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21:3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面對呂雉的問話,張良沒有沉默太久,而是若有深意的看了對方一眼,沒有直接回答對方的問題,轉而說道,
「為國選王,乃是國之大事,而且兩位王子都已經在這裡,不宜擅自更改。」
聽到這個答案,呂雉明顯的皺了一下眉頭,這當然不是她要的答案,她這些年也試圖籠絡張,但沒什麼效果,
現在對方果然沒有和她站在一起,
這讓她也微微有些後悔,當初,她其實也想把時間設置的更長一些。
不過當時情況不同,她的根基尚淺,除了樊噲之外,沒有其她人的支持,
如果直接說10年,或者更長的時間,那麼恐怕得不到其她人的同意。
所以才說5年,這5年的時間裏,她也沒有閑着,一直在籠絡自己的人生,
也算是有了一批可用之人,但現在卻就要將權力交出去了,她自然不會甘心。
看着,朝堂上僵持不下的情況,呂雉這時候不由看,向樊噲說道,
「大將軍以為如何?」
聽到問話,樊噲略微有些遲疑,他當然是聽自己大哥的,
可現在。兩人的情況不相上下,的確難以直接選出來,
一時間,整個朝堂上,都陷入了一片詭異的沉默之中。
好在樊噲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不管怎麼樣,這個王位還是要給大哥的兒子,自己的這位嫂子畢竟。算是一個外人。
正要說話,就聽到呂雉這時候說到,
「既然諸位現在都還沒有考慮清楚,那這件事也不急在一時,本宮也有些勞累了,不如明天再議!」
說完也不給其他人說話的機會,直接帶着人朝自己的宮殿走去。
朝堂上的大臣們微微愣了一下之後,也便各自散去。
因為如今到底名義上還是對方在管制着朝堂,
而且現在的確是難以決斷,大家回去好好商議一陣,也算是一個辦法,都是沒有多想其他的。
畢竟王后的位置無可動搖,就算有新王繼位,王后變成王太后,這一生榮華富貴也還是享用不盡的。
很快,朝堂上便只剩下了劉恆和劉盈,
劉恆也正要起身離開,旁邊卻傳來了劉盈的聲音,
「弟弟,且慢,我有話和你說。」
劉恆轉過頭便看到了一臉真誠的劉盈,但他眼神中卻露出了一絲警惕,很快回到,
「大哥有何指教?」
看着對方的樣子,劉盈不由地苦笑了一聲說道,
「你我是兄弟,何必如此生分。」
聽到這話,劉恆卻只是扯了一下嘴角,,露出一個連微笑都算不上的笑容,回到,
「大哥說的是,你我之間應該多走動才是。」
看着皮笑肉不笑的劉恆,
劉盈默默的嘆了一口氣,接著說到,
「我只是想和你說,我並不強求王位,只是想完成父親的遺願,還有幫助你。」
劉恆這次微微愣了一下,他倒是沒有想到對方會說出這樣的話,
但他很快回過神,眼中的戒備卻更加的深刻了,
隨後說到,
「既然如此,大哥為何不直接和大臣們表明自己的心意?」
「然後將王位讓與我,我們一起治理大漢。」
劉盈苦笑了一聲,,回到,
「我是想這麼做,但我的母親,你也看到了,我卻也不想太過於傷害她…」
他當然也看得出來自己母親對權力的渴望,自己如果直接放棄,恐怕,會傷害對方,之後也不得安寧。
聽着劉盈的解釋,不等對方說完,劉恆便露出了一個冷笑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還是憑功勞分出勝負吧。」
「不然這陰謀詭計,我可鬥不過你,畢竟你的那一位師兄,可是其中的高手!」
聽到這話,劉盈的臉色猛的一白,帶着幾分怒意指着劉恆,
「你在說什麼!?我師兄與此事有何關係!」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件事情居然把他如兄又如父的大秦第二世陛下扯進來!
