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被困住的缸中之腦
被困住的缸中之腦

被困住的缸中之腦黑毛衣l

標籤: 李睿哲 柳下緒 靈異 被困住的缸中之腦
《被困住的缸中之腦》是作者「黑毛衣l」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靈異,文里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別為李睿哲柳下緒,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吆喝着村民:「天快黑了,各回各家,各帶各的娃。」「白大爺,他們兄弟倆為啥打架呀?」「咳,有句話叫家仇不可外揚。」白老爺子氣得很腦子倒清醒:「所以,無可奉告。」眾人覺得好笑,但也不好再纏着問東問西。都被攆了也只能離開白老三這個破院子。白素素和二妹回到破屋的時候發現家裡多了七八個人。鮮少出現的爺爺奶奶在...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4 05:1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天黑了,院子里吃過易飯。
夜七請主子安歇。
「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出來。」
朱開元也知道今晚可能會是不安寧「紫菱,記住了,別讓你家主子受驚嚇了。」
「你們也小心點,我倒無妨。」
明知道有人護着,白素素也不是小白兔還會膽顫心驚的不成。
在客棧里洗洗漱漱都不方便,朱家院子的凈房還做得不錯。
白素素好好的洗了一個熱水澡,然後由着紫菱給自己按摩,慢慢的,居然睡著了。
紫菱也歪在腳榻邊閉上了眼睛養神。
老爺沒回來之前,她是不可以離開的。
外院,朱開元問了一下夜七。
「爺放心,咱們的人已經有十六人了,全院都有人。」
「二院那個地牢之上呢?」
朱開元突然想到了那個地方「那裡背陰些,多派點人把守。」
「關大,你去盯着。」
夜七想難不成還能從後院進來。
二更天的時候,夜七突然聽見了布谷鳥叫的聲音。
果然來了!
只是,他鎮守的前院很是平靜。
「夜七,二門後院。」
好傢夥,幸好得了主子爺的提醒。
要不然……
夜七後背生生的嚇出一聲冷汗。
關大守着後院的方向。
黑夜裡聽見悉悉蟀蟀的聲音。
瞪大眼睛看時,微弱的月光下,從樹上掉下來數個身影。
他也不吭導聲。
夜七說好的,要放進來關門打狗。
一個都不能放過。
所以,就默默的數着,一、二、三、四……好傢夥,一共二十個!
院門外肯定還有的。
正在這時候,關大聽到了同伴們的暗號。
院外,十人。
很好,動手。
關大提刀上時,屋頂上跳下來了五個蒙面大漢與他並肩作戰。
「不好……」
耗子也跳進來了,一看這陣勢就大叫「撤!」
「撤個狗屁,不就是幾個人而已,怕他幹什麼呢。」
自己進院子的是二十人,他們才六個人,三對一還有餘。
「不是,牛大爺,情況不對勁兒。」
據自己探到的消息是五男一女。
眼前卻有六個男的。
他們縱然是全部出動,也不應該有這麼多。
所以,他們要不是早有準備,要麼就是還有暗衛。
耗子還是在楚大爺身邊才知道暗衛這號人物的。
如今看來定然是的。
「放屁,別長他人之志滅自己的威風,給老子打,狠狠的打。」
現實卻是很打臉。
這邊才交手片刻,夜七和另兩位暗衛又趕來增援了。
而且,最為悲劇的是,除了牯牛和其他三兩人有點身手外,其他的不外乎就是一點蠻子力氣而已。
沒兩個回合,全都倒翻在地。
「你們還真會選地兒,也省得爺爺搬運了。」
將鐵門打開,一手一個直接丟了進去。
二十人,簡直不費力的就收拾了。
「院內的兄弟,來了。」
就在關大想着院外人的情況時,只聽「呯」的一聲,伴隨一聲「啊」的慘叫,一個人從天而降,差點砸着了關大。
「要扔就一起扔吧,省得我提心弔膽怕被砸着。」
「好嘞」
接連幾聲響,再就是慘叫連連。
「十個,一個都沒少。」
「謝了,兄弟。」
關大又辛苦一下,全都給扔了進去。
「朱家這地牢還真是修得好。」
關上門的時候,關大笑着對他們道「真正是活膩了,連爺的主意都敢打。好好的獃著吧。」
這邊眾暗衛就又收工了。
原以為是多大一回事兒,結果就是一桿煙的功夫都沒用上就完事了。
守在外院的暗衛甚至都還沒有動手指。
「夜七,問一問。」
儘管擺明了知道是楚家的人,但是還是要走一個流程。
看看有沒有什麼可挖掘的。
地牢里,牯牛直接一腳踢在了耗子身上。
「你他娘的害死我們了,你不是人少嗎?」
這是人少能幹出來的事兒?
三十人,二十人進院子,十人守院外,幾乎同時就被收拾了。
在被打趴在地的時候,人特意看了看,院內的男他們已經有九人了,更不要說還有院外的。
更為倒霉的:這些人明明都有所防範。
「牛大爺,小的真的跟了九天啊,真的就發現只有他們幾人啊。」
也是真的很有錢。
可是,至於後面怎麼冒出來的一大群人來,他是不知道了。
真正是見鬼一樣了。
「瞎了你娘的狗眼,你這個蠢貨!」
這下子完了。
關大看他在屋裡收拾了耗子,也就知道誰是頭頭了。
直接將牯牛拎了出來。
「是你說呢,還是爺我給你活動活動筋骨再說?」
「我說我說」
叫什麼名字,來自哪裡,所謂何事,竹筒倒豆子似的全都說了出來。
壓根兒不需要夜七費勁兒。
「你口中所說的楚大爺,是什麼來路?」
「小的不知道,只知道大家都聽他的。」
「怎麼,還敢不說?」
「小的真的不知道,楠木溝一共有一千多個兄弟,都聽楚大爺的。楚大爺很寬厚,還給兄弟們吃吃喝喝,就像今晚,楚大爺還特意交代了只求財,沒想過要傷你們呢。」
呵呵,都敢入戶搶劫了,還要冠以仁慈的名號。
也真是這群蠢貨才能想得出來的事兒。
「你好好回想一下,給你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你可要抓牢了。」
朱開元在旁邊想了想。
問了一下他們的暗號。
「每日里都是不一樣的。」
「今天的呢?」
牯牛也是一個怕死的貨,直接就招了。
朱開元給夜七使了一個臉色。
夜七押着他就走了。
「老爺,好漢,我啥都說了,你們這是要幹嘛啊,我不想死,我上有老母下有幼兒,我雖然為匪卻從未傷過人命,老爺,好漢,饒我一命吧。」
嚇得兩股顫顫,突然間夜七就聞到了一股子騷味。
一看,他腳下居然在滴水。
「噁心人的玩意兒!就這點膽子還敢當強匪。」
夜七都氣笑了,又踢了他一腳。
「你不是要回楠木溝嗎,老子放你回去。」
牯牛知道,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
果然,一會兒功夫,身後就跟了一群人。
穿着赫然就是自己帶過來的那些人的衣服。
裝扮也是一樣的。
「你們……」
「想活命,就帶路!」
一把匕首直接就抵在了牯牛的腰部!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