看到劉盈失態,劉恆這時候卻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
「大哥,你如此激動做什麼?還是被我說中了心事?」
「這幾年我有時候也會想,堂堂的大秦第二世皇帝陛下,為何要自降身份與你做師兄弟,現在想來,原來等在這裡。」
「如果你做了大漢的王位,是不是要將整個大漢拱手送上!」
劉盈此時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在往頭上沖,他雖然沒和對方一起長大,但從始至終都是將對方當做兄弟,
更沒有做過任何傷害對方的事情,走到這一步,大多數不得以為之,
之前也還故意領了去遠征南方的任務,卻沒有想到最後是這樣的結果!
對方可以說他,但不能夠侮辱他那如兄如父的師兄!
不由紅着眼睛說道,
「我從來沒有想過和你爭執王位,勝者為王,這是父親的意思!」
「我雖然跟着師兄學習,但那也是父親拋下了我們母子!」
「我師兄更是一直教導我,尊師愛友,哪怕來之前,也只是囑咐我好好看,護着大漢,從未提過你說的這些事情!」
「這幾年為了避嫌,更是與我的通信都少了一些,我只能通過魯元妹妹向師兄問好!」
「你又為何要如此污衊於他!」
聽到這話,劉恆不由得微微皺了下眉頭,
他之所以認為這背後有那一位的影子,是因為,丞相張良一直和他說過,
如今的那一位,心思惡毒,最擅長玩弄人心!
當初像是就被對方玩弄在鼓掌之中,有名的智者范增,更是差一點被氣得吐血而亡,
所以一定要小心對方!
但從劉盈的話語中來看,對方卻似乎是一個光明磊落的君子。
他雖然不喜歡這一位,突然冒出來大哥,但這幾年對方的行為,的確是一位真正的君子!
只是沒有糾結太久,劉恆微微搖了搖頭,說到,
「既然是勝者為王,那我們便以輸贏論成敗就是。」
說完便留下了憤怒的劉盈,直接離開了這裡。
出了朝堂之後,劉恆快步朝外面走去,然後追上了還沒有遠離的張良,
對方還是比較支持他的,
見面了之後,便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丞相,如今王后似乎不太願意放手權利。」
「而且如今王后,在朝堂上,也有了自己的人手,再如此拖延下去,恐怕對大漢不利!」
今天雖然對方做的極為隱蔽,但他感覺得到,在朝堂上坐了5年的那一位,並不願意就此放手。
而且已經有大臣,開始投向對方,長此以往,
真等對方完完全全把持了朝政,在想把權力奪回來恐怕就難了!
聽到這話,張良沒有直接回答,而是飛快的看了一眼周圍,見沒有人在附近才回到,
「王子,不必着急,5年之期已到此事誰都不得更改。」
「還請王子稍安勿躁,這幾天必定會出結果!」
說完便直接離開了這裡,一旁的劉恆,也只能皺了皺眉頭,隨後離開了這裡。
他當初年紀還小,這幾年,他又一直在邊陲之地,卻還沒有來得及在朝堂上培養自己的勢力。
想到這裡,劉恆不由隱隱有些責怪自己的那一位已經走了的父親,
順順利利的將位置傳給他不就行了嗎?
如今卻還要經歷這些變數!
看了一眼張良離開的背影,劉恆的眼中閃過一絲狠厲,
現在不管是誰都靠不住了,他能靠的就只有自己!
好在這些年,在邊陲之地,雖然遠離朝堂,卻也無人監管他,他也暗自培養了一些人手!
真要到了那一步,他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他生於大漢!長於大漢!
他才是真正的漢王!
不多時,張良便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但他沒有直接進去,而是走下了馬車,親自將一枚不起眼的令牌,掛在了門口。
然後才回到自己的房間裏面,開始一邊看書,一邊等待。
很快夜色降臨,轉眼已經到了深夜,
正當張良等的有些焦躁的時候,他的屋頂上突然傳來了一陣響動。
張良心中一動,手中握緊了佩劍,在沒有明確對方的身份之前,他還是要小心一些。
好在很快一道黑影便翻身下來,到了他的房間門口,說到,
「丞相可有何事召喚?」
聽到這話,張良微微鬆了一口氣,隨後沉聲說道,
「如今,5年之期已到,兩位王子,也都歸來,開始為國選王!!」
「但王后呂雉,結黨營私,故意阻攔選王,有長久把持朝政之意!」
「還請為大漢,為漢王,清除阻礙!」
黑影聽完了之後,便沉聲說到,
「漢王遺命,我等必然保證選王照常進行!」
「還請丞相去信給將軍灌嬰,其他事情交給我等便是!」
說完便再次翻身離開。
等對方離開之後,張良直接叫來了自己的心腹,隨後拿出了之前的信件,交給了對方。
很快對方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張良這時候不由得,看向了王宮的方向。
他知道,明天早上便是決定漢王的時候!
不久前,王宮之內,呂雉回到了宮殿中之後,便帶着幾分怒意,對自己的隨從說道,
「那些人是怎麼回事,今天本宮示意他們,居然只有一人出來!」
她培養了那些人這麼多年,卻沒想到關鍵的時候,居然不敢站出來!
隨從苦笑了一聲,回到,
「王后息怒,如今形勢不明,其他人多少還有些顧忌。」
呂雉卻有些不依不饒的說道,
「有什麼好顧忌的!兩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罷了!」
「真要等他們,坐上王位!他們可還能夠如此肆無忌憚的為自己撈取好處?!」
「你去告訴他們,明天上朝,必須為本宮說話!不然如果本宮退下去了,他們也別想全身而退!」
聽到這話,隨從微微有些咋舌,要知道,那王子劉恆也就罷了,可王子劉盈是對方親生的。
居然也被當做了敵人!
倒真是狠得下心!
只是現在,他也不得不聽從對方的命令,於是很快領命離開。
等對方離開了之後,呂雉微微眯了一下眼睛,
她當然不甘心,就這麼將權力交出去,很快問到,
「樊噲將軍在何處?」
另一個隨從,很快回到,
「樊噲將軍,就在王宮外守衛,可需要傳趙詔?」
呂雉想了想,最終還是要多說道,
「不必了,待會兒夜裡,記得送一些酒肉去給樊噲將軍,就說他辛苦了!!」
現在樊噲還在她的掌控之中,有對方在,不必擔心有人對她動武。
這樣的權力鬥爭,他還是要小心一些,籠絡對方對自己有好處。
隨從頓時領命離開,去準備酒肉。
很快,夜色深了。
王宮的城牆上,樊噲正在巡視,看完了一圈之後,便回到了營帳之內,
卻看到裏面擺好了酒肉,不由得喜笑顏開說到,
「我那嫂子,又給我送酒肉了?」
一旁的漢軍笑着回到,
「將軍英明!」
樊噲頓時大快朵頤,現在沒幾個人比他的地位更高,
當然要享受享受。
不得不說,他這嫂嫂還是會做人的很。
酒足飯飽之後,很快便沉沉睡去,
只是第2天一早,便有人送來了軍令,
看着面前的軍令,樊噲帶着幾分茫然,對面前的人說道,
「讓本將軍去王城外圍守護?還不準一兵一卒進來!」
「這是誰下的命令!?」
他這幾年,都是守着王宮,和朝堂的。
再說這樣的命令,也有些奇怪,就好像面臨大戰一樣!
對方這時候卻只是面無表情的說道,
「漢王令,由將軍灌嬰接管王宮和朝堂防衛。」
「還請將軍,仔細看落款。」
樊噲這才眯着眼睛仔細看過去,隨後便瞬間,睜大眼睛站了起來!
「大…大哥!」
上面的落款,
以及簽名,正是他的大哥!
但樊噲沒有立刻遵命,而是直接拿出了武器,質問到,
「哪裡來的狗東西?敢假傳命令!」
他大哥早已經走了好幾年,怎麼可能傳遞給他!
傳令兵這時候,卻再次拿出了一封信件,遞給對方。
看完了之後,樊噲頓時神色複雜起來,隨後說到,
「既然是大哥的命令,本將軍自然遵從!」
說完,便帶着人離開了這裡。
灌嬰這時候看了眼天色,已經到了上朝的時候了,
隨後命令到,
「等所有大臣進入朝堂之後,封鎖一切通道!等待新漢王的命令!」
「今日口令,誅呂后,迎漢王!」
(安安)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